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年69歲的王岐山是進或退,朝哪個方向進,這是當前人們最關心的話題。圖為2016年3月3日,王岐山出席中共兩會開幕式。(Getty Images)

明年69歲的王岐山面臨政治生涯的十字路口, 是進或退,朝哪個方向進,這是當前人們最關心的話題。

文 _ 王華

王岐山「打左燈向右轉」?

2016年10月17日,香港時政記者孫筱樺發表文章〈六中全會在即,王岐山會留下什麼政治遺產?〉,作者認為王岐山「這名中共黨鞭即將留下的,是一個重新向原教旨主義靠攏的執政黨。」

「原教旨」的提法取自王岐山在今年1月的中紀委六次全會的工作報告中提到的:「黨章……每一條都凝結著黨的建設的歷史經驗,是共產黨人的『原教旨』,是全黨必須遵循的根本行為規範。」

文章還談到2015年2月王岐山在中共紀檢監察系統內部講話:誰說我們解決不了腐敗問題?「我們就是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本質特徵。我們應該有這個自信,就是我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我們自己能夠解決。」

文章說,「這與黨內部分開明派的觀點並不一致。在2014年以依法治國為主題的四中全會開幕前夕,《人民日報》原副總編周瑞金……為反腐制度化建言。文章指出,反腐的制度化需要『七位一體』,包括政黨、立法機關、行政機關、司法機關、審計機關、公民社會和私人部門七個方面共同發揮作用。」

也就是說,不能像王岐山說的光靠共產黨自己解決,還需要有其他六種力量。這部分觀點在大陸網站已經被刪除。

作者說王岐山曾經是中共內部最早的自由派,但現在「王岐山也有很多與他偏自由派經歷背道而馳,甚至截然相反的言行。」

2014年5月,王岐山還提到:東西南北中,工農商學兵政黨,黨是領導一切的。作者強調,「理論上將在19大退休的王岐山,從右到左的遊走很難用『打左燈向右轉』或『打右燈向左轉』等定論簡單概括。」

文章最後說:「他(王岐山)雖然能看到中共改革的迫切性,卻執行了一套與世界潮流相反的解決方法。而一旦使用了這套方法……也很難逃離擊鼓傳花的邏輯。」

共產黨是邪教 否定了人類的正信

的確,任何對共產黨抱有希望的人,終將被共產主義的鐵拳打得粉碎,被共產幽靈拖著下地獄。《九評共產黨》中指出,共產黨就是一種宗教,只是這種宗教表面上打倒推翻了所有神、佛、上帝的神龕,取而代之的卻是把自己供上去了。「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言外之意,共產黨就是上帝,共產黨就是佛主,因此共產黨的黨魁最後都必然要搞個人崇拜,而且黨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因為其合法性就來自於這個「自我神化」。


《九評共產黨》指出,共產黨就是一種宗教,只是這種宗教推翻了所有神、佛、上帝的神龕,否定人類的正信。圖為2016年5月13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匯聚紐約遊行。(戴兵/大紀元)

共產黨說要建立「人間天堂」,這話本身就是矛盾的:人類都是有私心的,都是為了自我的名利情而活在世間,那他就不可能達到「大公無私」的境界;他若真能達到了,那他就是神,就應該飛升天國世界,而不會在人間駐留了。

人是萬物之靈,應該自己把握人生,而不是由什麼政黨、什麼主義來操控。王岐山能讓他自己、還有他身邊的人,乃至數千人、上萬人,為了理想而放棄自己的權利和自由,盲目忠誠、服從一個組織,就好比黑幫入會時宣誓要絕對的忠誠、絕對的服從一樣,但他不可能讓8000萬黨員人人都做到這一點。

現代人群中,崇尚精神理念的人不到10%,剩下的90%以上都是追求物質利益的,這才是正常的人類。當「掛羊頭賣狗肉」成為了習慣,共產黨的天下就靠「暴力和謊言」、「槍桿子和筆桿子」一起來支撐了。這就是百年共運史的結果。

那些至今還癡迷於共產主義理想的人,不妨聽聽前法國總理克利蒙梭的那句真言:「三十歲以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沒有良心;三十歲以後還相信共產主義,沒有大腦!」所有那些讓人熱血沸騰的「共產主義理想」,都是不可能實現的謊言,都是真正危害人間的精神鴉片。

馬克思要的就是你下地獄來陪我

如今在中共黨內那些60歲以上的人,還記得50年代中共剛剛奪取天下時人們的思想境界,並把那時視為他們的理想國。但全民聽話的奉獻精神是經不住時間考驗的,到60年代就出現了貪污腐敗。很多人以為「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一時頭腦發熱偶然促成的事,其實那是中共九大邪惡基因本質所決定的必然。

共產黨員信仰馬列主義,殊不知他們的老祖宗卻是個入了魔的鬼。

馬克思年輕時是位虔誠的基督徒,但在大學放蕩不羈的生活中,18歲那年他經歷靈異事件之後,就改信了撒旦教。從現有資料看,很可能在其縱慾狂歡的迷幻中,撒旦顯現出來了,並讓馬克思相信,他就是撒旦選定的人間代言人,他的使命就是在人間「幸福生活」的謊言召喚下,讓恐怖大王復活,讓人以「不信神」為藉口來「反對神」,從而墮入地獄。(詳情請看《新紀元》〈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第200期2010/12/02)

與江派拚死作戰階段要減少麻煩

不過,我們現在還不能對王岐山的所作所為進行最後的判定,因為現在是生死決戰的特殊時期。

中共有了潛規則:「說的不做,做的不說」,遠遠地從門縫裡看人,難免會看扁了人。比如王岐山說「黨是領導一切的」,但在最新修訂的法官宣誓詞中,卻沒有「忠於黨」的提法,根本不提共產黨;北京當局現在推行「核心意識」,但同時種種跡象表明,北京也在推動民主法治,甚至幾年後還會出現民選的總統制。

這些看似矛盾的現象,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在中共體制下,目前新上臺的習陣營,還在與把持中國20多年的江澤民派系做生死搏擊,為了讓自己的打虎路上少些波折少些干擾,這個時候王岐山是不會留任何把柄給江派的。

王岐山飽讀史書,和習近平、李克強、王滬寧等人一樣,是中國最早一批學習西方管理制度的人。當他們把狹義的江派大老虎、既得利益者通通清除之後,他們面對的就是廣義的江派,真正的共產體制。假如那時他們還是無法推行改革,那他們就會被迫嘗試新的體制。

解體中共 歷史會把中國帶向光明


這令人聯想戈爾巴喬夫的命運。當年戈爾巴喬夫抱著要拯救蘇共、要振興蘇共的初衷來搞改革,但執行一段時間之後,歷史的大潮就把他沖到了另一個方向:解體蘇共。這就是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


當年戈爾巴喬夫抱著拯救蘇共的初衷搞改革,但歷史大潮把他導向「解體蘇共」這條路。圖為2011年8月17日,蘇共解體20周年前夕戈爾巴喬夫受訪。(Getty Images)

共產黨常騙人說,歷史是人民創造的。其實,歷史是天意安排的,是宇宙規律決定的。解體中共,是天意,這一點,可能狂妄的共產黨人難以接受,但敬天信神的中華兒女是能夠理解的。

然而,現在中國大地上行走的還有許多被稱為「馬列子孫」的人,他們死後要去見馬克思。無論是6歲就被騙參與政治、加入政治團體的「共產主義少年先鋒隊」,還是為了升學而被迫加入的「共青團」,以及為了當官而加入的「共產黨」,他們都是「馬列子孫」,而不是「中華兒女」。

如何「驅逐馬列,恢復中華」,是我們每個中國人的責任,也是每個具有「中國夢」的人應該身體力行的事。

拋棄中共,中華兒女將永遠挺立在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