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曉紅(白圈者)與北韓關係密切長達十餘年,與北韓前副委員長張成澤(紅圈者)是中、朝貿易友好夥伴。張成澤被侄子金正恩處死,馬曉紅卻生意照做,被推測其上線直通金正恩。(AFP)

遼寧鴻祥實業集團董事長馬曉紅這位「成功企業家」、「優秀共產黨員」,年逾不惑卻翻了船,而且翻在了北韓金三兒身上,又一次驗證了《漢書》裡「紅顏禍水」的故事。

文 _ 九天劍

「攪禍水」的紅顏

馬曉紅,女,1972年生,籍貫不詳,遼寧鴻祥實業集團董事長。2016年被遼寧省警方逮捕。

這是維基百科在「馬曉紅」詞條下的開場白。馬曉紅40多歲,半大不小,生意上挺成功。看照片還蠻端莊的,怎麼突然淪落為「政治不夠正確」的罪犯了呢?

這年頭真相常令人震驚。看過馬曉紅被捕後的媒體起底發現,她若再晚「進去」三、五個月,可能會在鴨綠江南邊發生大事!東北亞局勢和我國東三省人民就危險了!我很懷疑這位紅顏不是只做生意,真的在「攪禍水」。

我覺得黨國要感謝它最大的口炮敵——美帝,這次馬曉紅案又是美國司法部、財政部幫助了你黨同時噁心了你黨。幫助是指安全上的,噁心則是在道義上。

如果不是美帝及時布署薩德威懾金三兒,這個喜怒無常、色厲內荏的小子說不定明天點錯炮撚子,一彈發到鴨綠江北,致我國東北生靈塗炭。

當然沒準會導致黨國P民特別是東北受害P民自發組成義勇軍,要求二次赴朝滅金,但也許就會逼得習總不得不命令黨國「火箭軍」首次實彈狂炸金三兒,這真的是當局目前不願看到的下策:一是打虎肅江(澤民)戰役被打亂;二是渡江沒有回頭路。最終,北韓共黨被西韓共黨剿滅,將成為國際共運衰史上極窘的一筆。

當局早知馬曉紅及幕後黑手陰謀

於是,當局在美帝起訴第二天便大力配合,秒捕了馬曉紅,衝上美帝占領的輿論高地,繼續分享「政治正確」形象。大陸媒體也跟進報導了鴻祥系的滔天罪惡,諸如賣氧化鋁、重油給金三兒,進口北韓廢鋼再送去工業品日用品嘍,合資開酒店祕密供養北韓駭客嘍……我就想,如此高效的動作,槍桿子混著筆桿子一起上,解釋只有一個:當局早知馬曉紅及幕後黑手的陰謀,祕密調查不始於今天。要麼水早燒開了,隨時下肉開涮;要麼在等一個機會,拔出蘿蔔捏死泥裡藏的陰鬼。

果不其然,後續報導披露,事發前的8月,本溪市公安當局已對馬曉紅鴻祥系展開了調查。

9月23日,某微信公眾號採訪了馬曉紅的一位男性生意夥伴,講述與馬曾經的合作。他對馬曉紅出事很吃驚,很惋惜,稱早就發現馬在丹東有影響力,表現則是「馬曉紅從沒有拖欠過貨款」。言外之意馬有錢有信用,他誇她「確實非常漂亮,而且也注意健身,身材很好。」也就是說馬有「美女效應」,生意也會比較沾光。

不過下一句話就有些意味了:在處理關係方面,她也「能耐比較大」。至於哪方面能耐,大家可以猜。這樣說不是隱喻或落井下石,因為那位又給了個註腳:「她的家庭很普通,屬於白手起家。」在奇葩黨國討生活的朋友都知道,一個沒背景的美女,20多歲就混成億級老闆,不靠點「特色」手腕,幾乎是天方夜譚。所以那位說的「能耐比較大」,是褒是貶,你懂的。

據其他媒體報導,馬曉紅出生於1971年12月15日(比維基報導早一年),最早一份工作是在丹東金城商場。1991年,20歲的馬曉紅在商場擔任團委書記,一年後離職去了遼海進出口公司丹東分公司。

工商信息顯示,馬曉紅鴻祥實業註冊時間2000年1月,註冊資本1.9億元,主要自營、代理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業務。那時馬曉紅還不到30歲,那年代的1.9億已不是小資本。

可以說,馬曉紅認準了進出口,是她如今走上不歸路的轉折點。其實,做進出口的私企很多,但奇就奇在馬曉紅富不挾美、歐,近不拽日、韓,卻青睞世界貧窮指數倒數的北韓。個中奇妙,只有她和她的「老闆」清楚。

專做人家不敢做的,這是某些膽兒肥老闆的理念,但在黨國,這理念得有個前提:你有人,而且必須是官人。沒人,這理念不值一毛錢。硬幹,會輸掉底褲。

再有,和朝鮮金二、金三這倆流氓做生意,你必須更流氓才行。馬曉紅行麼?

日本《每日新聞》曾報導,馬曉紅與北韓關係密切長達十餘年,與朝鮮前副委員長張成澤是中、朝貿易友好夥伴。您瞧,都搭上北韓第二高官了,她還不行麼,當然行,而且果然「能耐比較大」。

馬曉紅不是一般的行。2013年張成澤被侄子金三兒處死,很多關聯中國企業沒了根,但馬曉紅卻生意照做,因此其被推測:上線直通金三兒。我覺得這「民間」推測很有邏輯:金三兒心黑手狠,斃了姑父,關係一定統統斃掉。但馬曉紅沒被斃,要麼是金三兒需要馬曉紅的重要生意不能斃,要麼金、馬早就「暗通款曲」。請別誤會,畢竟金三兒身邊妻妾成群,馬曉紅再美也已是大嬸。我指的「暗通」,是馬曉紅早就奉「蛤幫」(江派)指令和金三兒「共謀」的意思,至於還有啥手段,請繼續猜。

給個旁證:鳳凰網2010年曾報導,當時周永康訪問朝鮮,為金正恩上臺背書。馬曉紅則誓言「願為朝鮮事業粉身碎骨」。按照現在國人三觀,這簡直是垃圾女的無腦口號!可一看如今媒體信息,沒準那是馬曉紅的真心話。

違反制裁朝鮮 美國出手起訴鴻祥

9月26日,美國財政部通告說,丹東鴻祥實業發展公司四名負責人已被列入美國金融黑名單。如果該企業在美國有資產,將立即予以凍結。與此同時,美國司法部已正式起訴丹東鴻祥實業及四名負責人。起訴理由是,其涉嫌違反聯合國針對朝鮮的制裁禁令,向朝方提供融資,出口有助於朝鮮核計畫的物資以及洗黑錢。


美國司法部已正式起訴丹東鴻祥實業及四名負責人,因其涉嫌違反聯合國針對北韓制裁禁令。圖為今年初韓國首爾地鐵站電視播出北韓官方宣布氫彈試驗成功。(AFP)

華盛頓高級國防研究中心(C4ADS)與首爾峨山政策研究院的報告稱:依據協力廠商供給商整理的海關數據,鴻祥實業向朝鮮提供了氧化鋁。氧化鋁可用於生產提煉濃縮鈾所需的離心機,而離心機是生產核武器原料濃縮鈾的必要設備。

美國起訴正好解讀馬曉紅那句火爆口號。一看馬曉紅的生意,就知道她為什麼寧肯違反聯合國禁令、「粉身碎骨」也要幹了——那是個要命但賺大錢的買賣。

資料顯示:45歲的馬曉紅90年代開始涉及朝鮮生意,2000年1月創辦丹東鴻祥實業、遼寧鴻祥國際貨運。鴻祥目前已發展成為集對朝貿易、貨運代理、船舶運輸、朝式餐飲為一體的綜合性、多元化與專業化的集團公司。

集團下屬全資、控股、合資合營公司包括:丹東鴻祥實業、遼寧鴻祥國際貨運代理、遼寧鴻祥國際旅行社、丹東鴻祥邊貿信息諮詢、柳京酒店、瀋陽七寶山飯店。上述公司或酒店、飯店都與朝鮮關聯密切。

另外,鴻祥還擁有一支10艘船的運輸船隊。馬曉紅還和她的姊妹在香港註冊多家公司,並透過這些公司管理往返於中、朝的貨船。

問題來了:這麼大規模的跨國生意,一做十幾年,違反聯合國禁令也不收手,還堂而皇之的做大做強,中國人講話,沒路子真不行。其實,如果金三兒上位後,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放竄天猴,挑戰國際社會,估計馬曉紅還能再挺一陣子,金、馬暗通,「悶聲大發財」,興許能晚點死。可那不知死的北韓金三兒就是那麼愛發瘋耍流氓,結果把馬美女捎帶上了。最關鍵的是,馬曉紅被捕,曬出了背後中方黑手。

吊詭的中聯部 不得不拋出馬曉紅

據美方消息人士稱,美國當局其實已經掌握馬曉紅是中聯部的人,但美方曝光她協助朝鮮發展核武器時,並沒有曝光這層關係,目的是不想讓中共當局難堪,給中方「面子」,好讓中方採取行動,「畢竟要靠中共當局的配合,對朝鮮的制裁才能切實有效。」美方還告知掌握馬曉紅與中聯部關係的證據,是否要公諸於眾,視乎中方動作的情況而定。

這下對中聯部中的某派來講就被動了。《紐約時報》透露,美國司法部官員近期兩次訪問北京,表示有證據表明鴻祥實業幫助朝鮮核項目,以及幫助朝鮮規避聯合國和西方制裁,要求中方注意鴻祥實業和馬曉紅涉嫌犯罪的行為。

可能有些人還不知道,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是中共最吊詭的部門之一,和中共安全部、總參二部、統戰部同為輸出、滲透外國的情報單位。只不過中聯部與統戰部為黨系,表面上更是以黨的名義發展與外國政黨的關係,同時兼做祕密情報。


美國當局已掌握馬曉紅是中聯部的人。中聯部是以中共的名義發展與外國政黨的關係,同時兼做祕密情報。消息人士稱,此次中聯部同意拋出馬曉紅,是不得不為之。(大紀元資料室)

20世紀20年代開始,隨著蘇聯「十月革命」爆發,東南亞先後出現印尼、馬來亞、北加里曼丹、泰國、老撾、柬埔寨、越南、緬甸、菲律賓等至少9個共產黨。中共1949年篡政後,到80年代前,東南亞共產黨的命運與中共緊密相連。它們大多有代表團派駐北京,眾多高級幹部及其子女在中國學習或受訓。

50到80年代,中聯部特別活躍,在老毛輸出革命、「解放全人類」的荒誕指令下,該部到處派黨務人員培植各國共產黨,派軍事「專家」和特務訓練各國反政府武裝游擊隊,搞暗殺、搶劫、暴動,建立電臺,煽動各國民眾,一度攪得不少國家頭大,視共產黨為洪水猛獸,談共色變,從而傾力剿匪滅共。中聯部劣跡斑斑,突出體現在緬共、泰共、馬(來)共、菲共、印尼共、柬共、越共、老(撾)共這些東南亞小兄弟的「暴力革命」舉動中。

直到1978年鄧小平訪問新加坡,被李光耀總統要求「停止馬共和印尼共在華南的電臺廣播,停止對游擊隊的支援」後,鄧指令中聯部停止支援東南亞各國共產黨,並要求各國共產黨「戰略轉移」,放棄武裝鬥爭。再後,上述各國共黨在失去中共人員、物資、武器等援助後,紛紛走出叢林,向所在國政府繳械投降。除了菲共「人民軍」還在搞有限的恐怖暗殺,被菲國政府軍不斷追剿外,最後亞洲只剩下已經奪得政權的越共和朝鮮金家。

由是,中聯部的勢力和地位大大縮水。2015年12月,習近平當局任命宋濤接掌中聯部部長。此次馬曉紅餵敏感核材料給金三兒、中聯部為其「幕後黑手」的壞消息曝光,料宋濤會對原部內江派勢力有所動作。

北韓這個小兄弟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心肝,這一點早有海內外輿論分析。除落馬的周泡麵外,在位的劉太監(劉雲山)與北韓畢業的張德江、張高麗三個江派常委一干人等,都與金二、金三打得火熱;相反,如今習總卻越來越不想理會小流氓金三兒,而金三兒在中共建政67年國殤日,也故意冷落習總,賀信充滿外交辭令。


北韓這個小兄弟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心肝,江派現常委劉雲山(左)、張德江、張高麗都與金正恩(右)熟絡,如今馬案被查,熱中「援朝」的蛤蟆幫還能藏幾時?(AFP)

北韓、西韓徹底掰掉,對全世界來說是個好事。不過馬曉紅與中聯部究竟啥關係?有消息人士建議關注馬曉紅的「優秀共產黨員」身分,「作為一個私營企業家,她那五、六百人的公司沒幾個黨員,最恰當的解釋就是,因為她很好地完成了中聯部對朝鮮的地下工作任務。」

還有一個關聯,牽扯馬曉紅與地方政界:馬被遼寧警方宣布「調查」同時,遼寧省人大副主任、前省公安廳長、省政法委書記李峰突然被免職。據分析,「李峰被免職,表面原因是因為遼寧省人大代表賄選案,但鴻祥這樣與朝鮮官方、軍方有聯繫的企業,沒有遼寧省公安當局的照應和默許,不可能順利的。」遼寧賄選案中,452名人大代表被一鍋端,馬曉紅是其中之一。該消息人士稱,此次中聯部同意拋出馬曉紅,是不得不為之。

合資七寶山酒店成北韓網軍集結地

更詭異的是,馬曉紅與北韓合資,在遼寧瀋陽搞的七寶山酒店(Chilbosan Hotel),是北韓在海外投資的唯一一家四星級商務酒店。美國CNN曾援引一名朝鮮「脫北者」揭祕稱,該酒店是朝鮮軍方駭客窩點。中共《環球時報》也曾報導,該酒店的朝鮮服務員「據說都是朝鮮的高幹子弟,是經層層選拔而來的」。中國社科院一位研究員也說,「七寶山酒店是中、朝合資,朝方的出資人好像是軍隊。」

七寶山酒店還被懷疑是朝鮮網路部隊121局的集結地,索尼影業遭駭客入侵據信與他們有關。

121局是北韓網軍的代號,由最優秀的網路攻擊精英組成,現編制大約1800人,隸屬於軍方精銳情報機構「偵察總局」。121局中最優秀者會被軍方挑選出來進行專業網路安全培訓,未來的駭客常常會被派往中國,也有部分會派往日本或者歐洲。

研究人員通過數字記錄追蹤來確定121局行為模式。據說121局經常使用一個獨特的惡意代碼用來掩蓋自己的痕跡。惠普公司曾精確定位到攻擊來自於一家酒店的地下室。這家酒店就是七寶山酒店。

馬曉紅還涉嫌把軍需物資與設備等偽裝成其他物品走私到朝鮮,甚至利用蘋果箱子向朝鮮偷運大量坦克電池用品和金屬材料等。馬曉紅跟朝鮮祕密交易了幾十臺單價超千萬人民幣的武器製造設備,利用聯合國安理會對朝制裁賺大錢,而且賺的錢都是跟朝鮮軍部進行祕密交易拿到的。馬還給朝鮮的貿易夥伴和一些朝鮮幹部贈送了豐田轎車。

馬曉紅出道前不過是丹東一家商場辦公室普通文員,據稱上世紀90年代開始跟別人一起接觸到試水中、朝邊貿的機會。外人並不了解其發跡的第一桶金來源,只知道當年馬曉紅年僅20多歲,正值青春美艷,自然也少不了一些風言風語的傳聞。在東北官場商場你死我活的冷酷環境下,所有傳聞應該都不是空穴來風,只是真相遲到。

拔蘿蔔帶出泥 蛤蟆幫還能藏幾時

如今,這棵紅顏蘿蔔拔了出來,泥中的陰鬼就要見光。馬曉紅十幾年來靠誰上位、謀財,居然願為北韓粉身碎骨,這麼違逆的口號絕不會停在「錢」字上。

就像網友驚嘆的:流氓鬧事你遞刀,真敢玩!馬曉紅走私朝鮮核試驗敏感物質不是一天兩天、一回兩回,而是17年如一日!朝鮮核試驗的軍功章裡,有金三胖的一半也有馬曉紅的一半。

那個小流氓金三兒因為馬曉紅們的馳援而不斷點炮仗,嚇唬中國和世界,這「禍水」也該早點結束了吧?馬案被查,當局有理由順勢對朝斷供,逼金三兒跪下。如此,看前朝熱中「援朝」這盆混漿漿的臭水底下,蛤蟆幫還能藏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