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2016年9月9日是中共前「偉大領袖」老毛40年冥誕。這前後,大陸公安、武警甚是緊張,因為情報顯示,某幾地有「不穩定」徵兆。長沙、鄭州等地更北上南下聚集了一些老毛的忠粉——人稱毛左的同胞。從80、90歲的老粉,到80、90後的幼粉,粉們扯著紅旗、標語、看板,心情沉痛+複雜+落寞+悲憤,紛紛向圖騰標誌地聚集,準備抱團擁毛。

據說,粉們準備紀念這個懷舊大日子有些時日了。甚至有位水鑽級毛粉一個月前的8月8日,還在河北石家莊成立了「中國保衛毛澤東人民黨」(簡稱「衛毛黨」),並定於9月8日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誰知「出師未捷身先死」,該粉會前被警方帶走,衛毛黨「一大」只好取消。


9月18日上午,中共國務院在中南海首次舉行憲法宣誓儀式,總理李克強監誓。(網路圖片)


據《明報》說,衛毛黨「創始人兼河北委員會負責人」毛繼東稱,建黨的主要原因是源自對毛「熱愛及對人民主權理念」的認識,該黨將自己定位為中共的兄弟黨,在中共憲法前與中共地位平等,云云,並企圖討論通過黨章、黨旗以及成立中央委員會及各省委員會,選舉中委書記及總書記等事項。

請不要誤會,此毛繼東不是傳說中庶出的毛孫,也和嫡出毛新宇扯不上一毛錢關係。老哥今年72,天津武清人,真名王士吉,自改芳名毛繼東。這讓我不禁想起「文革」時大批毛粉——那時叫紅衛兵——拋棄家族譜系中父輩為自己起的名,毅然改叫劉衛東、張向陽、趙文革、田紅軍之類。但好在絕大多數就算行更名,但坐沒改姓,尚不肯背叛祖宗,給自己留點人味兒。所以我估計毛繼東父母已過世,不然肯定會打斷這個72歲老孽障的腿。

王士吉1964年入解放軍南京炮兵學院學習,翌年加入中共,1966年因「文革」而退伍。33年後的1997年5月,王士吉另立「中國共產黨革命委員會」並自任總書記。1999年8月12日被石家莊當局以「煽顛罪」拘捕,翌年11月被石家莊中院判刑3年。王上訴至河北高院被駁回、維持原判下獄服刑。

新當局正在發起「棄毛革命」

這次是毛哥二進宮。不知哪根筋錯位,或是像蛤蟆似的自稱曾入中共,結果是個山寨貨。要不然一個老共黨、老共軍,居然至今沒鬧懂共黨政治規矩。你以為上次成立那個「革命黨」是因為名字與中共雷同才被控「煽顛罪」麼?如今你改名換姓,再和肥大領袖老毛扯上關係,就允許你「小毛」成立異黨?這是老毛早年「秋收起義」的國統區麼?恁大歲數真是白活了。說白了,就算「河北王」張越晚兩月「雙規」,也不容你在他地盤造次啊,容了你的異黨,上邊追究,他不茄子了麼?現在怎樣,你本家老王早幾日真的紅燒了張越的茄子,你以為你這老毛粉能躲過清蒸?

毛繼東原本計劃9月8日約晉冀魯豫京津滬及其他省市幾十個「委員」來參會,甚至計劃第二天在中共石家莊市委對面廣場毛塑像下舉辦挑釁性慶祝活動。9月5日上午,毛哥忽然變了主意,稱為政治安全,決定採取網路會議形式。即便這樣,毛哥當日還是再次被神勇詭譎的石家莊警方「帶走」。什麼叫為「政治安全」啊,分明是偽毛孫心虛了唄。不然你根據中共憲法中的「結社自由」款,明目張膽申請成立你的黨啊,敲鑼打鼓請黨媒外媒記者報導成立大典啊,當年你家老毛至少還在嘉興南湖整了條船開會建黨呢是吧。

毛繼東宣稱:毛澤東不只屬於中共。意思是也屬於他,因此他要和當局分享老毛。當然這位中共黨員叛黨,鐵定要拉上民意,給自己打氣。於是他說之所以成立「衛毛黨」,是因為看到有報導稱,天安門廣場的毛紀念堂可能會遷移,「毛主席是新中國締造者,他不應只屬於中共,還應該屬於全體中國人民,應該通過全民公投的方式表決。」

不管這位老毛粉左半腦是不是被驢踢過,還真得給他的「民主意識」點個讚。至少他還懂全民公投!估計新聞聯播陰陽怪氣報導蘇格蘭脫英公投失敗、英國脫歐公投成功他都看過,而且受自由世界人民選舉力量的鼓舞,只可惜老哥被驢踢過後留下的智慧有點少——中國全民公投脫共的強烈意願他假裝沒看到,或被他故意矮化,變異成「衛毛」。難怪他背叛的中共都不答應他。不僅腦子不好,毛哥眼神也令人擔憂:新當局正在發起棄毛「革命」,他一點沒看出來。

不只他糊塗,我看不少毛左兄弟也激憤並糊塗著。比如,與毛繼東事件時間點相呼應的,還有長沙和鄭州。

毛粉擁毛拜錯廟

知名毛左網站「烏有之鄉」9月8日、9日,大幅網宣毛粉聚集長沙悼毛「盛況」,看照片約有100多位。其中被烏網標榜的「名人」有老毛前禁衛軍8341警衛2人,毛前隨從1人,中共政策研究室前官員1人,其餘就是「不上檯面」不宜具名的中低級毛粉了。會議主題是「紀念毛逝世四十周年」,活動地點分別是長沙某酒店開會,杜甫江閣歌舞遊行,拼車去韶山弔唁。

在杜甫江閣,除了薄熙來發明、西城大媽追捧不已的紅歌會例行模式——開場唱〈東方紅〉,散會嚎〈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文革」忠毛歌曲,滿眼血紅海洋,滿耳極左口號,肉麻吹捧肥大領袖,令人備感恐龍之外,別說,我還真聽出點感覺。


在杜甫江閣,西城大媽追捧不已的紅歌會例行模式。(網路圖片)


你比如,主持人稱,「新中國」社會主義生產資料公有制帶給人民住房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免費。從此富人不再高貴,窮人不再低賤。

我想,毛粉擁毛說到底是訴求公平,平等,這不算錯,但大叔大嬸們是不是拜錯廟了啊?這和「新中國」有毛關係呢?要說符合瑞典式社會主義體制還差不多。而那些「免費」是要有物質基礎的。瑞典2014年國民人均年收入6.16萬美元;中共國2014人均年收入7700美元,貧困人口1.25億-2.5億,這些人(城鎮)年人均最高消費在2美元/日以下,(農村)1.25美元/日。這可不是我別有用心啊,是中共國家統計局2015年資料。如此,你等擁毛走老路,頭磕破了、腦漿流一地,就與北歐真正的社會主義接軌了?

據海內外多個華媒報導,老毛在位27年,自己住著中南海,還有61處行宮,不少是在他老人家製造的三年大饑荒、餓死4000萬你我的同胞那時代建的。「烏有之鄉」作者鶴齡 2013年10月發文駁斥「行宮」數量,但也不得不弱弱的承認毛是有13處行宮,且3個是在「大饑荒」時期建的。

鶴文列舉的毛13處「行宮」有:上海西郊賓館,武漢東湖賓館,江西828賓館,江西蘆林一號別墅,湖南蓉園賓館一號樓,韶山滴水洞,杭州劉莊賓館,杭州汪莊賓館,廣州南湖賓館,廣州松園館,北京密雲水庫別墅,四川金牛賓館,濟南南郊賓館。

當時,毛黨公有制帶給全國城市人口的每戶家庭住房多為1-2室,而且嚴格按三六九等分發,至於偉大的工人階級,老少三代擠在20平米的「家」裡享受毛黨關懷的戶數非常巨大。高貴和低賤涇渭分明。

「新中國」平等就是個美麗的大餅,毛時代是你一口我一口,如今發展到「某些人」吃百口,我們吃不上一口;於是毛粉們怒了,又沒辦法——人家有槍啊——只好懷念起你一口我一口的毛時代。當今「某些人」坐擁幾十上百套10萬元/平米的豪宅,我等卻幹20年交不上哪怕1套的首付。

我看,毛粉還是北宋王小波、李順起義時「吾疾貧富不均」那點訴求,今復盼老毛醒來「為汝均之」。作為一個奴隸,跪求前主子死而復生,為自己維權,人就這點出息麼?

當然,作為平頭百姓,毛左有權懷念大鍋飯吃到嘴、筒子樓小平房能住就行的生活,但列位不覺得你所痛恨的貪官,也是共產黨和老毛的寶貴遺產麼?沒有老毛建立的「無法無天」的匪黨,你們、我們會淪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麼?

你可能會反駁說,不是毛主席,是他的後繼者,鄧矮個兒(烏網語),江蛤蟆幹的。可是,大叔大嬸們,我總是要提醒你們:他們是毛黨的嫡出吧?你要堅決擁黨擁毛,能把他們一刀隔開麼?如果你非要說我擁毛不擁鄧、江,對不起,「煽顛」罪就扣你頭上了,就像那位毛繼東同學。

「上面有命令,就是不准紀念」

就像紅歌會網「鄭州毛澤東思想學習組」記載的遭遇一樣,9月9日聚集鄭州紫荊山毛像前要開悼念會,「繼承毛主席遺志,誓將革命進行到底」——說實話,為了作文,我複製這些「文革」口號真不好意思。據稱,會還沒開,4個主持人就被「喝茶」了。武警和便衣收走了大部分橫幅、紅旗等祭品,被毛粉抗議「紀念毛主席有什麼錯?犯了哪門子法?」你知大兵咋回答?「上面有命令,就是不准紀念毛主席!」


場外有人要往裡進,但都被警察們阻攔了。(網路圖片)


這就有些意思了。中國人是最懂政治又都假裝對政治不感興趣。有毛左明知故問「上邊是誰」,難道你不活在共產黨中國?沒看到如今李克強總理監督高級公務員對憲法宣誓,誓詞裡面已經撇掉了「共產黨」?你還在這裡哭哭咧咧的懷念一代黨魁,還向老毛三鞠躬,齊唱〈東方紅〉、〈大海舵手〉,還「深情緬懷毛的豐功偉績和對全國人民的比天高比水長的恩情」?不肉麻?

你說這不算肉麻,但按當今政情,涉嫌「煽顛」是夠了。比較而言,條子們還是念你們沒權沒勢,最多發發牢騷懷懷大鍋飯的往昔「幸福」,所以就免了請大夥到看守所做客的程式,知足吧。

人說,總愛往回看就是老了。想想老粉們一輩子泡在老毛創造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與天與地與人鬥的黨文化中,特別是如今良心稀有了,房子強拆了、環境毒化了、退休金貶值了,人見人都像烏眼雞似的殺啊、打啊、嫖啊、騙啊,整個社會都掉錢眼裡了,強讓老粉們不懷念老毛清貧禁慾哆嗦的時代也難。所以我很可憐這些找不到北的老粉。

可惜的是那些拽著紅布條的幼粉們。最大的80後也不過30多歲,老毛死了40年,你是打哪兒懷念起的呢?就算是父輩嘮叨、比較,讓你們憤世嫉俗,也得思考吧?他們不懂翻牆,你也不會?中國8億人口的時期,老毛和他的黨卻殺了8000萬你的一族同胞,1/10中國人啊!你就沒聽你爺奶爹娘說過裡邊有你家直系旁系族人同僚朋友?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饑荒、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老毛及其後代鄧、江之流如麻殺人,竟沒攤上你和你家有關係或認識的任何人?那真夠另類了。

如果正好攤上有你,你今天還能在這給毛鞠躬唱紅麼?長點兒腦子,小小年紀別跟著起哄。翻牆看看《九評共產黨》,你立馬會為自己無知跟風崇毛而腳心冒汗。

順便提醒毛繼東:你以為你反對撤毛屍的全民公投提議有勝算?你做過民意調查麼?你知道想活著千刀萬剮老毛、死了也想鞭屍的幾代中國人有多少麼?沒做過調查別拍腦門,結果一出,你會很丟人。

棄共剷毛才是治標

想想老毛紅一代創立的匪共肆虐至今,居然能逼得一個農婦楊改蘭親手殺死自己4個孩子然後夫妻自殺,還對要她斧下留人的老人說,必須帶走所有孩子,不能把孩子留在這個世上!這是何等的慘絕人寰!哀莫大於心死!只有老毛創建的「新中國」,能給世界留下這灘黑血!沒有一個正常國家能把人逼到這個份上!

我們好端端中華沃土,從1949年起就被共黨挖成了一口黑井,把中國人趕下去「圈養」做奴工,自己則端槍坐在井邊,不斷拿走一切產出,然後把吃剩的泔水倒下去讓你們搶食,活著,繼續產出……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奴工的反抗精神幾十年間磨平了,只剩下活著的意識,再然後由習慣到自慰自虐到心安理得,二代、三代小奴隸從一出生,就覺得黑井就是生活,於是在井裡自得其樂,久了還患上黑井專屬病: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什麼時候井口共匪離開一會去上茅房,都有人覺得失去安全感而惶惶然,以至於喊出「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麼辦」的荒誕口號。毛左弟兄們,你們可別對號入座啊!

歷史是不會倒退的。毛左的心理病無法用倒退治癒,習總如今的反腐,是一劑小藥,無法治本,毛左們乃至全體共黨奴隸要想翻身,真正做自己的主,只能奮勇逃井求生。而棄共鏟毛,是治標的絕招。

搭梯子也好,人落人攀爬也好,千萬把握井口共匪喝高了去吐的良機,上得井來,快快奔向自由家園!對了,別忘了把匪兒連同它們愛戴的毛屍一併落井再下石,讓它們在自戀中享受自我消亡。

(小標為編者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