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9月15日下午2點,神韻交響樂團在日本東京歌劇院展開亞洲首演,圖為演出結束,觀眾意猶未盡,樂團接連安可,仍擋不住觀眾的熱情。(野上浩史/大紀元)

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首次走出北美,開啟亞洲的巡演旅程,9月13日抵達首演地日本,受到日本樂迷的熱烈歡迎。

15日在東京歌劇院的兩場演出,觀眾意猶未盡,在持續不斷的喝彩與歡呼聲中,樂團接連安可,仍擋不住觀眾的熱情。

文 _ 日本記者站

70多歲而精神矍鑠的日本著名陶藝家坂田甚內(Jinnai Sakata)驚嘆演奏家們整體合作創造出一個宇宙。


70多歲而精神矍鑠的日本著名陶藝家坂田甚內(Jinnai Sakata)。(攝影/野上浩史)

作為與中國淵源極深的陶藝名家,滔滔不絕的坂田先生,神采飛揚,首次欣賞到這樣東西樂器合璧的演出,心弦被撥動而產生強烈共鳴:「非常精彩!所有的演奏家整體合作創造出一個宇宙。二胡和交響樂的水準都非常高,所以這兩個實力加在一起,在世界上必定會發展的越來越大。」

戲劇製作人: 音樂宏大 感覺在天上飛

日本人最喜歡的中國樂器,非二胡莫屬了。在欣賞完神韻交響樂團在東京的第二場演出後,舞臺戲劇製作人西初恵(Hatue Nisi)急不可待地告訴記者,「我特別喜歡二胡演出,聽了二胡在頭腦中就會出中華的影像,特別漂亮,非常好。聽完我都想學二胡。」

她對中西樂器的結合表示,「整個陣容看起來特別的宏大。整個音樂給我一種就像從高處看下來,居高臨下,天上飛,特別廣大的、心曠神怡的印象。」

西女士表示,「神韻的起步特別獨特,很難聽到有這麼好的音樂,很獨特,感覺神韻交響樂令內心非常震憾。來之前心情不是很好,看完演出之後心理特別愉快。」

她說:「古典音樂和傳統文化應該值得珍惜,把這麼優秀的東西留給下一代,這是我們的責任。以前也經常聽各種各樣的交響樂的演出,都沒有像這樣將這樣中國的古典樂器結合在一起的,非常難得的機會,非常了不起。」

電臺主持人: 神韻音樂猶如醍醐灌頂


電臺主持人高橋美佐代(Takahashi misayo)由衷地讚歎神韻音樂「猶如醍醐灌頂」。(攝影/野上浩史)

音樂的電臺主持人高橋美佐代(Takahashimisayo)表示,演出前非常想知道如何把中國古典韻味融入到西洋的交響樂團中,難以想像是怎樣的演奏會。她述說對演出的感受時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表示:「神韻音樂難以言表的美妙,猶如醍醐灌頂,從頭頂到腳底灌透全身的感動。」

高橋說:「那首描寫大草原的樂曲氣勢宏偉,大草原的寬闊,充滿生機活力的躍動感令人振奮,被渾厚的能量包圍。」她略停了一下讚歎演奏家富有天賦,她說:「演奏家們不但技巧高超,他們整個身體彷彿和演奏的樂曲融為一體,身體彷彿也是一件樂器,都是音樂的表現。」

神韻原創音樂開創新時代

公司社長渡部誠(Makoto Watabe)讚賞,「演出聲音特別有吸引力,讓我特別感動,因為自己在樓上看,整個的演出看得非常清楚,指揮一出,大家跟著配合非常默契,震撼人心。樂池裡面除了有二胡和琵琶外,還有很多中國樂器襯托著,整個音樂好像都是為中國樂器做的。」

對於神韻的原創曲目,渡部表示:「我覺得特別的好。中國的傳統和西洋的傳統融合在一起,是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以前聽過二胡獨奏之類的,但像神韻這樣把二胡傳統樂器與西洋樂器合在一起還是第一次聽到。」

「神韻原創音樂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讓人非常高興,看了之後讓人非常激動。」原來渡部今年曾經觀看過神韻藝術團的現場演出,「今年看到神韻的演出時,初次認識了中西樂器合璧的現場交響樂演奏,那時就非常震撼,印象深刻。」

神韻音樂表達了日本人的內心

社團法人理事長辻尚武(Naotake Tuji)與太太辻智子(Tomoko Tuji)看完演出後坦言,「這場演出對日本來講就是日本人的內心,日本的文化有不少方面和中國樂器有相近、相通的地方,二胡也是我特別喜歡的一種樂器,中國的樂器都非常喜歡,神韻把中國樂器和西方的交響樂合在一起,讓人感到非常新鮮,感到驚奇。」

對中國的事情比較熟悉的辻先生體悟說,「我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把中國的二胡和琵琶,中國的樂器融合在交響樂裡面,感覺非常新鮮。中國的樂器不像西洋的樂器那樣,中國的樂器彷彿有將高山和流水那種影像表現出來,很清新。表現高山和流水悠閒舒緩的意境,中國的樂器特別適合,印象特別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