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賄選案,成為日前習近平當局反腐的重要事件。遼寧省102名全國人大代表中的45名因涉案被取消資格;而「投票」選出全國人大代表的600餘名遼寧省人大代表中,逾八成因涉嫌賄選已辭職或被罷免,致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無法召開。

財新網評論認為,賄選觸碰了「黨的執政底線」;揭開該案的面紗,再一次彰顯中央反腐的決心。對遼寧賄選案的處理,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反腐迎來了新態勢,進入新階段。反腐沒有禁區,即使牽涉省級人大的正常運轉,即使可能影響一時的地方時局,反腐依然「零容忍」。

人大代表制度名義上是中共的最高國家權力機構,但本質上只是黨領導下的一個「橡皮圖章」,是中共裝點門面的工具,人大代表從來也不是真正民眾選出來的,也代表不了人民。因此,「人大賄選」這樣的說法本身就具有欺騙性和諷刺味道,就好像人大真有選舉一樣。因此,在大陸官方媒體話語系統解讀的反腐「進入新階段」、「反腐沒有禁區」的背後,習近平當局高調嚴查遼寧賄選案,還有其深層的作用。

第一、遼寧省是中共江派的一大窩點,江派李長春、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王、陳政高等高官都先後盤踞在遼寧,並培植了大批的親信,形成一個「遼寧幫」。習近平當局通過遼寧賄選案件掀開遼寧官場黑幕,重創並全面清除遼寧江派勢力。這其實也為清除全國多個省市的江派窩點立下了一個示範效應,對江派和仍在跟隨江派作惡的地方勢力以極大震懾。

第二、江派常委張德江從18大接手人大委員長職務後,成為江澤民集團利益代言人和前臺人物,改變了此前人大在中共政治系統中的功能,不斷利用人大的職能系統掣肘習近平。

比如,2013年,習陣營擬廢除勞教制度,但張德江操控的人大卻故意拖延;2014年8月,張德江操控中共人大就香港普選問題全面落閘後,香港緊張局勢升級,人大內務司副主任委員、原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在黨媒撰文攻擊香港普選,稱人大可以罷免主席,挑釁和威脅習近平。

習近平當局通過查處遼寧賄選案,其目的是對江派常委張德江人大系統的清洗,不僅是給張德江以警告,也削弱了張德江的權力,是習近平對江澤民集團的重要打擊行動。

第三、中共的人大制度,是一種畸形的制度,與現代民主和憲政體系格格不入,也淪為外界的笑柄。習近平上任之後,在內政和外交等多方面已經打破中共的政治框架,人大制度的現狀已經成為習近平執政的掣肘和阻力,因此,習近平要進行「人大改革」。因此,查處遼寧人大賄選案,透露出其深層的政治變局的信號。

遼寧人大賄選案引起的震動效應,正在繼續發酵,隨著事態發展,預計中共政局的重大事件將會不斷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