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_ 溫嬪容

有一位外國作家訪問了235位老人,問他們生命到了尾聲,最恐懼的是什麼?出乎意外的,大部分的老人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後悔這一生中從沒有好好追求過幸福!

一位84歲的老太太,染著黑色的頭髮,髮根是白色,與滿臉的皺紋很不相稱。看診時帶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滿滿的病情。她的字跡很秀麗,筆鋒算穩,字型沒有顫抖狀,由筆力所透出的勁,推斷她的身體狀況應該還不錯。

她眉頭緊皺的說:「醫生,西醫說我有嚴重的骨質疏鬆,走沒多久就會腰酸,膝蓋酸痛,打過玻尿酸,吃了很多鈣片和維骨力,還是一樣,該怎麼辦?」我說:「老大姐,妳不是骨質疏鬆,骨頭用了80多年了,那只是開了花的骨頭啦!是正常生理狀態,不是病態。老天叫妳別再奔跑,慢慢走,欣賞一下周圍的人事物。」但是她不滿意這樣的答覆。

她緊接著又問:「醫生,我的眼睛很模糊,看字很吃力!怎麼辦?」我說:「老大姐,人生了了,不必看得那麼清楚。老天叫妳看無字天書,看大自然,不要錯過了春花,又錯過了秋月!要反觀自己的內在,問問自己,這輩子有追求過真正的幸福嗎?老天給妳的時間已不多了囉!」她還是不滿意這個回覆。

她的頭腦非常好,把病情的時間、地點、起因、發展過程到現況,描述得一清二楚,有條有理,思路清晰,講了半小時的病情還沒敘述完,已占用了下一位病人預約看診的時間。

於是我告訴她說:「老大姐,妳活得真累!妳只注意身體的枝枝節節,說了這麼多,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妳說的病證,都是人生理變化的自然現象,請面對現實,接受現在的身體現象,服老吧!妳的身體已為妳賣命了84年,而妳一直在嫌棄它們,它們聽了會很傷心哦!」老人家眼巴巴的望著我,有點怪我好像不幫她治病的樣子!

這種老年精神官能症需要的是心藥。我告訴她說:「妳可以糊塗一點嗎?因為糊塗是一個奇妙的境界哦!妳知道嗎?老子發現糊塗的妙用,取名叫無為;莊子發現糊塗的妙用,取名叫逍遙;孔子發現糊塗的妙用,取名叫中庸;如來發現糊塗的妙用,取名叫忘我。如果妳也發現糊塗的妙用,妳就會幸福得一塌糊塗,就能享受到清閒的美妙!白居易到了晚年才醒悟,寫下千古名詩:『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生,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老太太終於笑了起來,不再繼續提病況。

有首詩說得好:「人人盡說清閒好,誰肯逢閒閒此身,不是逢閒閒不得,清閒豈是等閒人?」於是幫她針灸處理,做全身性,調理皮脈肌筋骨的氣血,補精氣神。針百會、四神聰、合谷、內關、曲池、風市、養老、精明、三陰交、足三里、陽陵泉、關元、氣海、大鐘穴。針完老太太神清氣爽的笑著離開。(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