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合國安理會2270號決議,對北朝鮮施行國際上最嚴厲的制裁。但中共並沒有中斷支持平壤核武計畫的材料和部件。圖為2016年8月25日,北朝鮮發布發射一枚潛射彈道導彈的圖片。(Getty Images)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 )近日在《國家利益》雙月刊發表文章,提醒美國總統參選人希拉里與川普,新任總統需要面對的關於中國的五件事。

編譯 _ 李清怡

《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的作者、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表示,當希拉里.克林頓與唐納德.川普在選戰中繼續相互指責時,他們可能得要記住一點,那就是:還有些國家持續對美國構成威脅。不友善國家名單上位居榜首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下面的五件事是兩位總統競選人需要牢記在心的。

1. 黃岩島之爭

2012年初,北京當局搶占了距離菲律賓主要島嶼呂宋島(Luzon)僅124海里的黃岩島。

之後,中共和菲律賓都在南海海域駐紮船隻,華盛頓政府試圖結束雙方的對峙,後來兩國都同意撤退船隻,但是,只有馬尼拉政府遵守承諾,而中共則繼續控制黃岩島至今。

奧巴馬政府沒有強制中共執行與其達成的協議。中共決策者隨後持續向位於南海的菲律賓第二托馬斯暗沙(Second Thomas Shoal)施壓挑釁。

今年3月,白宮改變了路線。奧巴馬總統私下警告北京政府,用《金融時報》的話說,如果中共開始在黃岩島築礁,將因此造成永久侵略行為的「嚴重後果」。4月,美國空軍派出四架號稱最強對地攻擊的A-10攻擊機,飛躍黃岩島附近上空,提醒中共領海領空意識,再次重申華盛頓當局的觀點。分析人士Zack Cooper與Jake Douglas都認為,A-10攻擊機對北京起到了震懾作用。

2. 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是個好主意

希拉里和川普都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就是目前在國會遭遇困境的12國自由貿易協定。早在2011年11月,奧巴馬總統就宣布,他將把TPP作為亞洲軸心戰略的一部分。

經濟戰略研究所的創始人Clyde Prestowitz認為,TPP不會對美國的安全造成多大的影響。這位里根與克林頓總統的前幕僚在《紐約時報》發文表示,其他11個簽署國中,大多都與美國有貿易協定,但是,TPP實質更加全面廣泛,因此,各國都想要待在這個新的俱樂部。

3. 中國正在與全球經濟脫節

中國的經濟貌似強大,其實正顯示出日益嚴重惡化的跡象,中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積累債務,資金也以創紀錄的速度外流。

去年,中國的雙向貿易額下跌了8%,今年1至7月間,進口總額下滑了10.5%,出口總額下滑了7.4%。

隨著中國與世界經濟的脫節,美國的下一任總統因此將不得不面對市場關閉政策。

4. 中共正在支持北朝鮮

小布什總統圍繞中共制定了針對北朝鮮的政策,希望北京政府能夠認識到其利益在於國際社會,布什的繼任者滿懷希望地繼續執行著同樣的政策。

很多人都認為當時的方法可行,但是,就在3月份,白宮促成聯合國安理會2270號決議,對北朝鮮施行國際上最嚴厲的制裁。奧巴馬政府樂觀地認為,中共將嚴格執行新規則,但是,北京政府只是開始表示同意,現在又回到從前的狀態,藐視這一制裁及其他安理會的制裁。

制裁下規定的大量產品和貨物現在正跨越中朝邊境進入北朝鮮,尤其令人不安的是,北京政府並沒有中斷向北朝鮮運送支持平壤核武計畫的材料和部件,如六氟化鈾鋼瓶、真空泵、閥門和計算機。

對美國而言,制裁北朝鮮事關重大,因為平壤有兩枚原子彈,大浦洞-2和KN-08,可以把阿拉斯加、夏威夷以及南邊州炸為平地。

中共一直扶持金家政權開發世界上最具毀滅性的武器,華盛頓政府幾十年來一直試圖忽視北京政府對美國人生命的威脅。而中共卻為北朝鮮KN-08提供運輸-豎起-發射裝置,再次違反制裁協定,因此,要想解決北朝鮮的問題,必須先解決中共的問題。

5. 我們對中共認識不清

自1970年代以來,美國一直奉行的政策就是要將中共政權納入國際體系,希望北京政府在日益強大的過程中,看到自己在這一體系中的責任,捍衛國際秩序。

這一策略已經失敗了,中共的行為都是在破壞這一體系。美國及大多數國家對中共所奉行的包容政策,卻壯大了一個看上去越來越危險的政權。

我們要從上個世紀所了解到的現實中明白一點:制度的本質至關重要。一個不自由的共產國家不太可能接受自由的國際體系,因此,華盛頓政府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徹頭徹尾重新考慮對中共的政策。

這樣一來,就會引起隨之而來的兩個變化。首先,我們應該開始結交自1970年代以來一直迴避的民主國家臺灣。與臺灣交往,美國將獲得一個盟友,幫助維護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支持建立瀕危的自由民主理念,向中共的領導人展示,臺灣不再懼怕中共。與民主政權結交總比與獨裁政權結交要好。

第二,我們需要與中國人進行充分地接觸。中國不穩定,是因為長久以來中國人一直與不安全的共產黨之間存在分歧,不久的將來,中國可能會有新人治理國家,從多方面來看,與那些人士進行對話,是我們的利益所在,這些人包括民主人士、業主、宗教信徒、藏人和工人,還有數以百萬計顯然受夠了北京統治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