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9月28日,雨傘運動2周年,約2000名市民在金鐘添美道再聚,於警方施放催淚彈一刻5時58分默站紀念。(潘在殊/大紀元)

9月28日香港「雨傘運動」兩周年,2000位市民匯聚金鐘添美道,互勉勿忘初衷,繼續爭取真普選。在此敏感日子,香港親共媒體直接點名江派政治局常委、主管港澳的張德江,江派面臨被追責,張德江、梁振英等或被「舊帳新帳一起算」。

文 _ 林怡、駱亞、何佳慧

兩年前的9月28日,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驅散聚集在香港金鐘示威的數萬港人,引發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兩年後,2000人重回舊地紀念。施放第一枚催淚彈一刻,勾起許多人回憶。無論苦樂酸甜,已有越來越多的港人覺醒,同時不忘初衷,要繼續爭取真普選。而當年下令施放催淚彈的幕後黑手梁振英如今在橫洲風波中聲名狼藉,面臨下臺的命運。


2014年,中共人大8.31決定封殺真普選,梁振英再於9月28日施放87枚催淚彈,最終觸發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潘在殊/大紀元)

28日一大早,油塘炮臺山的山腰被掛上黃底黑字、寫有「我要真普選」的直幡,隨後被當局拆除。傍晚「六一七民間約章」在金鐘政府總部外、當年的「連儂牆」舉行集會。5時58分,即當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一刻,約2000名市民默站三分鐘,不少市民穿黃衣及撐黃傘,重現當年的情景。主辦方播出占領時的一段聲帶,紀錄了參與者的發言,不少人聽後淚流滿面。

9月初的立法會選舉,逾200萬選民讓傘後新世代高票進入議會,國際矚目,從傘運領袖晉身立法會的歷來最年輕候任議員羅冠聰表示,港人已走出陰霾,重拾希望和勇氣。「占中」發起人戴耀廷勉勵毋忘初衷,相信「689(特首梁振英)下臺將會實現」。

在此敏感日子,香港親共媒體直接點名江派政治局常委、主管港澳的張德江,指其人大「8.31」決定釀成占領事件,有人擬在港製造「翻版六四」流血鎮壓。

分析認為,當前中共高層分裂已全面公開,江派藉香港攪局將面臨追責,在未來的中共18大六中全會和19大,以及香港的特首選舉中,張德江、梁振英等或被「舊帳新帳一起算」。

「占中三子」:689下臺將實現

「占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到場分享感言。戴耀廷表示,今天大家來到並非是傷春悲秋。一年前很多人都覺得很灰暗,但此時此刻大家都感受到希望,「整個氣氛都不同。或者將來的日子,我們會聽到更好的消息,我們當時叫的689下臺,將會實現到。」

陳健民強調,爭取民主不可能一個運動就改變。雨傘運動過後,他樂見多個傘後專業組織組成,如法政匯思、杏林覺醒及社區關注組等;連續兩場選舉都有「傘兵」勝出,成績很亮麗,並見到很多市民站出來為香港投票,令他想起昔日連儂牆上一句「香港人心不死就有希望」,「看到立法會投票那晚,那麼多人排隊,就知道人心不死,雨傘運動是很有意義的。」

傘運期間,警方共拘捕900多人,包括金鐘清場期間拘捕200多名示威者,並預約拘捕48名傘運核心人物。朱耀明牧師表示,傘後有多人被捕被起訴,這些人雖無名無姓,但為此運動失去時間和自由,希望大家勿忘他們的犧牲。

羅冠聰:看到希望 盼修補信任

當年的「雙學」代表、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前學聯常委羅冠聰也到場。在9月4日選舉以高票當選最年輕候任立法會議員的羅冠聰表示,雨傘運動對他而言是重要的里程碑,今年大家都從一年前的陰霾走出來,看到方向和曙光,「香港人開始重拾那種信心,開始重拾那種希望。」

他表示,回想起傘運一周年的時候,感到羞恥與失落,今年已經釋懷,「我重新見到人性的光輝,重新感受勇氣這兩個字。」他指今日並非慶祝當年如何衝出馬路抗爭,而是回想當年為何付出這一步,「找回你那時的勇氣,找回你那時的赤誠,然後我們一齊令到下一次更加大型的抗爭能夠發生,我們一齊令到這個城市變得更加美好。」

羅冠聰又說傘後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加劇,今時今日是需要去修補的。當時有很多陰謀論、誅心論,令仇恨不斷的循環,他以退聯為例,現在他跟這些人已熟絡,了解到事件發生的原因。

黃之鋒:毋忘初衷

黃之鋒認為雨傘運動精神所指的毋忘初衷,對他而言「就是一次又一次跌倒,一次又一次挫折,一次又一次軟弱之後,我們重新站起來。」當年79日的占領遭到部分街坊反對,但區議會選舉傘兵搶灘成功,今次立法會選舉保住三分之一反對議席,正是傘運後的正面影響,「不要看小自己在雨傘運動的付出……未來我們面對更多場硬仗的時候,我們繼續用希望、用信心、用我們當初的勇氣,去打未來每一場的硬仗。」

市民:多很多香港人覺醒

市民Doris當年見證第一枚催淚彈,「很難忘也很憤慨,忘不了這個日子,所以港人要站出來。」兩年後,她的感覺是「多了很多香港人覺醒!」強調梁振英政府劣跡斑斑,已不可能再做下去。

大病初癒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28日晚在場主持祈禱會,呼籲港人「不要灰心,沉住氣」,毋忘傘運的初衷就是為了香港有更好的制度。

左報點名張德江 評:或面臨問責

就在「雨傘運動」兩周年之際,連日以頭版批評特首梁振英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亂港的親共報紙《成報》,28日再以〈張德江致命一擊 「8.31」決定釀占領事件〉為題,在頭版發表評論文章,罕有直接點名批評江派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攪局,挑起「占領事件」。

文章稱,張德江的人大「8.31決定」,暴露其「主導路線失敗,錯摸民情,錯定策略」,「明顯超出了2004年人大常委會釋法的依據」;加上中聯辦張曉明及梁振英興風作浪,盡搞小動作,進一步撕裂社會,令香港陷入不和諧的困局,促成「占領事件」。

文章又指,「當時有人存心攪局,擬在香港製造一場『六四』流血鎮壓事件」,有主導香港事務的京官不斷提出「出動解放軍」、「武力清場」等建議,習近平最終下達不准開槍鎮壓的指示。

《大紀元》率先披露梁欲實彈鎮壓

梁振英配合中共江派策動開槍鎮壓傘運,最先是由香港《大紀元時報》在2014年10月16日以頭版頭條〈梁振英實彈鎮壓流產〉獨家披露。當時正值警方在金鐘龍和道武力清場和「暗角七警」事件,局勢緊張。《大紀元》獲得接近中共軍方高層消息,指9月28日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後,梁振英已經布署大批防暴隊到場,配備殺人武器準備實彈鎮壓,並舉起「速離否則開槍」警告牌。

消息人士指,最終習近平親自致電梁振英叫停,不准開槍鎮壓,說「香港不是北京」;又指示中共駐港部隊全部武器上繳,所有人回到軍營。

張、梁難連任 或舊帳新帳一起算

《大紀元》並連續報導,梁振英作為中共江澤民集團在香港的代理人,配合張德江等以「一國兩制」白皮書、「8.31」決定和催淚彈鎮壓逐步激化局勢,背後是江派的奪權圖謀——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面臨國內外追責,意圖在香港設局,藉製造流血鎮壓拉習近平下臺,奪取最高權力。

如今,香港親共報章直接點名張德江等釀成占領的責任,評論認為突顯中共高層公開分裂。目前,北京當局剛公布六中全會將在10月24日起舉行,罕有以制定新政治準則和監督條例為主題;中共政治局「換屆」的19大和香港特首選舉集中在明年進行。習近平當局明顯正為高層人事安排布局;張德江和梁振英「連任」前景黯淡,甚至可能被「舊帳新帳一起算」、翻出貪腐證據而下臺。


梁振英配合張德江等亂港,如今二人前景黯淡,面臨追責。圖為5月19日張德江結束三天訪港行程,期間遭遇多個團體抗議,泛民議員亦當面要求換特首。(AFP)

大陸資深媒體人、獨立作家黃金秋對《大紀元》表示,據他所知《成報》有一定中共軍方背景,在大陸的總部設在廣州,居然敢在香港連番斥責梁振英、中聯辦,甚至直接點名張德江,背後肯定是中共黨內一部分人士對其不滿,透過《成報》發聲。他以周永康倒臺前,大量大陸媒體、香港傳媒都有公開點名指責周為例,「這次對張德江點名指責確實有點像。」

他認為,有理由相信張德江如果在香港或人大問題上不作出改變的話,下一屆很難再擔任政治局常委。「這個文章有警告的意味,就是你如果不改弦易轍的話,後面也許地位就不穩,如果(習當局)已經掌握一些貪腐證據,先做文章,後面有可能會舊帳新帳一起算,貪腐的事情都會爆出來……不光人大賄選的事情、不光香港的事情,我們知道張德江深圳當市委書記的時候,還有深圳航空這個弊端,很多事情可能就會揭發出來。」

評論:香港、遼寧、北韓三大案衝擊張德江仕途

時事評論員韋拓認為,親共媒體此次動作背後一定有背景。張德江作為「人大第一把手」,在香港問題上跟習近平基本上對著幹,沒有張德江和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背後支持,不會出現傘運幾乎開槍的局面,「把香港矛盾激化,實際上是在家門口給習近平難看,造成動亂、動盪,影響習近平在大陸這邊的反腐和整個大的施政進程。張德江表現非常不好。」

韋拓表示,六中全會前夕,近日國內兩件大事直接衝擊張德江仕途,一是遼寧人大賄選案,有400多名遼寧省人大代表被取消資格,「習近平在這個事情上力度非常大,包括輿論、組織結構上來敲打利用這個事情。」他說,賄選在中共各級領導班子內非常普遍,為何單單拿出遼寧來做?「其實是針對江系三個常委,其中張德江也跑不掉,他的前景非常黯淡,不被看好連任(政治局常委)。」

第二件大事是遼寧鴻祥實業董事長馬曉紅等幫助北韓發展核武、被美國司法部起訴一案,牽出與北韓關係密切的中共江派周永康、曾慶紅、劉雲山等人,以及也是遼寧出身、曾在北韓留學的張德江,「跟北韓這邊有比較密切聯繫,包括他本人在金日成大學畢業,這在中共高官裡也是非常少見……馬曉紅的事情,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雖然沒有表面直接的領導。」

他表示,習近平對政治路線圖,不管是輿論熱議的「總統制」、19大常委人選或黨內政改,張德江把持的中共人大確實是很大的障礙,「這個事情不解決,好多事情貫徹不下去」。對此習近平陣營有的是辦法,張德江的政治生命值得密切關注。「這些人都是經不起打的,只要一抓,總有毛病……那麼你還是站在江一邊,本身還是背著血債、黑鍋,早晚要被換將。」

黃金秋也表示,中國很多問題,包括香港問題,都是牽涉全國一盤棋,只有把整個棋子捏碎了,才能夠把問題一個一個解決,「要先把那些頑固的保守派或者是絆腳石搬掉,所以這個過程我們會慢慢的看到,我相信時間也不會很長,應該幾年之內都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