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紐約中國城各界遊行,法輪功學員傳遞三退保平安的訊息。(大紀元)
無標題文件

為了突破中共的網路封鎖,我從2010年起開始針對無敵論,2015年針對紅色滲透,2016年5月針對共產難民,群發中文郵件。坐在科隆市中心的家裡,向遍布全球的華人發送在自由的天空下採擷的思想成果既是自得其樂,也是接受檢驗。我把這些郵件戲稱為「投向紅牆的蛋」,也有人稱之為炮彈。無論它們被叫做什麼,都是我獻給讀者的一片心意。以下是第十五個蛋的主要內容。

反共就是反恐

我慶幸自己能在22歲時留學德國,一晃就快28年了。正是六四屠殺促使我變成反共華人並登上文壇。我拒絕被稱為異議人士,因為我只是熱愛自由,追求真相,呵護善良,捍衛人權。

對我而言,反共就是反對像馬克思那樣無視天理人倫,煽動仇恨,鼓吹暴力,漠視生命。《共產黨宣言》的本質就是號召人們為了爭權奪利,謀財害命,所以,誰讀過《共產黨宣言》,卻申請加入其中,要麼是學識淺薄,要麼是缺乏道德,才會認同強盜邏輯。

在我關注的六四囚徒中有位50後,她已成功逃到澳洲。她在回憶初戀時,透露「文革」中她第一次去拜訪初戀對象,他們談的「首中之首,重中之重,急中之急就是臺灣。一定要把臺灣人民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而那位馬上就要被迫從上海到農村接受變相勞改的男生則送給她一本《共產黨宣言》!僅此一例就足以證明毛共不僅導致少男少女活活打死長輩,而且使無數大陸人被害得失去自我與良知,成為缺乏人性的毛左。

可喜的是這位曾把《共產黨宣言》捧在懷裡的上海女囚已認清共產黨的邪惡,可惜她認為沒有嘗過坐牢的滋味就不該批評紅牢囚徒,這說明她雖然嘗過共產黨的苦頭,但還沒有識破共產黨的苦肉計。既然被批評者自己都以「監獄貴族」自詡,批評者又何必要因為他在坐牢,就不抵制他的無敵謬論呢?而且如果他不坐牢,他又如何能中獎而如願以償實現他「和這個世界耍流氓」的理想呢?

好在無論共產黨玩什麼把戲,都不能阻止中華兒女前仆後繼地反共抗暴。自從發表《無恥的洋人》後,我就有心編撰《中華英烈知多少》。湖南四女傑是我的首選。丁祖曉(1946-1970)與姐姐丁祖霞敢於在毛文革的紅色恐怖中散發傳單,號召群眾起來反對竊國大盜搞個人崇拜,爭取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在她倆被捕後,李啟順(1947-1970)自己刻印《告全縣人民書》,與妹妹李啟才散發,為丁祖曉鳴冤,稱她是「當之無愧的革命先鋒」。丁祖曉臨死不屈,慷慨陳詞:「我始終認為忠應該忠於人民,忠於祖國,忠於真理。不應該忠於哪個人。」

而最早在淪陷區認清中共,提出退黨的可能是王佩英(1915-1970),她也被中共以「現行反革命」之名殘酷殺害。王佩英發現「黨員家豐衣足食。人民生活不堪言。衣食住行真艱難」後,於1965年申請退黨。毛共卻把她當作精神病患迫害,見她拒絕就範,就把她投入紅牢。1970年1月27日,這位養育了七個孩子的母親英勇就義。但願中華兒女不忘這位母親退黨的心願。

無論如何,共產主義就是恐怖主義,早已是自由世界的共識,有機會到美國旅遊的同胞可以去華盛頓參觀第一座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該紀念碑仿製1989年學運時在天安門廣場樹立的民主女神像。美國可能接納的共產難民最多,總之,接納了800萬共產難民的加拿大正在建造世界上第二座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預計2018年竣工。

三退就是自救

我群發郵件,是希望有助被中共剝奪自由與人權的同胞,了解被紅牆封鎖與扭曲的人物與事件,識破五毛鼻祖魯迅及其徒子徒孫用文字營造的騙局。

想到群發郵件,則是因我不能來件必覆,但樂於分享我在自由中上下求索獲得的人生真諦,為大家提供不受匪共與金主操縱的獨立見解,畢竟讀書人就該秉承中華古訓: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以魯迅為首的狂人聽從共產國際的指令發起五四文革,大大地破壞了中華文化,以致中華民國被共產國際顛覆,讓推崇魯迅的毛賊獨攬大權,發動六六文革,但與毛文革同齡的我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證人。

中共把持的大中小學強迫學生使用赤化的殘體字,無不遭受共毒魯害。好在我聽從母命,考取外院,得以從17歲開始學德文,德文對我而言就是通往自由的橋梁。正是到了德國,才有機會學習正體字,閱讀《道德經》等中華經典。連《三字經》等中華啟蒙讀物,我都是到德國後才找來閱讀。

本來我在德國學的是阿倫特等的西方學術成果,可我的心思卻在用德文傳播中華精髓。2002年起,我開始推介與東西方正統文化一脈相承的法輪功。2003年因文友回國被捕,頂替他用中文撰寫反共倒魯系列就成了我的義務,一晃就是13年。在這13年裡,反共抗暴的志士仁人越來越多,所以,我選擇雪中送炭,關注遭到迫害與誹謗的志士仁人,努力圍觀反共陣營的筆戰,為正邪較量留下見證。

在博訊的「徐沛文集」中有我的觀戰心得與各種見證,尤其是三退聲明。從《九評共產黨》在海外引發退黨退團退隊大潮起,一有機會就勸人三退。可惜還有人既不相信三退,也不相信天書:「中國共產黨亡」。其實中共《人民日報》副總編梁衡就曾發表遊記《平塘藏字石記》,當然他只證實巨石上有「中國共產黨」五個大字,而不提比這五個字更大更醒目的「亡」字,不過「藏字石」景區門票的正面上就印著天然渾成的六個大字。質疑者何不去貴州平塘實地考察?

大陸人深受共毒魯害的一個表現就是喪失了信心,而我無意說服誰相信什麼,只想有助讀者辨別真偽,分清善惡,聽從良知。只有心懷善念,尋找真相,才會躲過紅禍。而三退就是唾棄共產邪黨,找回自我,走上正道的第一步。

丙申年中秋節於萊茵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