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天鵝之類的事件,在我們今天的世界上,似乎特別的多。圖為2007年德國西北部的Aasee湖中,一隻 黑天鵝在一艘天鵝型的踏板船旁穿行。(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加拿大溫哥華的一位記者李思緣女士最近在採訪筆者時,問及對未來世界黑天鵝事件的看法,她給出了幾種可能的境況,都非常的現實和準確,觀察很深刻獨到,提出的問題也很尖銳。李思緣認為,英國脫歐、法國尼斯恐襲,「黑天鵝」頻頻在金融市場掀起風浪,讓投資者心有餘悸。2016年第四季將會是「黑天鵝」出沒的高峰期,金融界紛紛預測還有哪些「黑天鵝」將再次攪動市場,以防患於未然。她認為近期可能出現的、潛伏的「黑天鵝」,包括川普入主白宮、美聯儲12月加息、德銀危機爆發和大規模恐襲。

最近哥倫比亞大學的科學家警告說,南亞有「超級地震」的可能。他們發現了證據,證實一個超級地震正在孟加拉國的地底醞釀,而這是個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國家。因為從這個區域來的數據很少,地震學家們無法預測這個超級地震何時會發生,但說發生時很可能會在規模8.2到9級之間,一億四千萬人會受影響。這算是一個超級的黑天鵝。

黑天鵝理論(Black swan theory)很有意思,是一種比喻、隱喻、或者暗喻,是描述一種突如其來的事件,會產生巨大的作用,但來得很突然,人們往往事後才明白過來,成為事後諸葛。這個名詞之所以產生,跟西方古代的傳說有關,人們認為天鵝的羽毛都是白色的,黑色的天鵝是不存在的。但後來黑天鵝真的在野外被發現後,這說法又有了新的詮釋。

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是黑天鵝理論的奠基人,對黑天鵝事件有這樣的解釋:「它是在歷史上、科學中、金融世界和技術領域裡,格外高調的、難以預料的及非常罕見的事件。其後續影響和後果都非常的大,但它發生的機率卻不可計算。」

在16世紀的倫敦,在當時西方的思想界,「黑天鵝」和「不可能」是等同的。大約三百年前,1697年,荷蘭探險家伏萊明(Willem de Vlamingh)是第一個在澳大利亞西部看到黑天鵝的西方人。因此,「黑天鵝」等於「不可能」的定義逐漸變化,「黑天鵝」變成了形容一種難以想像、幾乎完全不可能的事件、但最終又會被證實為可能發生,這樣一種現象。

塔勒布在他2007年的著作中,首先用黑天鵝來形容金融界的突發事件,但後來他把這個概念拓展了,用以描述科學上的新發現、歷史性事件,和藝術的突破。塔勒布把互聯網的產生、個人電腦、第一次世界大戰、蘇聯解體和911恐怖襲擊,都當作是黑天鵝事件。

塔勒布定義的「黑天鵝」事件,有下列三個屬性或要素:首先,它是一個例外,因為它位於人們預期的範圍之外,沒有任何過去的事例可以令人信服的指證它出現的可能。其次,它會產生巨大、極度的「影響」。第三,儘管它是一個例外,人的本性使我們還是會在事後做出事後諸葛之類的解釋,使之看起來好像是可以解釋、可以預測的。

如果說,按塔勒布的定義和觀察,蘇聯解體算是黑天鵝事件的話,那麼,中共的解體,則肯定是又一次、甚至可以確定的說,是更大的、更重要的、更影響深遠的黑天鵝事件。因為中共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最後一個環節,中共是國際共運中人數最大的團體,並且中共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主要的共產主義政權,當這個邪惡、殘暴、危害中國人民、危害全人類的暴力恐怖集團解體、消失的時候,其對中國的影響,對世界的影響,一定是史無前例的。這是一個地球級、全人類的「黑天鵝事件」!更有趣的是,這樣一個黑天鵝事件,其實已經被有些人預言和預見了,並且,事件是在全人類的關注之下,一步步的走向現實,這就是「天滅中共」、「解體中共」的大事件。

「天滅中共」或「中共解體」,完全符合塔勒布定義的「黑天鵝」事件的三要素:首先,「天滅中共」是一個例外,即使在中國,許多人都不相信它會發生;中共在歷史上,躲過了許多滅頂之災,但沒有消失和滅亡,所以沒有任何過去的事例可以令人信服的指證它出現的可能。
再者,「天滅中共」會產生巨大的、極度的「影響」,會震驚中國、震驚世界。第三,儘管「天滅中共」是一個例外,但人們肯定會在後來做出事後諸葛之類的解釋,使「天滅中共」看起來好像是可以解釋、可以預測的。比方說,以後的政治學家們可能會指出,退黨運動奠定了基礎,中共在政治、經濟、社會、道德、環境等全方位上,都呈現出了衰敗和破滅的跡象……。

黑天鵝理論的驚人意義在於,這些看起來罕見、影響大、發生後人們才會恍然大悟的事件,可能數量不多,但會解釋我們世界上發生的幾乎所有事情!這是黑天鵝令人驚奇和震撼的地方。如果我們看看塔勒布的其他黑天鵝事件的案例,如互聯網的產生、個人電腦、第一次世界大戰、蘇聯解體和911美國恐怖襲擊,從宗教信仰到科技突破,再到歷史發展,它們都對世界格局的變遷和人類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有趣的是,塔勒布在其著作的第二版中揭示,黑天鵝的出現,和觀察者有關。比如,對一隻火雞和一個屠夫來說,令火雞驚訝的黑天鵝事件,不是令屠夫吃驚的黑天鵝事件,所以,擺脫困境的辦法就是,盡量避免成為火雞!或者,找出你最脆弱和易受傷的部位,把黑天鵝變成白天鵝!這不禁讓人聯想到,中國的退黨運動和天滅中共事件,其實也是這樣的,這是對中共赤龍、這個黨的黑天鵝事件,卻不是對中共黨員、或全體中國百姓的黑天鵝事件。對中國人民來說,這恰恰是一件值得慶幸的白天鵝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