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我是一個海歸工程師。作為一個長期為中國製造業服務,尤其是為裝備製造業服務的高級研發技術人員,我與中國製造「形影不離」已近十八年。從海外回來時候,也曾躊躇滿志,滿腔熱情,本以為先進的科學思想,世界領先的檢測技術能真正為處於弱勢的中國製造做出一番貢獻。可事實證明,當初的想法是那麼的幼稚。

原罪一:
不重視核心技術、太過重視行銷

製造及製造的結果——產品,追逐市場,獲取市場占有率,獲得市場尊重本無可厚非。但任何事物一旦過了,走向了極端則有了大問題。幾千年來,有了商品交換,其實中國一直存在著市場經濟,不過市場經濟的特質不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界定的「這番模樣」罷了。

自古以來,好產品之品牌大多靠積澱,靠市場傳播力。景德鎮的陶瓷,西湖的龍井難道不是市場經濟讓您和世界知曉的嗎?景德鎮瓷器、西湖龍井赫赫有名的知名度,難道不是靠核心技術及品質取勝,一個又一個,一斤又一斤的賣出來的口碑嗎?

請不要過度的渲染所謂的市場化,請勿過度的依賴所謂的市場行銷。當行銷人員漫天飛的時候,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你的貨真不怎麼樣了。

百年老店有哪一家不是依賴核心技術與品質取勝呢?即便新科技、新技術的產生,同樣無法離開品質。否則這樣的新技術和新科技不會被人們尊重,最後還是一場空!本末倒置,最後還得回到原來。根本就是根本,枝葉就是枝葉。

原罪二:被「管理死」的中國製造

本人在國外是從事先進製造研究的,德國、法國、美國、日本大大小小的供應商見過無數。有一些供應商規模千人、萬人,有的供應商幾人、十幾人。走遍了世界最先進的製造大國、強國,也沒有在中國供應商那裡聽到的一個詞彙多,這詞彙便是所謂的中國企業家們掛在嘴邊的「管理」。

在德國和日本,優質的零件和部件製造商,工廠、公司的領導、幹部並不多,即便赫赫有名的整機廠商也沒有那麼多人浮於事的管理人員。也不會機構重疊,部門林立。一堆部長、經理,還有這總,那總的。

在製造強國,技術是最被尊重的,對技術的領悟能力和創造能力是備受尊重的。你讓公司產品很好賣,不需要推銷的就很好賣,你的薪酬一定比別人高。你發明某一種工具讓產品生產品質穩定性大幅度提高,產量大幅度提高,國外企業老闆敢把獲得利潤的一半與你對分。

這是尊重事物本質的表現,這表現相當好。老闆會算計,假若不是你,他這一半利潤也就沒了影子,幹嘛不敢分呢。

而我們的中國製造企業呢?一堆的管理幹部,人浮於事,沒邊沒譜的管理學可以不負責的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好好幹活的人,誰願意被管理?有創造力的聰明人正忙著優化您的產品,想著下一步新產品如何更加受市場和客戶歡迎呢。

原罪三:企業和員工互不信任

企業和員工,勞資之間世界範圍內均是矛盾體。但多數工業國家之間的勞資關係並未像中國企業這樣說不明道不清。在中國製造型企業,跳槽和不忠誠現象舉世罕見,老闆和領導對下屬和員工不信任同樣舉世罕見。

「中國製造」很難聚集成群有職業操守的職業人,招募來的大部分是為了飯碗的打工者,所以以日本企業來評判中國製造企業,中國企業團隊更像趕集賺小錢的一群農民,而不能說是訓練有素的產業團隊。

在「中國製造」企業裡,為了多兩百元,可以將一份好好的工作頃刻之間甩掉,看到企業有困難,沒有幾個人願意挺身而出,用信仰和信念支撐自己與企業共同前行。當惡習成了規矩,毀掉的不僅僅是中國製造企業的一貫性,完整性,技術積澱性,毀掉的還是一批又一批製造人的精神家園。

工業尤其是大工業一定得強調連貫性,計劃性,技術隊伍的提升性。因為農民工問題和農民工式的思維方式在主導大部分中國製造企業,所以無論是產品品質還是產業團隊的創新創造能力方面,面對工業強國的優質產品大多不堪一擊!只能靠質次價低搶奪低端市場。

企業管理階層的問題更多,他們對企業員工的最基本信任都沒有,當然換不回員工對企業最基本的認同和信任,對人才視而不見,對未來沒有信心,做企業根本就沒有長遠打算。招聘條件近乎急功近利到了極致,大多強調現在產品行業經驗,根本不想對員工做出潛能的挖掘和連續的培養,國企如此,私企更加如此。

原罪四:慣壞了採購人員


中國製造還有很多可以讓人痛恨的壞毛病,壞風氣。最應該鞭撻的是採購和採購人員的素質極端低下問題。

或許中國製造因為產業低級,客戶難得。把一些稍微有市場壟斷能力的,有品牌效應的企業採購人員慣壞了。一些企業,特別是私人企業老闆們,願意從家族中間或親信中間選拔採購人員,美名其曰防止腐敗。一些國企領導甚至有意將採購工作交給自己的親信,還告訴:「這事肥缺喲,你要好好幹,要悠著一點喲。」

你的員工老張老李可以吃回扣,搞腐敗。難道你的小舅子,小姨妹就不是人了嗎?是人就可以是貪婪的,就可以是重利忘義的。為了防止腐敗,就搞招投標,結果是越招投標越腐敗。把使用者和技術人員排除在外的招投標,對招投標沒有監管的假公正,只會讓腐敗穿上合法的外衣。

原罪五:對智慧財產權不尊重

深入到中國製造的病毒還遠遠不止這些因素。倘若,不給予排毒治療,今後的中國製造依然不會好轉,腳痛治腳,頭痛治頭的方式無法解決中國製造由來已久的根本惡習。

我在此要特別指出:中國製造的仿製問題、山寨問題、投機取巧等問題,其實歸納到底就是對知識和智慧財產權的嚴重不尊重問題!

相當數量的企業,對原創技術的漠視,對技術方案的不尊重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老牌技術公司已經被騙怕了,通常不會當真,不給錢不幹活兒是唯一準確的選擇。

可新成立的科技型企業,研發設計公司一看大公司青睞於自己,誰敢怠慢呢?熬更守夜幾個月的詳細技術方案從郵箱裡一發出去,後來的五年再無任何消息了。還能有什麼結果呢?被騙技術方案了。這樣的場景,我想很多搞研發和設計的朋友均遭遇過吧?

原罪六:牽強的民族主義

我在海外生活和學習了十多年,跑遍了近乎世界上所有的工業國家和科技國家。縱觀世界工業強國,再也沒有哪一個工業國家如中國這般愛打民族悲情牌了。無論是從企業冠名,還是產品的名稱從黑龍江哈爾濱到海南海口,從烏魯木齊到上海,民族主義的產品比比皆是。

這些企業到底啥意思?對你的企業沒有信心嗎?對你的產品妄圖通過民族感情討好悲情的國人嗎?實際,愛國主義是假,多賣幾個產品換幾塊銀元才是真的。

優質的產品,負責任的企業價值訴求符合全人類。企業就是企業,產品就是產品,扯那麼多民族感情幹嘛呢?有些很可笑的中國製造企業,不知道是吃了那一種藥,從拖鞋到手機,到電鍋,再到避孕套,民族和民粹主義色彩在製造業瀰漫著。

原罪七:權力尋租

有人類商業活動,就有市場行為,什麼叫市場經濟,什麼叫商業,這本不是什麼複雜的問題。偏偏很多簡單的問題到了中國就變成了無比複雜的問題。

你是一汽系統的某老總,你就可以叫親戚在外開一個零部件廠,把自己的權力入股形式在這家供應商裡大把獲得利益,錢自然不會打入實名制的銀行卡上的,在這家供應商股東名錄裡,也絕對看不到權力入股的這一位影子股東的。

當然這家被總廠和客戶包容和保護的零部件製造企業,一般來說是不可能從別的優質製造企業採購相同零部件的,即便別家企業多次被詢價,被做方案。我打的比方在中國大大小小的企業非常普遍,以至於形成了中國經濟的各種系。

汽車系、電信系、石油系、工程機械系、鋼鐵系、鐵路裝備系、煤炭系、農業機械系、電力系、橡膠系等等又等等,各個系的製造行業,均被權力尋租,被有背景的人士把持。請問這樣的市場經濟要來何用?

本來應最具備市場經濟活力的民間資本,個人和小團體創業因數只能被排擠到做利潤最薄,最辛苦的活兒,賺錢的買賣要麼屬於專控,專賣,要麼就被各種系牢牢把控著。

買幾公斤螺絲釘,賣幾套鉗工工具都可以潛規則,這樣的中國製造有什麼可值得炫耀?

說到這裡,我陡然同情起山寨別人產品的草根企業了,倘若不去山寨,是不是無路可走呢?

真有可能的。於是全民電商,創業就只能搞電商了。要不就去開一個服裝店,小吃店,搞不下去就「旺鋪轉讓」,繼續讓房地產禍害另外一個創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