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上海澎湃新聞和新華社幹起來了。新華體育微博報導日本女排選手木村紗織轉會土耳其時說,「長得好看才好賺錢」,並使用了一張修改過胸部的特寫照片。上海「澎湃新聞」旗下的英語新聞平臺「第六聲」,還列舉了新華體育推特的國王劣跡,比如熱中發布的各類女運動員,體育比賽工作人員,甚至練瑜伽女子的性感照片。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里約奧運期間發布的一組沙灘女子排球選手的比基尼臀部大特寫。

財新網最近兩天也挑戰中共官媒。財新以「首善還是首騙」的大標題,報導以前被中共官方媒體捧上天的江蘇拆遷專業戶陳光標的行騙事蹟。第二天新華社即報出陳光標已經起訴財新,並且已獲立案的消息。

兩個事件,涉及的都是小事,但對熟悉中共媒體生態的人來說,其實預示著某些不同尋常的趨勢。

新華社是中共官方喉舌,據說「代表了中央的聲音」,中宣部經常會下發通知,大事報導要「採用新華社通稿」。這突顯它奇特的地位。中央媒體六大家,新華社、央視、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光明、經濟。以前,這些官方媒體代表北京的權威。然而在習近平上臺之後,這些「權威之聲」卻屢受挑戰。

澎湃和財新,都是中共所謂新媒體代表。中共未對新媒體有過定義或文件規定,但習近平卻對中國的所謂「新階層人士」有過具體的指示。按照官方的解釋,所謂新階層人士,主要是大城市中的中青年人,包括在私企、外企工作者,海外歸國人員,大城市白領,網路活躍人士,等等。北京估計,這些新階層人士人數大約八千萬,雖然只占中國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五,但卻是目前中國社會影響力最大的一個階層。

因此,北京新媒體的受眾,主要針對這批新階層人士。而澎湃和財新,大概是很有代表性的所謂新媒體了。

以財新網為例,過去幾年該網推出大量敏感報導,有些對習近平上臺之後的某些所謂「新政」起到了推動的作用,比如對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報導,直接或間接導致中共全面取消勞教制度,關閉了勞教所。財新網的背景,恰恰是一批自由派的太子黨,以「新」對應舊黨媒,其實正好突顯了目前中共黨內的混亂狀況。

若從基本盤來分 析,習近平上臺之後的一系列整肅,迫使中共官僚機器轉向。中共官場最新的三不政策,即:不收錢、不妄議、不做事。其中的關鍵在於最後一個不做事。對於舊官僚來說,既然過去三十年的各種潛規則已經打破,原本的當官發財途徑出現了問題,那麼大家就「照章辦事」,避免標新立異和突破常規。

這和大陸傳媒的情況差不多,原來的官僚系統被動運作,只有那些和北京最高層有某些關係默契的官員和機構才能略微突破框框。習近平或許已經掌握了中共內部所有權力,但他面對一個規模浩大無邊的官僚系統,真的能夠有所作為,還是會被這個被動的體系拖入過去的泥潭中?就算是他信任的那一大批人,也多是舊體制中的人,能否超越體制局限?據我所知,即使是北京接近最高權力圈子的人,對此也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