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瀕死經驗的研究顯示,人的思維沒有因為大腦失去功能而消失,反而變得更加清晰和敏銳。(Fotolia)

迴光返照現象說明思維意識現象極其複雜,即使在大腦功能嚴重惡化的情況下,也能有主動思維。就像在去世前不久突然表現思維明顯好轉或正常的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按照目前的神經學概念,他們甚至已完全沒有人的思維。

文 _ Tara MacIsaac(英文大紀元記者)
譯 _ 張秉開

我們的思維僅僅是大腦的一種功能嗎?如果是這樣,那麼大腦損傷得越嚴重,我們的思維能力就應該越糟糕。

根據維也納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亞歷山大‧巴特雅尼(Alexander Batthyany)博士對數以千計瀕死體驗病例的研究,人的思維能力和大腦沒有關係。

巴特雅尼博士等人收集數千個描述瀕死體驗的完整病例,詳細記錄瀕死者自訴及醫生問診的內容。

醫生圍繞患者所看(視覺)、所聽(聽覺)、所想(意識及思維)、生活背景(如宗教信仰、生活經歷)等各個方面,提出幾十個問題,如「以前有這種經歷嗎?」、「你看到光嗎?」、「你和誰談論你的死亡經歷?」、「你相信自己的死亡經歷嗎?」等等,來判斷和評估患者敘述瀕死體驗的可信度以及患者的經歷瀕死後的精神狀態(是否正常等)。

巴特雅尼博士表示,研究結果是可靠的,完全證實瀕死體驗是真實的思維活動而不是幻覺。他同時表示,研究方法有一定局限性,會導致低估瀕死體驗的比例。

瀕死體驗實際比例可能更大

巴特雅尼博士說明,受限於方法的局限性,病例很可能有遺漏,所以實際的瀕死體驗比例應該更高。

巴特雅尼博士解釋他和同事分析數千病例的方法,是將醫案編撰及彙集成資源庫(如NDERF網站),之後使用與視覺(vision)或認知 (cognition)相關的搜索詞,如「看到」(saw)或「想」(thought),查找相關病案,並按照視覺或認知內容進行評分,之後進一步縮小研究範圍,如選擇有詳細醫療記錄的瀕死體驗病例。這種僅憑搜索詞的篩選法很可能遺漏那些表達中沒有那樣詞彙的病例。

巴特雅尼博士表示,瀕死體驗案例可信度極高。他們考慮數千個瀕死體驗的病例中很可能有造假報告,但在整理和分析過程中,注意到只有1%的瀕死體驗病例因有效性而被刪除。

因此,巴特雅尼博士認為,即使仍然存在假病例,其數量也不足以影響整體結論。

除了這些瀕死體驗研究,巴特雅尼博士還指出,迴光返照現象也說明思維意識現象極其複雜,即使在大腦功能嚴重惡化的情況下,也能有主動思維。

迴光返照的佐證

巴特雅尼博士研究阿爾茨海默氏症(即老年痴呆)患者出現的迴光返照現象。在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中,有人已經完全語無倫次多年,但在去世前不久突然表現思維明顯好轉或正常,這就是通常所說的迴光返照。

按照目前的神經學概念,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隨著大腦功能越來越惡化,其思維表現應該是記憶及各種思想感情越來越失去連貫性,甚至完全沒有人的思維。

然而,實際情況正相反,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的整個思維狀態在最後一刻卻可能像火花迸發一樣,突然變得完好無損。

幻覺?真實所見?

實際上,還有一種「心理視覺」(Mindsight,也有譯作「心靈直觀」、「心智直觀」)現象也說明思維的獨立性。「心理視覺」是指盲人在瀕死體驗期間報告看到景象。

康涅狄格大學凱尼斯.林格(Kenneth Ring)在21名報告瀕死體驗的盲人病例中,發現15名盲人描述看到景象,具備了視覺。

巴特雅尼博士指出,一些科學家認為,瀕死體驗是人神經生理過程產生的幻覺。但是「在本研究中,瀕死體驗結果及迴光返照與心理視覺現象提示,患者在病情惡化、死亡或沒有神經活動的情況下發生瀕死體驗,並且是普遍發生。」

因此,巴特雅尼博士得出結論,在大腦功能發生改變甚至大腦電活動出現停止(腦電圖平直)的情況下,仍然出現明確的自我感覺、複雜的視覺圖像,以及清楚明白的心理活動等等思維現象。

即使迴光返照和心理視覺是非常罕見的現象,但數不勝數的瀕死體驗例子足以說明問題。

巴特雅尼博士寫道:「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人在瀕死體驗中繼續出現的視覺景象、心理狀態和自我意識是一種規律而不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