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日媒報導,華國鋒曾多次要求退黨,並在去世前退出中共。但中共至今仍在掩蓋真相。(大紀元合成圖)

毛澤東死後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華國鋒,曾被中共元老逼宮,他被迫下台的內幕還有密令要求「嚴格保密,絕對不得外洩」。

華國鋒去世前曾多次要求退黨,並在去世前退出中共。

這些消息日媒等媒體在2001年報導過,不過,中共至今仍在掩蓋真相。

文 _ 吳明

中共11屆六中全會兩個「從未有過」

《快樂老人報》多年前曾報導,華國鋒職務的最大變遷是在1981年6月27日至29日召開的中共11屆六中全會上。在此之前,華國鋒擔任中共中央主席。

中共11屆六中全會的公報上寫著:中央政治局常委胡耀邦、葉劍英、鄧小平、趙紫陽、李先念、陳雲、華國鋒同志主持了會議。這樣的提法在中共中央歷屆全會公報上從沒有過。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全會總是由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主持的。

中共11屆六中全會政治局常委們的排名順序,胡耀邦排名第一,而本來排名第一的華國鋒變成了倒數第一。這樣的排名順序也是從未有過的。

中共11屆六中全會公報宣布,胡耀邦接替華國鋒出任中共中央主席。鄧小平接替華國鋒,出任中央軍委主席。

陳雲等中共元老逼華國鋒下臺

文章披露,在中共11屆六中全會前的1980年前後,中共政治局連續開了9次會議,專門討論華國鋒問題。鄧小平的政治盟友陳雲等人在會上向華國鋒發難。

1980年11月11日下午,陳雲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炮轟華國鋒擔任現職是不適當的。也就是說,早在中共11屆六中全會半年多前,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就已經決定華國鋒辭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職務。華國鋒在陳雲等人圍攻下敗出權力角鬥場,淡出政治舞臺。

中共政治局還決定把這次會議的內容通知省級常委以上的同志,並由他們向參加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四千名高級幹部傳達;並要求「嚴格保密,絕對不得外洩」。

胡耀邦失勢 薄一波恩將仇報首發難

華國鋒被逼下臺一幕之後又在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身上重演。

諸多文章披露,1986年8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向香港媒體透露,鄧小平在8月22日生日時表示,他將在年後的中共13大上全退,引發鄧小平不悅,從此以後,胡耀邦的權力開始被削弱,他失去了中共13大的人事主導權,反而交給了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

同年11月,由安徽中國科技大學開始的學潮蔓延至北京,有擴大的趨勢,給中共高層「倒胡耀邦」行動找到了藉口。

1987年1月10日,薄一波主持的中共元老「民主生活會」在中南海召開。薄一波一上來就向胡耀邦發難。薄一波說:「胡耀邦整天到處亂跑,全國兩千多個縣,你都快跑遍了,你是黨的主席、副主席、總書記中能跑的最高記錄。這不叫指導工作,而是遊山玩水,譁眾取寵。」他與彭真要求胡耀邦辭職,王震說:「薄一波、彭真代表了我們大多數的意見。」

而當時首次被通知參加生活會的習仲勛(習近平之父)忍無可忍地跳起來,拍著桌子吼道:「這不正常!生活會上不能討論黨的總書記的去留問題,這是違反黨的原則的。我堅決反對你們這種幹法!」最終,在連續七天的批鬥下,1月16日,胡耀邦被迫辭去中共總書記職務。

華國鋒不願參加中共的會議

華國鋒自1981年交權後一直任中央委員,直至2008年8月20日病逝,遠離政治舞臺27載。

中共官方資料顯示,1997年中共15屆一中全會以後,華國鋒多以「健康」為由請假拒絕出席中央全會和中央工作會議。

由於華國鋒晚年退黨,中共媒體更鮮見華國鋒的消息。而華國鋒從2001年開始多次要求退黨的消息也鮮為人知。

華國鋒去世前已退黨

2001年,日本《朝日新聞》曝光了華國鋒已經退黨的消息。當年11月的香港月刊《爭鳴》報導,時任中央委員的華國鋒繼沒有出席在9月中旬舉行黨的六中全會之後,不久又提出了退黨申請。

據外電報導,當時中共前領導人胡錦濤曾特意就華國鋒要求退黨一事主持召開會議。會上,華國鋒堅決表明自己的態度,嚴厲譴責黨的腐敗現象。

2001年11月6日,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朱邦造在回答日本記者提問「華國鋒是否要求退黨?」時稱,「這個問題不是我回答的範圍,以後不要在外交部新聞發布會上問這種問題。」當時有媒體分析,朱邦造的躲閃正說明這一事件不是空穴來風。

2005年,又有多家媒體相繼報導:華國鋒以中共背叛農民和工人正當權益和中共代表貪官利益、代表資本家利益為由,向胡錦濤提出退黨。還有媒體報導,追隨華國鋒提交退黨報告的還有:原華國鋒辦公室主任、華的老警衛員、華國鋒的機要祕書、華的專職司機。

《九評共產黨》引發洶湧退黨大潮

2004年底,《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引起全世界的強烈震動。《九評》深刻揭示了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和歷史罪惡,其竊國後63年的血腥暴政,給中華民族帶來歷史上最深重的災難。

《九評》引發了中國民眾的三退(退出共產黨、退出共青團、退出少先隊)大潮,截止目前,已經有超過1億4591萬8483人退出了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選擇了良知,也選擇了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