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絲綢之路」走過千年,殘留的古城、戰道、客棧、烈酒默默訴說著昔日的繁盛。繁盛背後所展現的,是其締造者漢武帝的雄才大略。(柚子/大紀元)

漢武帝在張騫通西域後所採行的一連串外交作為,不但開通西域和中亞、西亞的交通,更自此引入了大量的外來文化。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也從此開始演繹著或喜或悲的故事。

文 _ 劉曉

清脆的駝鈴聲、滿載貨物的各色駝隊、廣袤的草原、漫天的野花、清澈的河水、快樂的笑臉……文明的靈光亦曾在這裡輝耀,高度發達的城市亦曾不只一兩座。有人說,如果將這些古城串連起來,那麼沿著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南緣就可以看到一條生命和文明的鏈條。而這些位於俗稱「西域」地區的繁榮古城,成就了溝通東西方貿易的「絲綢之路」。

這條經由中亞通往南亞、西亞,以及歐洲、北非的陸上貿易往來的通道,其輝煌歷史形成於公元前後的兩漢時期,而盛於唐,止於元,長達15個世紀。東起西漢首都長安(今西安)或東漢首都洛陽,經隴西或固原西行至金城(今蘭州),然後穿過河西走廊的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出玉門關或陽關,穿過白龍堆到羅布泊地區的樓蘭。由此分為南道、北道,分別通往歐洲、西亞等地,向東西方展示著彼此的文明。

一千多年走過,幾經滄桑多變幻,殘留的古城、戰道、殘壁、部落、客棧、烈酒默默訴說著昔日的繁盛,而這繁盛背後所展現的,正是其締造者漢武帝的雄才大略。


「絲綢之路」上的敦煌月牙泉。(Getty Images)

張騫兩次出使西域

《漢書》記載,西域以孝武時始通,本三十六國,其後稍分至五十餘國,皆在匈奴之西、烏孫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東西六千餘里,南北千餘里。東則接漢,厄以玉門、陽關,西則止於蔥嶺。也就是說,「西域」是漢朝以來對玉門關、陽關以西地區的總稱。

早在漢武帝即位之初,為了共同抗擊屢犯邊境的匈奴,派張騫首次出使西域,聯絡同樣飽受匈奴欺凌的大月氏回敦煌、祁連山舊地。

公元前139年,張騫率100多名精心挑選的隨從,從隴西出發,很快進入河西走廊。不料途中遭遇匈奴騎兵,張騫等人皆被俘送至單于的王廷。張騫等被扣留了10年之久,並娶妻生子。

然而,在這10年中,張騫一直沒忘所負使命。10年後的一天,張騫等人終於趁匈奴監視放鬆之機,逃離匈奴地區,繼續向西進發。

他們取道天山南麓的車師,經過焉耆、龜茲,翻過蔥嶺,到達大宛(在今中亞費爾干納盆地)、康居(在今哈薩克斯坦巴爾喀什湖和鹹海之間)、大夏(在今阿富汗北部),最後終於到達大月支。此時的大月支人已過上了平靜的生活,不復再有東還並向匈奴復仇的想法。

張騫在大月支停留年餘,因無結果,於公元前128年踏上歸途。為避開匈奴,張騫改從南道,但仍為匈奴所擒,一年多後,始趁匈奴內亂,帶著妻兒與堂邑父逃出匈奴地區。此番出使,總共歷經13年才回到漢朝。漢武帝感其功勳,授其太中大夫。之後,張騫隨衛青出征匈奴,因「知水草處,軍得以不乏」而立下戰功,被武帝封為「博望侯」。

雖然張騫沒有達到出使的目的,但因其親歷大宛、康居、大月氏和大夏等國,對西域的地理、物產、風俗習慣有著深入的了解,為漢朝開闢通往中亞的交通要道提供寶貴的資料。

在漢武帝詢問西域諸國情況時,張騫稱,由於匈奴勢力強大,所以西域很多國家不得不屈從於匈奴。他著重介紹烏孫國與匈奴的矛盾,並建議招烏孫王東返敦煌一帶,跟漢朝共同抵抗匈奴。這就是「斷匈奴右臂」的戰略。

同時,張騫還建議加強與西域各國的友好往來,用贈送禮物、給予好處的辦法讓他們來朝拜漢天子。如果真能得到他們,並用道義使其為屬,那麼就可以擴大萬里疆域,招來不同風俗的人民,讓漢朝天子的聲威和恩德傳遍四海內外。漢武帝深以為然,皆予以採納。

在公元前119年,漢軍再次大敗匈奴且控制河西走廊後,漢武帝第二次派張騫出使西域。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漢武帝與群臣一行人為張騫(畫中左面跪著者)送行。(公有領域)

開啟絲綢之路

第二次出使西域,張騫所率使團更為龐大,由300人組成,每人備馬兩匹,帶牛羊萬頭,金帛貨物價值「數千巨萬」。

使團先到了烏孫,烏孫王昆莫親自接見。張騫向昆莫說明他出使的旨意,卻因烏孫內部的分裂,讓昆莫沒有辦法同匈奴徹底決裂,遊說未竟全功,但也贏得昆莫的友好關係。

張騫遂又分遣副使持節到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今伊朗一帶)、身毒(今印度)、奄蔡(在鹹海與裏海間)、條支(安息屬國)、犁軒(附屬大秦的埃及亞歷山大城)等國。在安息國,漢朝使者受到二萬人的盛大歡迎。

公元前115年,張騫出使歸來,烏孫派嚮導和使者數十人隨同他一起到長安,並帶來幾十匹寶馬,回報和答謝漢天子,順便一窺漢朝盛況。

漢武帝除了熱情招待外,還讓他們到處領略漢朝風光。幅員遼闊、物產富饒的漢朝盛世,讓接獲使者見聞的烏孫國越發重視漢朝的地位。

過了一年多,西域各國,包括大宛西邊的小國驩潛、大益,大宛東邊的車師、扜深、蘇薤等的使者也都隨張騫所派往的溝通使者一同回到漢朝,並獻上貢品拜見武帝,從此展開了西北各國與漢朝的外交往來。也因為這種交往為張騫所開創,所以,後來前往西域各國的漢朝使者都稱為「博望侯」,並以此讓漢使者獲得了外國的信任。

《史記》記載,張騫之後一段時間,出使外國的使者每批多則數百人,少則百餘人,每人所攜帶的東西大體和博望侯所帶的相同。之後,當出使之事習以為常,所派人數也就相對減少了。

漢朝一年所要派出的使者,多則十餘批,少也有五、六批。遠的地方,得近十年方得返朝,近處,也要個幾年。


作品典故「張騫乘槎」,述說張騫為找黃河源頭來到天河,織女送給張騫「支機石」,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在這段歷史中,還有漢朝使者極力探尋黃河的源頭,認為出於窴國,那裡的山上還盛產玉石。漢武帝便依據古代圖書加以考查,命名黃河發源的山叫「崑崙山」。

張騫和漢朝使者的出訪使漢朝與西域和中亞、西亞的交通從此開通,外來文化的輸入也自此開始,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也從此開始演繹或喜或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