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FP)

知情人士獲悉,本屆六中全會期間, 習近平將拿出震撼性、震懾性的「真傢伙」。

據說習近平將有三大重拳。

第一、修訂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試行)》, 要將這頒布多年的「無牙老虎」修訂為實牙實齒、百官敬畏的斬貪鋼鍘;

第二、確立「習核心」地位,根治「政令不出中南海」痼疾;

第三、鐵腕清洗「準野心家、準陰謀家」,以及離心離德的異己, 從中央到地方全方位壯大「習家軍」陣容。

假如習近平真的在六中全會上動真傢伙, 那最害怕的就是曾慶紅這個「鐵帽子王」, 以及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了。

《新紀元》兩年前就預言他們三人會被習清洗。

當然,還有「中共貪腐總後臺」江澤民。

這五人就是江派的總代表。

文 _ 王淨文

六中全會習要動震撼性真傢伙

10月24日即將召開的中共18屆六中全會,對習近平掌控19大來說,是關鍵性一步,為此,習陣營早就開始布署。《新紀元》周刊在8月初出刊的492期封面故事分析報導〈六中全會由虛變實,發動基層「鬧革命」〉,臺灣政治學者明居正教授受訪指出,歷屆中共六中全會大多是務虛的,談些「黨建」方面的理論話題,很少涉及具體政策的落實,但這次習近平提出的六中全會兩大主題,一個是黨內政治生活準則,一個是監督條例,結合此前公布的問責制、三督三察,這些新規定彼此呼應,「就讓六中全會提出的兩條規矩變成了兩道鋼鞭,直接抽在問題官員身上。」

文章分析了習近平能在7月底就宣布六中全會召開時間和議題,這表明習已全方位掌控軍隊、武警及官場,習要集中力量解決江派人馬中針對習搞政變的「野心家、陰謀家」,將「打虎」目標指向江澤民及現任江派三常委。方式上不光要體制內的監督,還要發動普通黨員的集體力量來推翻腐敗分子,藉以踏出體制變革的步伐。


江派三常委張高麗、劉雲山、張德江不斷與習近平作對,嚴重阻礙習當局執政。分析指,六中全會可能「由虛變實」,將針對江派三常委。(新紀元合成圖)

兩個月後,《前哨》雜誌引述一位來自北京體制內的消息人士預測,本屆六中全會將一反「務虛」的慣例,變成習中央的生死存亡之戰,也是習中央挽救民心的關鍵機會。

知情人士稱,隨著習當局反腐行動的深入開展,貪腐窩案、塌方式腐敗連連曝光,無情扯爛中共「偉光正」旗幟,更讓中宣部「貪官僅占0.5%」的瞎話淪為笑話。同時也加劇了民眾對中共「無官不貪」現狀的不滿。

對此,知情人士獲悉,本屆六中全會期間,習近平將拿出震撼性、震懾性的「真傢伙」。

據說習近平將有三大重拳。第一、修訂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試行)》,要將這頒布多年的「無牙老虎」修訂為實牙實齒、百官敬畏的斬貪鋼鍘;第二、確立「習核心」地位,根治「政令不出中南海」痼疾;第三、鐵腕清洗「準野心家、準陰謀家」,以及離心離德的異己,從中央到地方全方位壯大「習家軍」陣容。


據傳,六中全會習近平將祭出重拳之一是清洗「野心家」、「陰謀家」。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等中共高官們,應是必走的一步。(AFP)

那麼,到底習近平的「真傢伙」是什麼?怎麼動?誰是準野心家、準陰謀家?以下從各方面逐一分析。

「野心家、陰謀家」直指江、曾


目前,上述知情人士爆出的習近平將祭出三大重拳中的第一條:修訂《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習當局已對外公布;第二條的「習核心」,中共地方高層曾在今年初已大量表態向「習核心」效忠或「看齊」;第三條的清洗「野心家」、「陰謀家」,習近平曾在今年年初的中紀委六次、五次全會上都有提及。

今年5月,中共官媒全文刊發了全文長達1.5萬字的習近平在中紀委六次全會上的講話。習再次強調,中共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對此不能「投鼠忌器,罔顧左右而言他,採取鴕鳥政策」,「如果不除惡務盡,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死灰復燃、捲土重來」等。

習近平又一次點名了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和蘇榮六件大案,還提到一些中共官員「政治野心不小」、「搞非組織活動」、「搞小山頭、拉小圈子」、對當局的政策「陽奉陰違,為實現個人政治野心而不擇手段」等。

中共最高法院、官媒也都曾點名周永康、薄熙來等人踐踏中共法治,「搞非組織政治活動」;陸媒還曾稱,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結成了政治同盟,互相串聯、並聯,幾乎達到「遮天蔽日」的地步。

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被公認是落馬的周永康、郭伯雄、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人的後臺老闆。他們都維繫在「老闆」(江澤民)或者「老闆」代理人(曾慶紅)的權力周圍。

習近平上任後,江還想繼續成為習近平的「太上皇」,甚至江派人馬企圖讓薄熙來等人取代習近平的職位,導致「習江鬥」公開化、激烈化。而江派針對習近平的攪局,外界認為大多都是江的「狗頭軍師」曾慶紅出的主意,曾也被認為是中共「黨內野心家」。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習近平在中紀委全會上再次重申「除惡務盡」中「惡」的根源就是江澤民,當今亂象層出不窮,基本上是在江澤民十多年腐敗治國下形成和加劇的,尤其是藉由鎮壓法輪功將全民拉入了善惡不分、金錢至上的危險境地。

他表示,在習近平執政這三年多來,正是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人一再興風作浪,一有風吹草動,就捲土重來。習近平要想「除惡務盡」,拿下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中共高官們,應是必走的一步。

新監督條例 重點監督高層

回頭我們再來看看官方是如何預告六中全會的。

9月2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確定中共18屆六中全會於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開。六中全會的主要研究議題是:全面從嚴治黨問題,《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以及修訂《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

《條例》是2003年底頒布施行的,在今年7月26日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曾提到其與「新實踐要求不相適應的問題」顯現出來,因此需要修訂。修訂的重點是強調監督的重點對象是「黨的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特別是各級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也就是說,這個「新形勢」就是重點瞄準「大老虎」,而不只是下面的「蒼蠅和螞蟻」。

會上習近平當局自曝中共面臨七大問題,並罕見公開談論中共亡黨危機,施壓中共各級官場加強清洗力度。這與近期習當局引爆「遼寧幫」賄選案相呼應,在中共各級官場換屆之際,習陣營布局人事的同時,將進一步清洗江派窩點的殘餘勢力,由上而下鞏固各級權力基礎。

會議還強調,「強化自上而下的組織監督,改進自下而上的民主監督,發揮同級相互監督作用。」「黨內監督沒有禁區、沒有例外。」這與此前反腐沒有「鐵帽子王」、「上不封頂」等強硬信號一脈相承;不僅意味著監督目標包括現任常委級別高官,也再度影射「終極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等人。

此前,習近平多次提及全面從嚴治黨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這次會議點明要求政治局委員帶頭落實,再度表明習近平的重點目標在於政治局委員及以上級別高官。

《準則》中值得注意五點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把《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歸納為以下五點:

一、對中共領導人的限制進一步明確。《條例》稱,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無原則的歌功頌德。不許用剝削階級的阿諛之詞稱頌無產階級的領導人,不許歪曲歷史和捏造事實來宣揚領導人的功績。禁止給領導人祝壽、送禮、發致敬函電,等等。

在中共領導人中,江澤民的「二奸二假」歷史官場皆知,「二奸」即指其出身於漢奸家庭,並曾參加過日偽特務特訓班,但中共建政後,卻打著其養父江上青的招牌,攀上了高位;此外,他還曾是蘇聯的間諜。然而,在江當上中共黨魁後,中共當局罔顧並歪曲歷史,達到美化江的目的。這條限制焉知不在暗示江?


江澤民的「二奸二假」身分中共官場人盡皆知,然而,在江當上中共黨魁後,中共當局罔顧歷史,姑息養奸。如今習當局推出限制條例焉知不在暗示江?(新紀元合成圖)

二、反對派性,絕不允許中共黨員「參加反對黨的祕密組織和祕密活動」。

這幾年來,中共的「團團伙伙」不斷被曝光,令計劃的「山西會」,徐才厚的「東北幫」,郭伯雄的「西北幫」,周永康的「石油幫」……一個個團伙被起底。然而,與習陣營對抗的最大的江派雖然早已浮出水面,但卻一直沒有被明確點出,而他們的祕密活動迄今仍在繼續。《準則》中的這一條應該就是對江派以及追隨者的緊箍咒。

三、提出「黨內鬥爭,不許實行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嚴禁所謂揪鬥,嚴禁人身侮辱和人身迫害,嚴禁誘供逼供」,「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株連無辜的家屬和親友」。

除了毛時期,江澤民時期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曾經有不少中共黨員修煉法輪功或支持法輪功,但他們在江澤民1999年掀起迫害狂濤後,不僅失去了公職,而且被非法刑訊,非法判刑,非法關在監獄裡,家屬和親友也被誅連,不能合法工作、上學。知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周曉輝認為,此內容的出爐應該是對江時期政策的糾正,這與不久前中辦祕密分發的一個要求對法輪功學員和親屬受到的不公正對待要逐漸「解脫」的文件相吻合。

四、《準則》還稱「建國以來的冤案、假案、錯案,不管是哪一級組織、哪一個領導人定的和批的,都要實事求是地糾正過來,一切不實之詞必須推倒。」

中共建政以來,大小冤案無數,毛時代的且不說,近三十年就有鄧小平定下的「六四」、江澤民炮製的誣衊法輪功這樣的大冤案,以及內蒙古呼格案、河北聶樹斌案、北京的雷洋案,等等,諸多不實之詞已毒害不少中國人,而其中屈死的究竟有多少,迄今我們都無法確知。

出臺此《準則》,是否昭示著現當局有勇氣將「六四」及「法輪功」這兩大冤案昭雪?是否在為未來布局埋伏筆?


中共建政以來,大小冤案無數。習當局出臺《準則》,是否昭示著現當局有勇氣將「六四」(上)及「法輪功」(下)這兩大冤案昭雪?(大紀元資料室)

五、強調黨內「不容許有不受黨紀國法約束或凌駕於黨組織之上的特殊黨員」,「絕不允許共產黨員利用職權謀取私利」。

周曉輝認為,如果現當局如前所言,有勇氣將兩大冤案昭雪,那麼冤案的參與者和始作俑者江澤民就不能有任何特殊地位可言,就不能不受黨紀國法約束。有了此規定,江和其追隨者自此無處可逃。

四名落馬中央委員待處理


按照中共全會的慣例,六中全會也將處理落馬的中共中央委員,並相應增補同等數量的新人。

習近平上任以來,已有10名中央委員落馬:他們是國資委主任蔣潔敏,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成都軍區副司令員楊金山,中共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福建省長蘇樹林,中共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空軍前政委田修思,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目前仍有蘇樹林、王珉、田修思、黃興國四名中央委員有待處理。

除王珉今年8月已被開除中共黨籍、公職處分,有待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予以追認外,其他三人還都在進一步調查中。其中,田修思今年7月落馬,黃興國9月落馬,而蘇樹林落馬已近一年。

假如在剩下的20多天裡,蘇樹林、田修思、黃興國三人也都被開除黨籍,若這四人在六中全會上確認被開除黨籍,那排名靠前的四名中央候補委員:趙憲庚、咸輝、莫建成、崔波將順勢替補,成為中央委員。

十名落馬中央委員全是江派人馬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落馬的這10名中央委員,都是清一色的江派人馬。

其中李東生是江澤民、周永康的心腹,曾長期任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副主任、主任;蔣潔敏、楊棟梁、蘇樹林是江派大員周永康的「石油幫」主要成員;周本順是周永康「祕書幫」、「政法幫」主要成員,他涉嫌參與江派兩次針對習近平的政變;王珉是江派「遼寧幫」、「江蘇幫」主要成員。

田修思涉嫌郭伯雄、徐才厚案,涉嫌向郭、徐賣官;他也被指是「河南幫」核心人物,而「河南幫」幫主是跟隨江澤民20多年的大祕、現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賈廷安;楊金山涉嫌參與了薄熙來、周永康的政變;令計劃被指是江派安插到胡錦濤身邊的人馬,他與薄熙來、周永康等人結成了政治同盟,涉嫌參與了政變。

而剛剛落馬的黃興國被指是巴結、投靠江澤民而迅速發跡,黃興國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黃興國2003年出任天津副市委書記、副市長這一重要職位,被指是江澤民下臺前有意的布局。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非常密切,是張高麗離開天津後的代言人。

31省落馬「首虎」剩4人還未公訴

18大後,大陸31個省份均有「大老虎」落馬。其中,最早的是2012年12月6日落馬的四川省委前副書記李春城;最晚的是2015年11月11日落馬的北京市委前副書記呂錫文。


18大後,大陸31個省份均有「大老虎」落馬。(大紀元)

六中全會前,西藏「首虎」樂大克被提起公訴,至此,大陸31個省份的「首虎」中,僅有4人未進入公訴階段。這4人是北京「首虎」呂錫文、上海「首虎」艾寶俊、吉林「首虎」谷春立,以及寧夏「首虎」白雪山。

在已被提起公訴的「首虎」中,絕大多數已經受審。除樂大克外,處在公訴階段尚未受審的只有天津市政協前副主席、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而這兩人都與曾慶紅密切相關。

時政評論員張東園表示,盤點大陸31省份「首虎」的身分和背景、從政經歷,可以發現有兩個大的共同特徵。第一,他們幾乎都是屬於江澤民集團的人馬;第二,他們幾乎都追隨江澤民,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大量江派迫害法輪功的官員落馬,其實是他們違背天理遭到的報應,是善惡有報的結果。

同樣的結果發生在直接迫害法輪功的司法部門,習當局近兩年多清洗三萬名公檢法官員。

據中共國新辦在9月12日發布的《中國司法領域人權保障的新進展》白皮書顯示,自2014年7月以來,已有三萬多名公檢法人員被開除或責令自動離職,其中公安管理層被清洗1萬2200多人,檢察系統被清洗7700多人,法院系統被清洗1萬2100多人。

王岐山出強招
逼中央委員公布財產

習陣營反腐有了這些成果之後,就有實力處理更大問題了。

據《動向》雜誌2016年9月號報導,8月28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生活會,因爭議激烈而罕見長達8小時。

報導透露,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辦主任栗戰書等22名中央委員及12名中央候補委員,聯署提出了《關於第19屆中央委員準候選人、中央候補委員準候選人在19大召開前期公開公示個人、配偶財產,直系親屬工作,經濟來源、國籍及境外國外居留權狀況》、《關於本屆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及中紀委委員在18屆六中全會上公開公示個人、配偶財產,直系親屬工作、學習狀況,有否持外國國籍、居留權狀況》的議案。

這等於是逼現任三個江派常委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以及中央委員中的江派人馬,公布其家庭財產。目前中共18屆中央委員有200多名、候補委員170多名。加起來一共近400人。這400人基本占了中國最富裕的頂級階層的絕大多數。

據說王岐山為了強力推行這一財產調查,還特意立下軍令狀,要求中共黨政國家機關、部門公職人員,最遲要在最後警示後,「無條件、無任何藉口公開公示本人及配偶的經濟狀況,直系親屬的財產、國籍、外國居留權的情況,不辦理好一律不能晉升、提拔,一律不辦理退休手續。」王岐山強調,要在10月召開的六中全會前後執行,最遲在明年七中全會前落實。

王岐山對江派大佬
發出「最後通牒」

據《動向》雜誌2016年8月號披露,今年7月26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決定於10月在京舉行18屆六中全會。會後,政治局常委會作出決定,由王岐山出面分別約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李長春以及賀國強。

王岐山在約談時指出,政治局常委、委員以及已退離休的政治局常委,必須高標準遵守、執行相關紀律、規矩和政策。王岐山對曾慶紅、李長春等人明確提出四點必須申報並接受監督審查的內容:

一、申報個人、配偶和子女直系親屬財產及財產來源;二、子女和直系親屬在境外、外國有否居留權或外國國籍情況;三、子女和直系親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包括公司企業、債券、物業等情況;四、在境外、外國外資企業擔任高管或在其名下隸屬公司任高職的情況。

王岐山在約談中亮出底牌,明言這是本屆中紀委的工作重心,是一塊啃了近四年並一定要在本屆任期內啃下的「硬骨頭」。王岐山甚至坦然放話稱,如果這個硬骨頭啃不下,反腐工作將遭遇重大挫折甚至夭折,這是自己不敢承擔的「罪責」。

言外之意,王岐山是志在必得。其實江派人馬的貪腐情況,王岐山早就心裡有底。這些年反腐抓來的各級貪官的行賄受賄舉報,加上「巴拿馬文件」曝光的一些材料,很多都指向曾慶紅、李長春和賀國強等人。

習近平、王岐山這次藉公布財產向江派大員逼宮,一是真的要拿下一些人,二是讓這些人閉嘴、讓路,不要再阻撓習的改革,兩種目的都有。從王岐山的這番話來看,很可能習陣營要藉六中全會要求的公布財產,狠狠打擊江派:凡是那些財產超過正常合理範圍的,都得去投案自首,否則嚴懲不貸。


習陣營要藉六中全會要求中共官員公布財產,狠狠打擊江派:凡是那些財產超過正常合理範圍的,都得去投案自首,否則嚴懲不貸。(AFP)

江派多次反對申報制

「官員財產公開」這一被全世界認為是行之有效的防止官員腐敗的手段,但在中國長期遭遇到強大的阻力。早在1994年就被列入立法規劃的《財產收入申報法》,歷經20年未能進入實際立法程式。

胡溫時期的2010年5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要求副處級以上官員每年如實向組織報告婚姻、出國(境)、收入、房產、投資、配偶子女從業等14個方面的個人有關事項。

習近平上臺後,更是竭力推動此事。據中共官媒2016年1月25日報導,2015年,因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等問題被取消提拔資格的副處級以上官員有3900多人,被調離崗位、改任非領導職務、免職、降職等處理的124人,因抽查核實發現問題受到處分者160人。

然而在中共高層,「官員公布財產」卻成了行不通的事。

2014年8月15日,習近平讓李克強的國務院公布《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試圖嘗試官員財產公開制度,但遭到既得利益集團阻撓而遲遲未能推行。據港媒報導,在中共18屆政治局常委中,張高麗抗拒財產申報。

外媒曾報導說,中共18屆七常委要公布財產的消息傳出後,有前任政治局常委強烈反對,並有人誓言,如果七常委公布財產,就讓他們難堪,最終讓他們下臺。

這些反對者就是江派新老常委曾慶紅、周永康、張德江和張高麗等。

曾慶紅四次謊報財產

《新紀元》此前報導過,中共18大閉幕,曾慶紅在老幹部生活會上說:「我個人對財產、國籍等公開申報制沒意見,但要考慮採取黨紀、立法執行申報制會引發黨內、社會上大混亂、大動盪、大字報、網路大批判,誰能承擔。」曾以此作為藉口,威脅「申報制」。

曾慶紅曾四次申報家屬財產不實。據中共有關部門最新的不完全統計,曾家境內、境外財產,包括香港、澳門以及澳洲、新西蘭、英國等地財產、資金,超過200億元人民幣。

但這還是大大縮水後的數據,僅僅在山東魯能案上,曾慶紅之子曾偉就侵吞了700億人民幣,在澳洲購置千萬美元的豪宅。曾慶紅兒媳蔣梅與哈爾濱仁和房地產老闆戴永革相互勾結,大搞非法集資洗錢活動,掠奪和轉移贓款超過千億之多。


曾慶紅曾四次申報家屬財產不實。據不完全統計,曾家財產超過200億人民幣。然而,僅在山東魯能案上,其子曾偉就侵吞了700億人民幣,在澳洲購置千萬美元的豪宅。(大紀元合成圖)

面對財產申報,曾慶紅成了害怕六中全會的第一人。第二個害怕六中全會的就數劉雲山了。

王岐山從劉雲山手中分權


就在習近平宣布六中全會時間的前一天,9月26日,新華社報導說,應蒙古、希臘、匈牙利等左派聯盟的邀請,「劉雲山將於10月1日至7日率中共代表團對上述三國進行正式訪問」。這本是籌備六中全會這個「黨務工作」最重要的日子,劉雲山卻被支開靠邊站,被剝奪發言權了。

這看似偶然的安排,卻是中辦主任栗戰書的有意安排。

中共六中全會主題是「從嚴治黨」,並將審議《準則》和《條例》。有分析認為,《準則》應是由主管黨務的劉雲山主導,主管黨務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的權力,不斷被王岐山削弱。而在六中全會的最後籌備期間,劉雲山將外訪一周,也顯示其角色並沒那麼吃重。


在六中全會的最後籌備期間,主管中共黨務的劉雲山將外訪一周,顯示其角色並沒那麼吃重,且被剝奪發言權了。(Getty Images)

外界也看出了這個異常。9月29日,港媒《明報》刊登孫嘉業的評論文章稱,《政治生活準則》應是由主管黨務的劉雲山主導,而修訂《監督條例》的主導者則是王岐山。按理說這時劉雲山是一定要參加這個準則的起草、修改、審理過程,這時他的出國,只能說明劉雲山在修訂《政治生活準則》的角色並沒那麼吃重。

與劉雲山的邊緣化相反的是王岐山到處唱主角。

王岐山主掌中紀委後,多番強調中紀委的職能不限於查案、抓貪官,而是要重在建章立規。近四年來,王岐山主導下訂立或修訂了《紀律處分條例》、《廉潔自律準則》、《問責條例》、《巡視工作條例》等,而六中全會將審議的《黨內監督條例》,更被視為確保中共執政的重要法規。

同時,中紀委還打破了中共以往的「鐵規矩」,成立了中紀委宣傳部。在反貪腐方面,中紀委從中宣部手裡拿下了相當大的消息公布權、稿件審查權。這也顯示劉的權力不斷被削弱。

8月底劉雲山遭聯名彈劾


更讓劉雲山膽寒的是中南海有關他的決議。據《動向》雜誌2016年9月號披露,在今年8月28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生活會上,由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馬凱,及政治局委員孟建柱等13名中央委員提交了「關於劉雲山擔任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中央精神文明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兼文明辦主任等職務十年時期嚴重過失、瀆職的問題」的聯署議案。

文章透露稱,馬凱、孟建柱等人在聯署中,指劉雲山存在嚴重過失、瀆職的問題,而且還「陽奉陰違搞自己的一套」,對中國大陸道德、文明、精神墮落激化的現狀不但不反思,反而辯稱「一切是按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決議執行遵守的。」

馬、孟等人還在聯署議案中透露,劉雲山曾經下過指令,要求在國家、黨政機關會議室、禮堂懸掛毛澤東、鄧小平和習近平的肖像,讓中共中央黨校設立習近平理論思想體系研究室,提出要由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習近平語錄本,興建習仲勛紀念館等等,都被政治局常委否決。

《新紀元》此前報導了王岐山、劉雲山「兩山爭鋒」的事,還出版了新書:《劉雲山參與三次政變》。從18大後「不收手」到搞政變的「準野心家、陰謀家」,劉雲山正好符合習陣營重點打擊的攔路虎要素。

從2013年新年致辭開始,劉雲山不但多次封鎖、曲解習近平的講話稿,還公開否定「依法治國」,宣戰四常委,羞辱習家人,並不斷把習包裝成「毛左」,在搞出「2016春晚」,「東方又紅」等個人崇拜的同時,劉雲山還捲入了逼習辭職的公開信事件。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還參與了2015年股災的製造。

2015年6月習近平就公開強調官員「能上能下」,一年後五名政治局委員聯名彈劾劉雲山。《新紀元》預測,「中共歷史上第一位現任常委落馬很快就會出現了。」

從目前局勢來看,劉雲山在六中全會上公開被批被貶的可能性非常大,劉雲山成了第二個害怕全會召開的人。

本書是暢銷書《政治局三常委面臨清洗》的續集。

在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中,江澤民安插的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這江派三常委,經常給習近平的改革橫加阻撓,習對此非常不滿。三人中,經常公開跳出來與習近平大唱反調的,劉雲山算是頭一個。

香港《成報》奉命批張德江

一向親共、按照北京意圖辦報的香港《成報》,在六中全會前夕,做出了與其以往報導觀點截然相反的一系列文章,痛罵張德江。外界覺得難以理解,不過《新紀元》從北京獲悉,《成報》是在「奉旨行事」。

9月28日雨傘運動兩周年之際,《成報》繼早前多次抨擊特首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之後,再在頭版以大幅標題批評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亂港,指「8.31」決議錯估民情錯定策略,直接導致港人爭取真普選的長達79天的占領金鐘、旺角和銅鑼灣的雨傘運動。


2016年9月28日雨傘運動兩周年,香港《成報》頭版點名猛批張德江。(成報截圖)

文章強烈批評梁振英和張曉明把警隊推到臺前,用執法來解決政治問題。而在占領初期,梁振英多次公開或私下釋放「武力清場」信息,甚至暗示北京可能出動駐港解放軍,擬在香港製造一場「六四」流血鎮壓事件。

文章披露,在主導香港事務的京官中,有人不斷提出「出動解放軍」、「武力清場」等建議,請示習近平執行。由於當時已有不少民情報告透過不同管道直接上報中央最核心,據悉後來習近平曾下達不准開槍鎮壓及武力清場的清晰指示。

這也印證了《新紀元》周刊兩年前的報導〈雨傘運動升級 香港成了中共兩派爭奪的戰場〉(第398期2014/10/09)。江派想藉雨傘運動搞出第二個「六四」,從而趁機把習近平趕下臺。而習否定了張德江提出的武力鎮壓。

9月29日,《成報》又在頭版發表了〈張德江禍港13年 從隱瞞沙士疫症至毀港普選夢〉的評論,重提張2003年任廣東省委書記時,曾下令封鎖和隱瞞薩斯(SARS)疫情,用強硬手段壓制揭露疫情的媒體,使得疫症從廣東擴散至香港,釀成全國甚至全球恐慌。

文章還指張德江是香港「災星」,「禍港13年」,要解決香港政治及民生亂局,必須「叫停」幕後操盤人,而港人最希望中央送的「大禮」,就是剷除包括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特首梁振英在內的「亂港四人幫」,斬掉他們的利益團伙,還社會公平競爭,重拾公義,港人才可重享安寧,安心謀發展。

「張德江禍港13年」,北京藉港媒發出這樣的評語,無疑令張德江膽寒:他也怕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上藉「問責制」來懲罰他。


香港《成報》9月29日頭版再次點名批張德江禍港。(成報截圖)

10月3日《成報》繼續點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包庇中共現任常委張德江,並指張德江兼管港澳事務,把涉貪陋習引入香港。因利益交換地點不在香港,廉政公署(ICAC)也束手無策,幸好王岐山主掌的中紀委有一把尚方寶劍,可對「西環」(中聯辦)一劍封喉。


2016年10月3日香港《成報》第三次在頭版點名批張德江。(成報截圖)

10月4日《成報》第四次在頭版點名批評張德江,指他倚仗江澤民,用黑惡勢力治理廣東,在2005年廣東汕尾事件中,製造「六四」以來最大血案。文章稱張德江為「攬屎棍」,從胡、溫主政到習近平執政,他一直攪局,「期望中紀委的『虎頭鍘』把這些利益團伙正法。」


2016年10月4日香港《成報》第四次在頭版點名批張德江。(成報截圖)

黃興國落馬 張高麗芒刺在背

前面幾期中,《新紀元》報導了天津代書記、市長黃興國落馬內幕。據說,黃興國是被戴相龍女婿車峰、「私募一哥」徐翔及江派常委張高麗的「城建女總管」等人舉報而落馬。

據《爭鳴》10月號報導,9月10日傍晚,黃興國在市委書記辦公室被中紀委宣布「雙規」審查並隨後帶走,黃在「雙規」通知書上簽名時說:「我早知有今天的結局」。帶隊執行此次任務的中紀委常委江必新對黃說:「通知家屬今晚有事,回不了家。」黃回答稱:「謝謝,不用了。」

報導稱,黃興國是典型帶病晉升的高官之一,官場腐敗時間長達22年。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密切。2007年12月,黃升任天津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僅一個月後,於2008年1月轉為市委副書記、市長。時任市委書記的張高麗,與黃在官場內外相互抬舉吹捧。

張高麗在2012年11月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副總理後,曾經五次到天津視察,主持會議都會對黃興國讚揚一番。直至2015年10月,中共18屆五中全會後,張高麗途經天津,黃興國邀張參加會議做批示等,但張態度冷淡並婉拒,因為那是中紀委已經瞄準天津了。

在黃興國之前,與黃、戴、張三人都有交集的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規劃局局長尹海林已落馬,加之此前落馬的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由天津調任中共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的楊棟梁,天津官場腐敗深不見底。

《動向》雜誌去年4月號曾披露,王岐山在兩會期間曾抵達天津,調研天津開發資金的流失、負債近三萬億人民幣的問題。當時,王岐山要求天津當局必須保留好自2007年以來的天津高層會議的會議記錄、政府工程開發資金借貸等原始單據等,「不准延誤、不准有人干預」。

王岐山還對天津市委一幫人說,天津當局過去、現在是否有問題,問題是否嚴重,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既然王岐山要求保留2007年以來的天津高層會議的會議記錄、政府工程開發資金借貸等原始單據等,那麼其中涉及的高官一定有黃興國、張高麗和戴相龍,此時的張高麗應該是如芒刺在背。


9月10日落馬的天津代書記、市長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密切,如今張高麗應該是如芒刺在背。(大紀元合成圖)

另外,在六中全會前夕,習陣營拋出了遼寧人大賄選案,朝鮮走私核武的丹東馬曉紅案,還有陳光標的首騙案等,這些都與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有關。

比如馬曉紅走私核武原料到朝鮮,這與張德江、張高麗在朝鮮的留學經歷密切相關,上次金正恩非得邀請劉雲山訪朝,這背後的把柄如今都被習陣營抓在手了,只要習近平願意,六中全會上拋出來,這三位江派常委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貪污1.1億的原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據說是因為舉報有功,原本該判死刑的,最後改為無期。很多人分析,萬慶良舉報的就是張德江如何讓他派大陸特工到香港鬧事。

總體來說,假如習近平真的在六中全會上動真傢伙,那最害怕的就是曾慶紅這個「鐵帽子王」,還有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了。《新紀元》兩年前就預言他們三人會被習清洗。當然,還有「中共貪腐總後臺」江澤民。這五人就是江派的總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