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9月13日,張贊寧(左起)、常伯陽、余文生、張科科4位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夫婦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震撼人心。(大紀元)

中共迫害法輪功17年來,經海內外學員堅持不懈地向世人講清迫害真相,許多人對法輪功的態度已逐漸從不理解到理解,從同情轉為認同和支持。

迄今,已有數百名中國的正義律師為了捍衛法律正義及真善忍,挺身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

文 _ 俞曉薇

為捍衛正義和「真、善、忍」而辯

9月13日,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和妻子李珊珊一案在天津東麗法院開庭。余文生、張贊寧、常伯陽、張科科四位律師為周向陽夫婦做了題為「為捍衛法律正義和真、善、忍而辯」的無罪辯護。這一份辯護詞,謳歌「真、善、忍」、頌揚法輪功修煉者、聲討邪惡,深刻全面,震撼人心。可以說,它是揭露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控告迫害罪犯的起訴書。


2015年被天津當局非法抓捕並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明慧網)

代表律師首先論證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非法性,指出信仰「真、善、忍」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辯護詞中指出,中共蓄意錯用法條打壓「真、善、忍」信仰和眾多善良守法信眾,是反普世價值,反法治精神,違背天理、公道、人心。巨大的罪惡現實,已涉嫌構成反人類罪。律師們並強調,庭辯的意義不僅在於無罪辯護,更重要的是阻止大陸司法官員進一步參與迫害、共同犯罪。

辯護詞說,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迫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是完全非法的。雖然用法律打壓,但並非依法打壓,而是依政策指令,而這種政策指令又源自黨魁個人的非法意志。「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

律師們還高度評價了法輪功學員在生活中踐行「真、善、忍」的高尚品德:「實踐中,法輪功學員在我們身邊,世界範圍內,在17年遭誣衊打壓的歲月裡,已經向人類真實地展現了他們自己,得到了普遍的接納和讚揚。17年來從來沒有以暴易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這是一種怎樣的捨身救世精神,這是一種怎樣的大慈大悲情懷?所展現出的境界甚至已被看作中華復興,道德回升的希望。定罪這樣的好人,打壓『真、善、忍』信仰,就是無視自己的良知,在摧毀人類的普世價值,毀我道德,毀我美好,毀我希望!」

寫在辯護詞結尾的,是法律界留給歷史的正義宣言:「所謂依法打壓法輪功完全是一個掩蓋犯罪的欺世謊言。面對千萬計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難蒙冤,發生了法治時代恰恰法律被利用來犯罪的現實,此刻為法輪功申辯,也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是在實現法治捍衛人間正義的最高使命!」「我們所做的努力,也是在迎接這一時代即將到來的現實——法律必將回歸正義。」

十年長路 百位律師 千場辯護

郭國汀是中國最早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之一。2004年,郭國汀受理六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件,之後被吊銷律師執照,遭到中共瘋狂的打擊報復。

2004年12月31日,著名律師高智晟向全國人大致公開信,從法律和律師的角度談及法輪功的問題。2005年10月、11月和12月,高智晟先後三次上書中共前高層,揭露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並呼籲當局停止滅絕人性的迫害。


著名律師高智晟曾先後三次上書中共前高層,呼籲當局停止滅絕人性的迫害。圖為高智晟2016出版的新書。(大紀元)

之後,有數百名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維護人間正義。在上千場無罪辯護中,律師們從法律、信仰、法輪功真相等角度,有理有據有力地全面論證了: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拘禁、勞教、判刑等行為都是違反中國的憲法和法律的。他們的辯護陳詞,令公訴人無言以對,令法官理屈詞窮,令中共極度恐慌。

在中共統治下,法律形同虛設,法律條文被當權者肆意玩弄、用來維持專制統治、欺壓人民。因此,維護人權,步履維艱。高智晟、郭國汀、王永航、唐吉田、江天勇、朱宇飆、金光鴻、王宇、王全璋、韋光月、李和平、程海等許多律師都遭受了中共的迫害和打壓。他們經歷了被吊銷律師執照、被綁架、判刑、監禁、拘押、被限制出境等種種非法和不公的對待,有些律師甚至受到酷刑折磨。中共對維權律師的迫害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也充分說明大陸的法律和人權的可悲現狀。

2007年,河北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案開庭,北京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鄔宏威、滕彪等六名律師出庭做無罪辯護,並發表了連署的〈憲法至上、信仰無罪〉的辯護意見。律師們從憲法、立法、司法等各層面,系統全面地闡述了「王博、王新忠、劉淑芹踐行憲法權利無罪,堅持信仰無罪,傳播信仰無罪,宣講自己的苦難遭遇及澄清事實無罪!」

2008年,大連的王永航律師發表致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指出以刑法「300條」強加法輪功學員罪名違法違憲,要求釋放自1999年以來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2009年6月16日,王永航為大連法輪功學員叢日旭做無罪辯護,隨即被祕密綁架、被劫持至大連看守所,遭受灌食等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七年,2016年7月3日出獄。

2014年3月20日,律師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張俊杰及一些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等30多人第3次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要求立即釋放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3月21日早,近二十個警察強行闖入酒店,綁架了四位律師和七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當天,大陸人權律師團發出嚴正聲明,要求當局立即釋放被關押的律師和法輪功學員,並依法取締「法制教育基地」黑監獄。網路上一天之內就有102位律師及346位公民連署支持。3月23日,農墾建三江管理局就匯集了全國各地律師及正義人士一百多名,抗議黑龍江農墾當局無法無天的暴行。還有不少律師在全國各地申請遊行示威,抗議建三江當局踐踏人權、踐踏法律的罪惡行徑。這便是著名的「建三江」事件。

中國著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在為江蘇鎮江法輪功學員陸秀軍做無罪辯護時,當庭指控江澤民迫害有罪:「沒有經過全國人大的認證,江澤民單方面表態對法輪功進行認定和鎮壓,這才是『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巨大犯罪!」

在紅色恐怖下,在上級明令「不能為法輪功辯護」的高壓下,上百位律師毅然履行法律人的道義職責,不顧個人安危,無懼酷刑和打壓。強大的動力由何而來?

有著「中國良心」之稱的高智晟曾表示:「我們在國家、民族和整個人民面臨公開的迫害和持續災難的時候,我們是需要有人站出來說話的。」

謝燕益律師曾說,面對法輪功學員這個遭受人權災難最為深重的群體,律師出面為他們辯護和維權,是律師在這一歷史時期應盡的責任和擔當。李和平律師認為,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是對全人類良知的挑戰,是濫用公權力的行為。北京維權律師梁小軍說:「我覺得我應該去做,對一些人要有交代,或者說對自己要有一些交代,這個責任我要承擔。」張贊寧認為,作為一名律師,出於職業素質,也應該要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否則就是「律師的失職」。

唐吉田說:「我們需要那些高檔寫字樓裡的律師去為這個社會最需要法律、最需要幫助的人服務。如果說律師不能為這些人服務,那這個職業就有名無實了,因為這個職業最早就是為了平衡政府膨脹的權力,對於相對弱小、個體的私人權利的剝奪的維護。」「我在這當中,我也找到了我活在這個世上的價值和意義。」

彭永峰律師曾在大陸為法輪功學員做過無罪辯護,他說:「我深知在今天的中國大陸為他們提供法律幫助是多麼的艱難。因為今天中共統治下的大陸,根本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法治可言,法律只是中共利益集團的遮羞布和擋箭牌,是鎮壓信仰人士和一切異己的血腥工具。但是我知道,儘管這樣,越來越多明白了真相的律師們已經、和正在參與到維護人權和法治的行列中來。」


國際上越來越關注中共系統性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AFP)

在法庭內外,在辯護的過程中,大陸的律師們目睹了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最殘酷迫害和最不公的對待。他們為法輪功學員的真誠、慈悲和堅定所感動,從而更深的理解到,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講真相以及真相的內涵。當同樣的迫害加諸己身時,他們更認清了中共的本質,意識到必須從根本上否定迫害。

高智晟讚揚法輪功學員:「我們是在和一些聖賢(法輪功學員)打交道,她們的不屈的精神,高貴的人格及對施暴者的寬恕襟懷是我們今天中國的希望所依,也是我們堅強下去的理由所在!」

金光鴻律師表示,法輪功學員於亂世中傳真相,讓人們看到了真理,看到了希望。「在嚴酷的迫害形勢下,法輪功學員堅韌不屈,不顧個人的安危,持之以恆的講真相,他們的大善大忍,讓世人都看在眼裡,他們的行動本身,就感動了人,成為世人的榜樣。」

2015年7月11日,郭國汀在加拿大寄出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訴狀。郭國汀說:「事實證明,我是善意的,對中共當局任何善意的推測或期望,全部都是空的,一種幻想。因為中共政權它的本質,我是一直到我自己被抓,被非法軟禁,然後我才徹底醒悟過來。」郭國汀認為,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光是江澤民的妒忌變態心理所致,也是因為有中共極權專制暴政體制的溫床使然。


2016年5月13日,第17屆法輪大法日,紐約上萬人遊行呼籲徹底結束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馬有志/大紀元)

金光鴻律師認為今天的中共被解體是必然的:「今天的中共已經是四面楚歌了,它不倒也得倒了。」金光鴻強調,「人要有善念。」眾生的未來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的覺醒,在於聽到真相後的正確選擇。

唐吉田表示:「我們就是要拆掉它迫害的每一個零件,從本質上就不承認它,對它所有的迫害,我們都要去揭露。」

江天勇律師說:「不過它越打壓,也就讓我們越認識到,這一套機制只要在,它就是一個懲善揚惡的世道,大家就沒辦法正常做人,這一切必須改變,必須結束!」


為法輪功修煉者做無罪辯護已成潮流,而普通民眾以簽名、按手印等形式聲援營救法輪功學員的事件也此起彼伏,突顯強大的民意。(明慧網)

真相廣傳 民心覺醒

時至今日,為法輪功修煉者做無罪辯護已成潮流。大陸維權律師的義舉匯入民間的和平維權大潮,令世界見證了中國民眾的覺醒和勇氣。海內外各界聲援法輪功、聲援維權律師的正義之聲日益高漲,這種形勢的變化和千百萬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的努力緊密相聯。

為周向陽夫婦辯護的四位律師在辯護詞中提到:「他們十幾年的不懈講真相中,也使國內的民眾明白,他們的純正、他們的美好,民眾聲援他們的紅手印事件此伏彼起,規模範圍之大,也令人讚歎,這其中就包括了我們的當事人,他們獲得了河北地區民眾近7600人的簽名手印支持。這也是法輪功學員真正實踐著『真、善、忍』理所當然得到的回應。」

今年9月13日,天津周向陽案的現場知情人表示,「這次庭審最大的不一樣就是讓律師或當事人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據悉,非法庭審開始時,法官一直打斷辯護陳述,經張贊寧等律師持續反對後,法官才在宣布休庭10分鐘、恢復庭審後,停止了打斷發言的舉動。

天象的變化,對應著世間的因果報應、政局時勢。那些曾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犯、從犯、凶手,紛紛從官位上被拉下馬。昔日官場惡虎,今朝法網囚徒。謝燕益律師曾當庭正告執法者:「你們現在不被追究,不代表你們將來不被追究!」慘烈的迫害,挑戰道德底線。怎能容忍麻木默許、助紂為虐?順天從善,還是逆天行惡,是每一個生命的決定性選擇。

十餘年來,上百名大陸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奔波申訴的勇敢行為,令人感佩起敬,將永載史冊。每一份無罪辯護詞,都刻下了珍貴的紀錄;每一位挺身而出的律師,歲月會記住那個名字。真相,深入人心。善的力量,匯聚壯大。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認識到:只有解體中共,中國律師才會擁有真正的法律地位,中國公民才能享有真正的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