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鄧麗君照照馬克思 (第498期2016/09/22)

?"
(維基百科)

文 _ 徐沛

無標題文件

Teresa是鄧麗君給自己取的英文名,翻成中文為特蕾莎。畢生踐行仁愛的特蕾莎修女(1910-1997)的封聖儀式於2016年9月4日在羅馬舉行。我樂於評介鄧麗君,就是因為她處處體現與傳播愛心。她不僅從小讓人快樂,16歲就當選「慈善皇后」,就連她的英文名也有助人們獲知西方的聖女,以及她們基於對上帝的信仰而奉獻一生的慈善事業。我就是因為讀到鄧麗君的男友,借法國的聖特蕾莎節當眾向比自己大14歲的戀人獻花示愛,才注意到兩個被封聖的特蕾莎修女,一個是西班牙人(1515-1582),一個是法國人(1873-1897)。而大陸網民則可從「鄧麗君崇敬的特蕾莎修女」等文獲知第三位即當代特蕾莎修女的信念與博愛。

東西方的特蕾莎們像照明燈有助人們看清馬克思(1818-1883)的邪惡。所以,我曾用德文發表〈在馬克思與特蕾莎修女之間〉,告訴德文讀者,共產國際顛覆中華民國後,強迫居民信仰恐怖主義--馬克思主義或曰共產主義,用馬恩列斯毛取代孔子、釋迦牟尼與老子……在我走出被共產黨剝奪人權與自由的「動物農莊」後,輕而易舉就獲知馬克思與特蕾莎的區別:馬克思及其信徒反天理人倫,宣揚仇恨暴力,而特蕾莎們信仰上帝,踐行仁愛。

2003年我則用中文寫作〈我的反共根源〉,向中文讀者披露我到德國後獲知的馬克思之邪惡本相。

前不久收到大陸來件,請我「利用在德國的資源優勢和精熟的德語條件,將馬克思這個德國籍的猶太流氓的劣跡徹底蒐羅一下,寫一篇資料性的文字發來。」就是說,因為中共的資訊封鎖,馬克思是魔頭還沒有傳遍大陸,而我以為這已是世人皆知的常識。畢竟揭批馬克思的著作不少,比如理查.沃姆布蘭德(Richard Wurmbrand)的專著《馬克思與撒旦》。

2011年,我專門翻譯大紀元對德國教授孔拉德(1931~)的專訪。孔教授從1967年起就開始研究馬克思,發表多本專著,其中包括《共產主義紅皮書》,直譯書名本來是《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的紅書》(Das Rotbuch der kommunistischen Ideologie),因該書是對《共產主義黑皮書》的補充,所以,我選擇意譯。

我上中文網後還結識專著《馬克思主義的終結》與《討伐馬克思主義》的作者申有連。筆名為紫電的申先生是50後。他身在貴州,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依然發起反馬克思主義運動,並謔稱馬克思主義者為「馬虜」。每次收讀馬虜們的群發件,我都會想起申先生及讓我注意到他的貴州民間人權研討會。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