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最受矚目的世紀學院派女畫家 (第500期2016/10/06)

?"
布格羅所繪妻子伊麗莎白的畫像,1879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世紀的女性學院派畫家,其特有的風格很難在當時男性主導的藝術圈中獲得應有的地位與評價,藝評所矚、名聲所依仍多限於其身世或所從師,但也不乏獨立女性獲得認可。

文 _ 卡拉.萊桑德拉.羅斯(Kara Lysandra Ross,藝術復興中心首席營運官,19世紀歐洲繪畫專家)
譯 _ 舒原

最早接納女性的專業院校,是19世紀後半葉的美術學院和畫室學校,有數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規的藝術訓練。

雖然男性畫家仍居藝壇主導,但此間法國和英國都有很多女畫家受到矚目。許多最為成功的女畫家是知名男畫家的親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較獨立的女性獲得藝術界認可。

1. 伊麗莎白.布格羅

提起伊麗莎白.簡.加德納.布格羅(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 1837~1922)的作品,評論家經常指摘其風格太接近她丈夫——赫赫有名的威廉.布格羅(William Bouguereau)。加德納.布格羅在世時就有這樣的批評聲了。當時已聲名鵲起的她,對此的反應則是:「我知道我被批沒能大膽堅持個性,但我寧願作為布格羅最棒的模仿者而出名。」

顯然,加德納.布格羅覺得遭受這樣的批評,即作品太像當時最有人氣的名畫家,要勝過完全沒有迴響。雖然她在繪畫技巧上的確酷似丈夫,但也確有一批令人驚豔且不乏獨特表達的作品,使之具有某種可識別性。


伊麗莎白.簡.加德納.布格羅(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 1837~1922),〈農民的女兒〉(The Farmer’s Daughter),年代不詳,布面油畫,97×170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t Renewal Center)

她題為〈農民的女兒〉的畫作就是一例。像這樣的繪畫,被許多20世紀學者誤認為是有錢人對農民脫離實際的理想化——意在為不給窮人更多援助開脫。由於未像一些自然主義畫家那樣呈現骯髒繁重的農活兒,這些畫作被評論為不夠現實。然而,如若把所有貧農都看成過著苦工日子的髒兮兮的人,也是非常無知無禮。事實上,加德納.布格羅在創作時,是請了一些農民當模特。

現實當中,這幅畫呈現的是生命的喜悅。

「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一位年輕美麗的女子站在農舍雞群中間,她低頭瞥著她的母雞,帶著揶揄的神色,似乎是有意一次只讓金色的穀粒從手指間撒落幾粒。那些稗雞圍攏在有愛心的飼養者身邊,仰望著她,熱切期待著牠們的盛宴;有的還頑皮地看向觀畫者。」

這幅畫提示觀者從簡單的事物中感受愉悅、觀照生活,並且享受生命中的日常。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