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朝文人為何日漸走火入魔?這跟中共的末日瘋狂有關。圖為替中共培養黨官而聞名的中國人民大學校園的一景。(中國人民大學)
無標題文件

佛道兩家及正法門修煉的人們都明白,人類目前所處的世界,是末法末劫的末期,是最後的最後了。也因此,在這樣混亂的時期,萬魔出世,惑亂眾生,人類道德急遽敗壞,世風日下。對那些善良的人們講的話,好人勸善救人的話,往往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的話,那些為紅朝魔王頂缸墊背、為劊子手搖旗吶喊、為活摘器官辯護掩飾的人,卻妖言惑眾,迷倒了許多民眾。中共的許多文人墨客、吹鼓手和御用文人,此刻更多以「智庫」、「專家」和「理論研究者」的形式出現,對內拉大旗作虎皮、忽悠民眾;對外借言論自由的外衣,包藏中共大外宣的禍心,試圖左右國際輿論,行徑邪惡,非常猖狂,如今更是漸漸出現「走火入魔」的態勢,瘋癲至極。

中共的宣傳機器說,2016年是「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的年代;還有的說,中國的金融監管不必追求英美的模式;另一位認為,中國應對危機的措施「優於西方」;還有的居然大言不慚的問,全球治理「中國是老師還是學生?」為什麼說這些中共文人的言論已經走火入魔了呢?我們可以從詮釋學的角度進行分析。

說中共文人「走火入魔」,是借用了一個經常被人們誤解、誤用的詞語。維基百科中對「走火入魔」的解釋,其實是錯誤的;維基百科自己也聲明,「本條目沒有列出任何參考或來源」。也就是說,它的解釋是某人順口說、順手給的,沒有歷史和經驗方面的依據。人們一般所認為的「走火入魔(kundalini syndrome或qigong psychosis)」,是指在進行氣功練習時,因意外情況造成的輕度精神病症狀,嚴重者可發展至器質性神經系統疾病。事實上,真正的正法門氣功比如法輪大法或法輪功的修煉,是博大精深的學問,其本質是高層次上的修佛修道,遠遠在練氣的層次之上,根本就不涉及這個問題。正法門修煉因為有上師的護佑,不會出偏,也不會有任何危險。而人們出現所謂「走火入魔」的狀態時,往往是因為練了假的氣功,或者是因為這個人心術不正,招來了狐黃白柳之類的附體,或者因為強烈的顯示心被邪靈利用,或者這個人本來就有精神病、不能真正的去修煉等等。中共御用文人出現的理智不清、胡言亂語,正好說明他們已經被中共邪靈所附體,任由邪靈占據自己寶貴的身體。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加上人們心術不正、名利心和顯示心太強,就會說出不負責任的話、做出不負責任的舉動來。

對中共文人「走火入魔」式的言行,及其背後原因的分析,從詮釋學的角度進行非常有利。人類知識體系,尤其是西方知識體系中,有個學科叫「詮釋學(Hermeneutics)」,也常被稱為「解釋學」。這是一個專門研究對歷史、文學、哲學、古代文字、史實,尤其是宗教經典進行詮釋或解釋的學科。最早「詮釋學」專注於文本的解釋(text interpretation),現在也進入對更廣泛的事務的分析和解釋,包括語言和非語言的大眾傳播訊息的解釋。它在法律學、歷史學、心理學、和神學領域應用得最為廣泛。斯坦福大學(Stanford)的研究者對「詮釋學」的定義,認為它是一個方法論方面的學科,給人們提供了一個研究人類行為、文字、和其他有意義的材料的分析方法。

西方的「詮釋學」,跟中國傳統研究古書中詞義的學科——訓詁學,有異曲同工之妙。訓詁學是中國傳統的語文學——小學的一個分支,訓詁學在譯解古代詞義的同時,也分析古籍中的語法、修辭,從語言角度研究古代文獻,幫助我們閱讀古典文獻。

中共一位智庫人士說,十年一劍,「金磚國家成全球治理重要平臺」。按這個分析人士自己的數據,說金磚國家組織成立十周年,人口占全球43%,GDP占全球23%,貿易占全球16%,這其實正好說明了這些金磚國家實力的薄弱。試想一下,人口接近世界人口的一半,但經濟總量不到一半的一半,貿易又是一半的一半的一半,不正好說明這些國家其實沒什麼經濟實力,經濟和貿易也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嗎?這樣的國家或國家集團,怎麼能夠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又有多少資格「參與全球治理的政治訴求」呢?說這些國家業已成為「全球治理的重要平臺」,更是癡人說夢。

所謂「中共與世界對話會」,其名稱就是中共陰暗用心的反映。中共在退黨運動進入十多年、已經被2.5億中國民眾拋棄之際,在國際上形單影隻、蟣虱相吊。

中共及其御用文人的陰險之處,在於處處將「中國」與「中共」混淆起來,偷換概念,偷梁換柱。他們對外宣傳和交流時,用「中國」一詞,對內宣傳和洗腦時,用「中共」一詞。這個「中共與世界對話會」的句子對內給中國百姓的印象,是中共已經被世界所承認,並且有資格與全世界「對話」了。其實呢,事實恰恰相反。外部世界與中國交往之際,從來說的都是中國,指的是中國人民和中國國土,沒有任何正常國家會承認中共的合法性。實際上,中共黨員直到今日還被美國政府明文禁止入境,只不過美國必須與中國打交道,對中共官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念叨其政府官員的頭銜、假裝不知其中共官員頭銜而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