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對全球化的愛與恨 (第502期2016/10/20)

?"
移民演化成去年席捲歐洲的難民潮,也成為全球化形勢逆轉的轉捩點。現在發達國家越來越多的人反對 自由貿易與移民。(Getty Images)

文 _ 何清漣

無標題文件

2016年的世界大事件當中,應當首推全球化進程逆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與WTO的年會,向來是全球經濟領袖這些菁英的聚會,但最近這次三大世界經濟組織召開的會議上,這些全球化推手們開始討論長達20餘年全球化進程遭遇到的抵制。這倒並非他們改變了觀念,而是急遽變化的世界形勢迫使他們不得不面對現實。

經濟領袖們
如何表述全球化的困境?

有關全球化影響的經典陳述如下: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將創造更多就業機會,讓人才的國際流動更容易;富國、發展中國家、窮國將在這一進程中統統受益。當然,隨著全球化版圖的擴張,隨著全球化打包發送的還有普世價值,只是中國拒不接受。

而移民演化成去年席捲歐洲的難民潮,則成為全球化形勢逆轉的轉捩點。現在發達國家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反對自由貿易與移民,就連全球化主帥美國,左右翼民粹主義也通過2016大選由虛入實,讓今年大選成了一場污泥戰。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日前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開年會,就把制訂對這一潮流的反攻計畫列入議程,把美國大選和英國決定退歐所滋生的政治風險和不確定性列為全球經濟面臨的最大迫切問題。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在會上直言:從英國脫歐公決,到美國狂攻全球化的競選造勢,有一個共同的導火索,那就是越來越多的人對菁英、對政治和經濟領袖失去了信任。

美國2016年大選是各國經濟領袖高度關注的話題,因為共和黨參選人川普的言論吸引了眾多選民,讓他走上了總統競選的辯論臺,有參會者將本次大選稱之為「反全球化狂潮」。美國本是自由貿易最大的鼓吹者,也是全球化當之無愧對的第一推手。在世界經濟領袖聚會之時,白宮主人是誰尚難定論。因此IMF會議上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世界經濟菁英紛紛提到他們對保護主義、對全球化面臨存亡危機的恐懼,同時避免直接提到川普的名字。但他們對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也有那麼一點不放心,認為民主黨另外一位參加初選的總統候選人桑德斯就是以批判全球化的面目出現,現在民主黨推定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正向桑德斯靠攏。

英國退歐步伐堅定

在歐美國家中,英國是唯一一個不憑熱情而憑理性做事的國家。退歐的選擇並非心血來潮,在BBC的政論片當中,關於英國退歐的專題片少說也有20多部,從歷史到現狀,從50年代就參與歐洲一體化談判的政府官員,直到當今歐美政界、經濟界的各種大腕,再到英國的中小企業主與工人,記者採訪了各類人物,其中有一部我印象至深,那就是《Paxman在布魯塞爾之誰主沉浮》(Who Really Rules Us),該片從歐盟近於荒謬的香蕉法、黃瓜法談起,記錄了記者隨同一個英國公民自發組團訪問歐盟之旅。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