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習近平通過對遼寧「賄選案」的追究,達到遏制張德江的作用,以防止他在日後的人事調整上攪局。(新紀元合成圖)

2016年9月1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12年來首次召開臨時緊急會議, 處理遼寧拉票「賄選案」, 一周後官方就撤銷了454名曾經賄選的人大代表資格。

如此大規模的清洗,以至於遼寧省人大不得不重新改選。

為何北京官方不再像以往那樣「隱瞞家醜」呢?

人們注意到,9月3日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2次會議於剛剛結束後, 按慣例,兩個月後才會召開第23次會議, 但由於習近平下令快速、嚴格查處遼寧拉票賄選案, 僅隔10天,第23次全國人大常委會議就在9月13日召開,為期一天。

會議確定45名拉票賄選的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 並成立遼寧省人大會議籌備組, 代行目前已經癱瘓的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的職權。

大陸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

9月14日發表文章〈現在明白了,習近平為何因此事大怒〉, 暗示習近平通過對此事的追究,達到遏制張德江的作用, 以防止他在日後的人事調整上攪局。

文 _ 齊先予

遼寧拉票賄選案驚人 習高調追查

9月13日,中共召開12年來首次人大緊急會議,由江派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主持。會上張德江用「首次」和多個「嚴重」來形容遼寧拉票賄選案。不過在此之前,習近平曾不下三次在公開場合提到湖南衡陽破壞選舉案,還曾拍案要求吸取教訓,堅決杜絕此類現象發生。

在2014年1月14日的中共中紀委三次全會上,習近平曾因衡陽賄選案大怒,連聲追問六個「到哪兒去了」。今年1月,在中共中紀委六次全會上,習近平指出,衡陽破壞選舉案與南充拉票賄選案性質極為惡劣,堅決查處這些案件,實施嚴厲問責。今年,地方領導班子開始換屆,要做好問責工作,加大監督和查處力度,他強調:問責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有憐憫之心,要「較真」、「叫板」,發揮震懾效應。

今年中共兩會,習近平參加湖南團審議時指出:今明兩年,全國省市縣鄉要陸續換屆,要深刻吸取湖南衡陽破壞選舉案和四川南充拉票賄選案的教訓,以「零容忍」的政治態度,堅決杜絕此類現象發生。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9月14日發表評論文章稱,中共建政以來,遼寧拉票賄選案是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的賄選案,「涉案人數眾多、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怵目驚心。」

中共官場賄選已是常態 換取利益

據中共官媒9月13日報導,2013年1月27日,在遼寧省12屆人大一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由619名遼寧省第12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選出102位12屆全國人大代表,其中有45名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拉票賄選,有523名遼寧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遼寧團的102名中共全國人大代表中有8人為中央分配,實際該省選舉產生94人,這也意味著,48%的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涉違法當選;遼寧省619名本屆人大代表,有84%涉及賄選。

報導稱,被撤銷人大代表資格的45人中有38人被免除人大常委職務,使得遼寧省人大常委會成員已不足半數,即法定要求的最低人數,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已不能正常運轉。


遼寧近半數全國人大代表賄選,逾八成遼寧省人大代表涉嫌賄選已辭職或被罷免,致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無法召開。圖為遼寧省府瀋陽市一辦公樓。(Getty Images)

中共人大常被西方媒體形容為「橡皮圖章,舉手機器」,人大選舉也成為中國民眾調侃的對象,但他們不知道人大代表在中共官場有很多特權,會給當選者帶來很多好處。這些人大代表回到地方上,憑著自己的身分,可以在官場上,在生意場上,在社會上,換取可以實際衡量的利益。


中共人大常被西方媒體形容為「橡皮圖章,舉手機器」,人大選舉也成為中國民眾調侃的對象。圖為中共人大代表在會議上睡覺。(Getty Images)

據陸媒財經網報導,有數十名來自遼寧省的有實力的企業老闆不惜重金賄選,當選後插手司法,甚至以「司法建議書」的形式干預案件辦理。

8月26日中紀委通報,遼寧人大原副主任鄭玉焯因涉嫌受賄罪、破壞選舉罪被立案偵查。此前,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陽、省委原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省委原書記王珉先後被指控拉票賄選而落馬。

523人涉案
454人大代表資格被終止

9月18日,《遼寧日報》刊登了中共遼寧省第12屆人大第七次會議籌備組公告,公告稱,2013年的人大選舉中,有45名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拉票賄選,有523名遼寧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公告稱,日前瀋陽等14個市人大常委會接受452人辭去遼寧省人大代表職務。此外,原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中共黨組書記李峰被罷免,此前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的吳野松也辭去代表職務。總共454名人大代表資格被終止,其中108人的人大常務委員會和人大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職務被相應終止。

公告按姓名筆劃公布了這452人的全部名單。

從媒體公布的這45名全國人大代表名單和職務來看,全是各個企業的董事長或總經理或國企的第一把手等。比如:于洪(葫蘆島宏躍集團董事長)、王文良(日林實業董事長)、王占柱(瀋陽鐵路局原局長)、王守彬(青花集團董事長)、王寶軍(宏運集團董事局主席)、王春成(遼寧春成工貿集團董事長)等。

通報表示,目前遼寧省12屆人大實有代表147人。遼寧省12屆人大常委會62人中有38人涉案,已不足半數。通報還說,這454人中至少有9人是現任或前任省級高官,多名正廳級官員,還有數十名遼寧省內知名企業家。

這9名省級高官分別為:李峰(現屆省人大常務副主任)、江瑞(遼寧副省長)、魏小鵬(復旦大學黨委書記),趙長義(瀋陽市人大主任)、宋寶華(原瀋陽軍區裝備部副部長),以及曾任省人大副主任的仲躋權、王瓊、閆豐、朱紹毅。

其中李峰,料將遭到進一步處罰及刑事追究。李峰長期擔任遼寧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被稱為「遼寧警棍」。目前,李峰的簡歷已經從遼寧省人大官方網站上撤下。
據之前報導,李峰靠周永康、王珉撐腰,濫用政法委的權力勾結黑道,成立聲色場所大賺黑心錢,不但包娼包賭包毒,還暗中提供警用槍枝給營業場所的保鑣配戴。李峰還深涉中國首個被判死刑的億萬富翁袁寶璟案件。

魏小鵬是遼寧大連人,今年57歲,曾任大連大學校長、大連市委宣傳部長、遼寧省教育廳廳長、營口市委書記。2014年,魏出任大連理工大學黨委書記,晉身副部,今年3月,魏接替朱之文(教育部副部長)出任復旦大學黨委書記,未料僅五個月便遭停職。

除魏小鵬外,遼寧教育系統還有數名官員出現在官方公布的名單中。

他們分別為:遼寧大學校長程偉、瀋陽理工大學校長邢貴和、遼寧廣播電視大學校長蕭坤、遼寧中醫藥大學校長楊關林、魯迅美術學院黨委書記劉曉華、瀋陽工業大學副校長李三喜等。

此外,根據中紀委通報,此前遼寧省落馬的5名省部級官員,除2014年落馬的「遼寧首虎」陳鐵新外,其餘「四虎」王珉(前省委書記)、王陽(前省人大副主任)、蘇宏章(前省政法委書記)、鄭玉焯(前省人大副主任),均涉及相關拉票賄選。

不少賄選的企業家私下表示,他們也是被逼的,不給錢就無法評上人大代表,作惡的根源還是中共體制。不少人後悔當初這種放棄道德原則、不遵守法制的投機取巧的做法,給自己和企業蒙羞。

賄選案巨浪衝擊整個中共官場

官方公布有9名遼寧省級官員參與賄選案,但據港媒披露,中共內部通報顯示,捲入賄選案的遼寧省級官員多達30餘個。外界分析,公布的這9人多是江澤民派系的,一旦30多人全部拿下,那習近平的遼寧就沒人管理了,習不得不網開一面,只把最壞的處理掉。

大陸律師王才亮則在社交網上發文〈一個省級政權為何塌陷〉,對遼寧的賄選問題進行點評。他認為,根本的問題在於現行用人制度存在的假選舉真任命的弊端。前些年曾經嘗試從村委會、居委會開始民主選舉,可是再往上就走不動了。隨之而來的下派村官、居委會幹部將之前的努力打回了原型。鄉鎮(街道)、縣、市、省的選舉走過場是必然。

他說,官員、代表從上往下的指定、委任更缺少民主監督。於是,官員上任後無需對選民負責,只要上面喜歡就好升官。而投資是要回報的,如天津以黃興國為首的許多市、區兩級官員不是賄選的,但也在監獄中相聚並幾乎可以在獄中「組織」黨委、政府。


中共現行用人制度存在的假選舉真任命的弊端,是中共官場賄選、買官、貪腐氾濫的源頭。(Getty Images)

張德江多次反對習近平的改革

據海外媒體報導,2014年9月30日,中共人大內務司副主任委員、原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在黨媒刊文稱,中共人大可罷免國家主席。李慎明此舉被認為是在挑釁習近平。分析認為李慎明這麼做是因為他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自認為靠山「強硬」。另外,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與習近平激烈對抗,故意縱容李慎明這麼做。

報導稱,2014年9月28日,香港「和平佔中」正式啟動,後升級為「雨傘運動」。9月30日,李慎明在黨媒人民網刊文,力挺在香港局勢激化中起催化作用的中共人大。李慎明在文中引用了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話:「我們的主席不能解散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相反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可以罷免主席。」此舉被認為是在挑釁習近平。

李慎明不但是江澤民的心腹,而且他的頂頭上司是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張德江是江派的前臺要員,多次挾持人大掣肘習近平,攪亂政局,如2013年,習陣營擬廢除勞教制度,但張德江操控的人大卻故意拖延。


張德江多次挾持人大掣肘習近平,攪亂政局。2014年6月10日,張德江和劉雲山聯手運作改動香港「一國兩制」定義,引爆香港各界強烈反彈。(蔡雯文/大紀元)

2014年6月10日,張德江和另一江派常委劉雲山聯手背後運作,致使中共「國新辦」發表香港白皮書,改動「一國兩制」的定義,引爆香港各界強烈反彈。6月20日開始,近80萬港人公投爭真普選;7月1日,超過51萬人參加「七一」大遊行。

2014年8月17日江澤民生日這天,張德江指使香港親共團體通過撒錢拉人的方式,策劃了一個號稱十多萬人參加的「反佔中」遊行運動,反對香港市民提出的「占領中環、爭取普選」的行動,企圖通過這種活動撕裂香港社會。

8月31日下午,張德江操控的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框架進行表決,連落三閘,全面封殺港人爭取的真正民主普選,迫使香港民眾的佔中行動演變為「雨傘運動」。江派的目的是製造混亂,藉此提議出動軍隊進行武力鎮壓,目的是以「糾正錯誤」的方式逼習近平下臺。在這種背景之下,李慎明才膽敢放風稱「人大可罷免國家主席」。

賄選案逼張德江19大閉嘴失權


不難看出,「賄選」早就存在,已經幾十年,甚至可以說是中共體制使然,習近平為何在中共六中全會及19大前關鍵時刻對賄選案高調追擊?因為其實際起到的作用是強有力遏制了張德江。對張來說,後院曝出這麼大一件案子,問責是跑不了的,他在以後的人事卡位中將很難說得起硬話。

評論員冉沙洲認為,不論受賄、行賄,還是買官、賣官,或是賄選,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那就是制度腐敗。由於中共制度腐敗,所以什麼奇事怪事都有可能發生。

他分析,遼寧賄選案對習近平當局而言是一個拿下新舊江派常委的極好契機。從領導責任看,張德江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這幾年間,地方人大常委會出現這樣的醜聞,絕非偶然,張德江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然而,從遼寧是中共江派的一大窩點來看,江派李長春、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王珉、陳政高等高官都先後盤踞在遼寧,並培植了大批的親信,形成一個「遼寧幫」。拿下江派新舊常委及「遼寧幫」,應該已經水到渠成。

天津黃興國落馬逼張高麗無言


上周498期《新紀元》率先獨家報導了天津市長黃興國的落馬內幕,分析黃的突然被抓,背後的腐敗後臺就是江派常委張高麗。習近平抓捕黃興國之後,必然會得到很多張高麗的貪腐證據,利用這些材料,習近平就能有效的阻止張高麗在19大人事安排上的發言權,一旦張高麗不配合,習就會立刻抓捕張高麗,令江派失敗得更慘重。


天津市長黃興國的腐敗後臺是江派常委張高麗,黃突然被抓,有效的阻斷張高麗在19大人事安排上的發言權。(大紀元合成圖)

天津濱海爆炸案發生後,黃興國沒有立即被撤職,表明當時他有某種「保護傘」。如今他的落馬,顯示其後臺已經無力保護其馬仔。

自從天津市長、代理市委書記黃興國落馬後,「獄中的天津市委領導班子」已成為民間茶餘飯後的談資,這些官員包括:天津市長黃興國;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楊棟梁;市委常委、副市長尹海林;市委常委、濱海管委會主任皮黔生;市政府副祕書長舒長雲;市政協副主席、檢察長李寶金等。

胡溫連續兩天成為頭條新聞

就在習近平利用黃興國落馬打擊江派大員張高麗、利用遼寧賄選案大力打擊江派大員張德江的時候,連續兩天,胡錦濤和溫家寶的新聞出現在大陸的頭條新聞報導中。

9月19日,中共官媒報導,中共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編輯的《胡錦濤文選》出版,9月20日起在全國發行;9月18日,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現身湖北大悟縣第一中學的新聞,也上了大陸的媒體的頭條新聞。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分析說,《胡錦濤文集》出版和溫家寶出行現身,本身都是中共高層的常規行為,但這種常規行為出現在不同的時間點,卻並非偶然,而是含有很深的內涵。

胡溫執政十年,在軍隊、政法、宣傳、地方勢力等權力幾乎被江澤民集團全面控制的局面下,政令難出中南海,中共全黨、政府系統和全社會,都被江澤民捆綁在迫害法輪功的戰車上,胡溫無可奈何,最後空留餘恨。於是外界看到這幾年來,胡溫不斷做出力挺習近平改革和反腐的姿態,向外界展示出了「胡溫習政治聯盟」對陣江澤民集團的政治態勢。這大概也是他們的最佳選擇。

此次胡錦濤和溫家寶的新聞,出現的背景正是中共政局面臨巨變前的節點。一方面,中共六中全會召開在即,習近平陣營正在為明年19大的人事安排作出全面布局;另一方面,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的清除行動開始進入高潮,遼寧、上海等江派重要窩點正在面臨被全面清除,對江派首惡江澤民、曾慶紅個人的公開抓捕,也已經進入預備階段。

外界評論說,官方這樣高調報導胡溫,展示出胡溫習聯盟對陣江澤民集團的最後決戰,已經開始了。


官方接連高調報導胡錦濤和溫家寶的新聞,展示出胡溫習聯盟對陣江澤民集團的最後決戰已開始。(Getty Images)

習掌控人事大洗牌 之江新軍崛起

外界還注意到,在習陣營對天津、遼寧動手的同時,也對江派的老巢上海進行了人事變動。

9月14日,習近平嫡系、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兼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有望明年轉正為市長。天津市人大常委會也通過,由市委副書記王東峰擔任天津代理市長,填補黃興國落馬後的空缺。王東峰曾任陝西渭南市市長,是習近平的前父母官。湖北省也確定省委副書記王曉東為代省長。

人們發現,大陸今年多件大事,都圍繞著一年後的中共19大。習近平中央一口氣任命湖南、雲南、西藏三地新省委書記,顯示19大之前的人事大調整開始啟動。

8月底,中共新一波人事調整引起各方關注,這波調整涉及重要的中西部6省區及部分部委職位:習更換了湖南、雲南、西藏、新疆、內蒙古、安徽6省區的黨委書記,徐守盛、李紀恆、陳全國、張春賢、王君、王學軍分別被免去其所在地省區的黨委書記。

今年6月底,習近平當局更換了江蘇、江西、山西三個省委書記,江派地方大員羅志軍、強衛、王儒林被撤換。今年3月以來,中共官場就展開密集人事調整。近半年間,波波相接地展開以地方省委書記為核心的人事調整。省部級人事調整,是中共19大前關鍵人事戰役。這是因為省部級的黨政首腦,包括省委書記和省長、中央部委主官,均屬政治任命,都擔負著上貫下連的核心任務。

港媒《動向》雜誌9月報導,今年的諸侯換崗規模已經超過了前三年的總和,今年的密集調整加上前兩年的零星調整,至此,超過半數省份的黨政「一把手」已於18大之後走馬換將。

報導稱,今年諸侯換崗加速,目標明確,專為19大人事提前布局。在本次省委書記調整中,7人升職者當中有3人是習近平的舊部,其中,李強是習主政浙江時的「之江新軍」成員,杜家毫、陳豪則是2007年習主政上海時的下屬。陳全國雖非習近平舊部,但說出了對習中央要「絕對忠誠」,要堅決維護習中央「絕對權威」等話語。


今年諸侯換崗加速,各部委也大幅換將,專為19大人事提前布局。習近平舊部團隊「之江新軍」,成為「習家軍」主力。(新紀元合成圖)

文章稱,迄今為止,中共31個省份的黨委書記已由「習家軍」占有6席,其中「之江新軍」占了4席(夏寶龍、巴音朝魯、陳敏爾、李強),習上海舊部占有2席(杜家毫、陳豪)。

除了省委書記外,「習家軍」在現任省長中也可謂異軍突起,如接替鹿心社出任江西代省長的劉奇、接替李小鵬出任山西代省長的樓陽生,亦屬「之江新軍」。7月份接替袁貴仁出任教育部長的陳寶生,是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的親信舊部。今年4月底出任陝西省長的胡和平,被認為習近平的清華系人馬;今年6月出任內蒙古主席的布小林,其祖父是習近平父親習仲勛的好友等。

在各部委中,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陳希,是習在清華大學的室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權威人士」劉鶴,是習的中學校友;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丁薛祥、中央軍委辦公廳副主任鍾紹軍、中宣部副部長兼網信辦主任徐麟,是習的上海舊部;中聯部長宋濤、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何立峰、公安部紀委書記鄧衛平、公安部副部長王小洪,是習在福建工作時的舊部;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黃坤明、國家安全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蔡奇、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陳一新、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舒國增、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仍是來自於「習家軍」主產地,「之江新軍」。

19大7常委名單漸明

9月12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頭版頭條是一篇關於重慶發展的文章。文章稱重慶在高速發展的同時,還解決了貧富分化問題。今年以來重慶曾數度登上這家媒體的頭版,顯示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受到當局的肯定。孫政才被認為是中共下屆政治局常委的熱門人選。

中共19大將於明年11月左右召開。據傳「60後」的孫政才是其中的大熱門,孫政才是由溫家寶提拔上來的,在政治局委員中具有年齡優勢,也被習近平看重。

除孫政才之外,目前外界熱傳的入常人選還有外辦主任王滬寧、中辦主任栗戰書、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再加上習近平和李克強,7人常委名單就呼之欲出了。

中紀委副書記在石家莊遭襲

不過,局勢是否完全按照習近平陣營的安排走,目前還不能簡單地下結論,因為江派過去20多年培養出來的既得利益集團,一定會在被反腐抓捕之前,瘋狂的反撲。

就在外界熱議黃興國落馬與遼寧賄選案曝光之時,《動向》雜誌報導說,8月下旬,中紀委副書記黃樹賢,身著便裝到石家莊出差,8月29日下榻河北省委招待所208房間,先後遭到兩次暴力襲擊。


中紀委副書記黃樹賢便裝到石家莊出差,8月29日下榻河北省委招待所208房間,先後遭到兩次暴力襲擊。(新紀元合成圖)

當晚10時30分,黃樹賢住房被扔燃燒彈,後又被冷槍攻擊,當時黃正在外公幹未返。已被拘捕的疑犯是石家莊現役武警分隊長。

現任中共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的黃樹賢,曾與原中紀委第一副書記何勇,同為胡錦濤、溫家寶人馬,兩人曾在溫家寶的指揮下,扳倒周永康心腹、原公安部長助理、經偵局長鄭少東。18大後,黃樹賢在中紀委8室負責華東片區的反腐。

新紀元出版社從2012年2月王立軍出逃後,持續詳細地報導習近平當局反腐遭到江派強力抵制的官場內幕,如中紀委巡視組在地方巡視期間,曾遭到威脅、包圍、恐嚇等多種干擾上百次,習近平、王岐山等人多次險遭暗殺等。不過人們堅信,邪不壓正,江派的反撲只是加速其被整肅清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