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月11日,上萬退役軍人包圍中共軍委總部辦公大樓,要求改善待遇。期間退役軍人們高唱「向著法西斯的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網路圖片)

上萬名不甘遭中共遺棄的退役老兵10月11日包圍了中央軍委八一大樓,要求中共給予公正的待遇。

這群退役軍人,代表全國2.3萬多名1993至2000年被買斷軍齡退役的營以上軍官。

當年把持軍權的江澤民、徐才厚是引發抗議源頭。


文 _ 韋拓

退伍軍人的驚人準軍事動作

現場目擊者、軍轉幹部王先生向海外記者表示,10月11日清晨開始,從北京木樨地至中共央視舊址,一路上站滿了身著綠色迷彩服的維權隊伍,浩浩蕩蕩,長達兩三公里,八一大樓前被陸陸續續趕到現場的中國各省退伍軍人包圍。

老兵手舉橫幅,高唱軍歌、《團結就是力量》等中共給軍民洗腦的歌,但歌詞中「向著法西斯的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更顯火藥味十足。

當局11日特意派人用高音喇叭穩住在場軍人,大約有2000餘名警察、武警在現場戒備。據說有一二千人在路上被攔截,表態要參加的上訪老兵達1萬5000人,但很多沒能離開家鄉,就被當地政府控制了。

據阿波羅網報導,11日晚間,當局多個部門官員會見了抗議老兵代表,許諾元旦解決問題。12日上午,所有抗議軍人被安置到北京周邊,由當地官員接回。

《財富》引述微信上的消息說,李克強總理13日會晤了老兵代表,傾聽老兵的意見和要求。名叫伍麗娟的與會者說,李克強會晤了代表兩個小時。

在他之前,一名政治局委員也會晤了抗議者。這突顯了北京當局重視安撫那些處於軍隊重組和國企重組核心的群體。

當局不得不克制對待

據海外中文媒體透露,此次退役軍人們在八一大樓外手拉手,肩並肩,啃麵包,喝礦泉水,堅持了一天一夜,至12日早上6時左右,才陸續安全撤離,上了公安部門為他們準備的大巴。剛開始被公安拘留的十幾個人也都放了。報導表示,一度有指揮老兵唱歌的退伍軍人被現場戒備警員帶上維穩車輛,稍後獲釋。

11日當晚,當局採取了史無前例的措施:調河北、山西、河南、內蒙、湖北等九個省的省長連夜進京,協調國家信訪局、民政部、人社部、軍委信訪部,聯合處理此次上訪事件。同時派人出面與退伍軍人對話,示威代表明確地說:「我們不是維穩對象,請公安回去!」

有報導說,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特意安排范長龍和軍委辦公廳處理此事。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接見了老兵代表。

據披露,大規模老兵集體上訪之際,恰有近60個國家的官方代表團和軍事專家在北京參加一年一度的香山論壇。大量退役老兵此時出現在北京最高軍事指揮機關門外「要麵包」,令當局尷尬。

事件迅速引發高層關注

據統計,在過去近20年裡,中共各類退伍軍人進京上訪達50多次,平均大約每年三次,本次是人數最多的一次。但他們的訴求一直遭到中共各級政府的漠視和鎮壓。

北京消息人士向博訊披露,11日當天,中共政法委系統正在江西南昌舉行「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會議,老兵示威的消息傳到南昌會議現場後,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綜治委主任孟建柱大為震驚。

孟建柱在會上說,轉業軍人與北京當局本應是同一陣營,現在這些軍人卻走向了對立面,為什麼?他承認老兵們進京維權沒錯,這是90年代有關部門沒有進行調查研究就倉促出臺軍人轉業安置等相關政策造成的後遺症,並表示當局不會對老兵的困難置之不理。據分析,習當局可能會修正當年不當的安置方法。


轉業軍人與北京當局本應是同一陣營,現在轉業軍人卻走向了對立面。(AFP)

江澤民、徐才厚是引發抗議源頭

有消息指,參加維權的多是江澤民當軍委主席時被一次性買斷軍齡的營以上退役軍官。江在任時曾兩次裁軍70萬,卻沒有合理的安置退伍軍人,令他們的生活面臨困難,因此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江澤民當中共軍委主席時被一次性買斷軍齡的轉業軍人至今未獲安置,絕大部分生活無著,處境艱難。(AFP)

老兵上訪事件發酵之際,大陸微信圈傳出一個帖子,據原在總政工作的軍方知情者稱,老兵多年上訪要求解決的材料都在總政信訪局壓著,所謂報國家綜合聯辦,報許其亮簽字,報習近平了,都是無稽之談。

消息說,參加包圍八一大樓的退役軍人,代表全國2.3萬多名1993至2000年被買斷軍齡退役的營以上軍官。江澤民任內兩次大裁軍:1999年9月中共15大上,江宣布三年內裁軍50萬人,是第九次裁軍;2003年9月1日,江出席國防科技大50周年慶典活動時宣布,將在2005年前再裁軍20萬,使軍隊總規模降至230萬,是第十次裁軍。

此前八次裁軍,中共當局基本上採取的安置方式是集體轉業和復員,但江時期採取了計畫分配方式:一次性買斷、不負責安置工作、自主擇業。許多軍官在當時幾萬塊錢的誘惑下選擇復員,但他們沒有想到,區區幾萬塊錢花完之後,生活面臨諸多困難。

許多人找不到工作、病殘,只能拿一份可憐的低保,一個月只有幾十塊到一兩百塊錢。而中共官媒當時還為此舉大力吹噓江澤民的政策。退役軍人後來意識到不公,要求恢復轉業軍官身分,但一直沒得到應諾,因此不斷上訪,這次是最大規模的一次。

據了解,當年那些不合理的退役政策,由時任總政治部主任于永波和常務副主任徐才厚推行,其種下的禍根經過十幾年的發酵,終於釀成如今的大事件。

有網上曝料,中共軍方一次性買斷退轉軍官政策出臺後,很多地方腐敗官員把安置轉業軍人的指標,用於安置自己的關係,從中牟取非法利益;還有地方政府安置部門和接收單位相互推諉,導致很多轉業軍人至今未獲安置;還有被安置到即將破產的企業,上崗就下崗;有的被迫自謀職業。絕大部分復轉軍人生活無著,沒有經濟能力贍養父母、照顧妻兒……因失去工作機會而飽受社會歧視。

老兵王先生表示,軍人在軍隊中所掌握的本領都是「殺敵」,回到地方並無任何一技之長,很難適應社會,政府不予安置等於是把他們逼向絕境。他說,老兵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落實軍人優撫政策。當發現如今退役的軍官,隨便每月撫恤金幾千元,對比之下,這些被一次性買斷的老兵心理落差巨大,同為退役軍官,生活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也是他們十幾年來持續上訪軍委的主要原因。

軍方知情者稱,徐才厚、郭伯雄掌權時期,總政上下都在跑官、送錢、送禮、收賄賂。沒人關注退役老兵問題,因此總政負有主要責任。

事件突顯 危機一觸即發

據海外民運人士分析,此次維權成功的最關鍵因素,來自老兵群體的特殊性:

高度組織化:幾千人可以迅速集結包圍軍委大樓,第一時間展現組織力量,震懾對方的意志力。

高度紀律性:號令整齊,行動一致,井然有序。

非暴力策略:本來除了現役軍警,退伍軍人是最有能力使用暴力的群體,但他們選擇了非暴力抗爭的策略。假如他們使用暴力手段,結果將會怎樣?

人數和地點:抗爭聚集萬人遠超以往,且集結在北京軍委大樓,光天化日下,這都是致勝的重要因素。

訴求明確:維權目標明確,不隨便升級。

原在總政工作的軍方知情者還披露,中共內部有規定:不超過三千人的維權行動,由公安部維穩,信訪部門處理。三千人以上,軍隊、武警都要出動,但那要向軍委主席習近平寫專題報告。以往老兵每次幾百人維權,公安部就處理了,此次確實驚動了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