文 _ 鄧正梁(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雷公

雷公是黃帝的臣子,在《黃帝內經》中提到:「黃帝坐明堂,召雷公而問之曰:子知醫之道乎?雷公對曰:誦而頗能解,解而未能別,別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以至侯王。願得受樹天之度,四時陰陽合之,別星辰與日月光,以彰經術,後世益明,上通神農,著至教,疑於二皇。帝曰:善!無失之。」雷公比較像黃帝的學生,《黃帝內經》中經典的十二經脈循行,就是雷公請教黃帝時,黃帝敘述的。

後來黃帝把「醫道」傳給了雷公,經過「割臂歃血之盟」,儀式非常莊嚴隆重。

《雷公藥對》,藥學著作,據考證為北齊徐之才著,託名雷公傳世。北宋掌禹錫曾說道:「藥對,北齊尚書令西陽王徐之才撰,以眾藥名品,君臣佐使,性毒相反,及所主疾病,分類而記之。凡二卷,舊本草多引以為據,其言治病用藥最詳。」但明代藥王李時珍認為,就是雷公的著作,他曾經言道:「雷公藥對,陶氏前已有此書,吳氏本草所引雷公是也。蓋黃帝時雷公所著,之才增飾之爾。」

桐君

李時珍:「桐君,黃帝時臣也。」在浙江省錢塘江上游,稱為富春江,有一座桐君山,相傳,黃帝時桐君結廬煉丹於此,懸壺濟世,分文不收,鄉人稱之為「桐君老人」。

南朝時陶弘景曾說:「上古神農,作為《本草》,凡著三佰六十五種,以配一歲,歲有三佰六十五日……其後雷公、桐君,更增演本草,二家藥對,廣其主治,繁其類族……」唐代《延年秘錄》:「神農、桐君深達藥性,所以相反、畏、惡備於《本草》。」

《桐君采藥錄》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製藥學專書。《方輿勝覽》是南宋時期地理總志,祝穆撰,其中提到:「桐君山在桐廬。有人采藥,結廬桐木下。人問其姓,指桐木示之,因以桐名郡曰桐廬。」

僦貸季

《黃帝內經素問‧移精變氣論》中提到:「色脈者,上帝之所貴也,先師之所傳也。上古使僦貸季,理色脈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土,四時八風六合,不離其常,變比相移,以觀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則色脈是矣。」唐代醫家、道士王冰注釋說:「先師謂歧伯祖世之師僦貸季也。」而明代大醫家徐春甫曾經說過:「僦貸季,黃帝時人,岐伯師也。岐伯相為問答,著為《內經》。」

巫彭

商代巫醫,史書記載其「操不死之藥」以愈病的情況。《說文》載有「古者巫彭初作醫」的事,可見當時巫術與醫道兼於一身的情況。

巫醫治病不僅用禁咒祈禱儀式,也同樣用民間藥石驗方。《山海經.大荒西經》中有記載:「有靈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呂氏春秋》中記載:「巫彭作醫,巫鹹作筮,此十二官者,聖人之所以治天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