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佳木斯監獄。(明慧網)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血雨腥風的迫害,17年來沒有斷過。

「東方第一城」黑龍江佳木斯市的法輪功學員也慘遭迫害,被綁架、判刑,勞教、甚且被迫害致死。然而「善惡有報」,佳木斯市監獄、勞教所、公安局等公檢法系統積極參與迫害者也頻遭惡報。


文 _ 明慧網

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素有「東方第一城」之稱的黑龍江佳木斯市至少有45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88人次,被非法勞教至少381人次,被綁架迫害至少2199人次。


1999年7月至2016年7月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統計分析圖表。(明慧網)

1999年7月至2016年7月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統計分析圖表。(明慧網)江澤民集團利用金錢利益,調動公檢法系統參與迫害的積極性。但是,「善惡有報是天理」,佳木斯市監獄、勞教所、公安局等部門至少近30人因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

至少45人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佳木斯市區被迫害致死的已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5人。他們分別是:

徐佳慧、杜金、尹桂敏、楊桂芝、程學善、武淑雲、李志芳、賈承發、趙英蘭、路國芳、杜文福、項曉波、趙福蘭、王淑君、孫繼宏、李鳳華、孫桂榮、王冬霞、趙文羲、任慧斌、何貴芝、周永亮、蘇艷華、石銳、張春傑、陳英、湯紅、張富、熊長樹、王玉凡、高喜臣、侯振安、曹秀霞、劉艷雲、王紀平、徐玉芝、姜靜萍、邱玉霞、畢加新、袁和珍、吳春龍、張曉更、成漢波、鄒繼芹、于雲剛。

17歲少女陳英被迫害致死

陳英,佳木斯市樹人中學高一.二班副班長,地理科代表。

修煉法輪功後,陳英按照法輪功創始人所教導的「真、善、忍」做人,是個誠實認真、助人為樂、品學兼優、內心陽光的女孩。陳英喜歡各種文體活動,獲多種獎勵,尤愛好書法,多次獲書法榮譽證書,校內外很招人喜歡,更是媽媽、姥姥心中至寶。


陳英生前和母親陳秀玲的合影。(明慧網)

1999年7月19日,學校給陳英頒發「三好學生」證書。但是,陳英於8月16日被迫害致死,時年17歲。她是明慧網上中國大陸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999年7月22日,陳英進京上訪遭綁架。8月16日,警察押陳英乘列車返家,將年僅17歲少女銬車架上。

列車上,警察污言穢語,對其威脅恐嚇、侮辱毆打。上廁所時,警察竟不准關門,並站在門前看著。

陳英深感奇恥大辱,於是上完廁所快速關門,從廁所的小窗口跳車。當日有扳道工人見京秦線280公里處有人跳車,跳車人曾兩次試圖站起,沒成功,倒下了。

陳英在豐潤醫院救治時,市公安局「610」政委李純友指令:「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氣!」,不讓家屬看到還有活氣的陳英。當晚未經家人同意,警察直接送陳英到豐潤火葬場冷凍。

短短26天,這個活潑可愛少女在警察綁架迫害下離開了人世。

吳春龍30歲被迫害致死

吳春龍,男,30歲。修煉法輪功前,吳春龍患風濕性關節炎走路困難,中藥吃60多副,病情抑制住了但並未治癒,春秋兩季仍犯病;1995修煉法輪功後,吳春龍很快無病一身輕。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吳春龍兩次被非法勞教。期間備受暴虐:24小時不讓睡覺;警察毫無人性地用毛巾沾上稀屎塞進嘴裡憋醒昏迷中的吳春龍;被關小號迫害長達一個多月,有段時間,兩犯人每天在水房脫光吳春龍衣服,在黑龍江寒冷冬季(白天零下20度,夜晚零下近30度),給吳春龍潑上冰冷刺骨涼水,大開房門凍他。

在長期非人折磨下,吳膝蓋以上至腰部肌肉癱瘓、無知覺,腿不能動,胸部發涼瘦得皮包骨,意識喪失。並且,大量鹽鹵強制灌食造成他腎衰竭。生命垂危的吳春龍最後被送回家中,不久便含冤離世,年僅30歲。


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吳春龍最後被送回家中,不久便含冤離世,年僅30歲。(明慧網)

趙福蘭被劫至精神病院8天後死亡

2002年4月9日,在家照顧外孫的法輪功學員趙福蘭被綁架。

5月23日,趙福蘭被勞教所送佳市精神病院,期間疑被打毒針。趙福蘭很快出現消化道大量出血、不能說話等症狀。送醫急救後,趙昏迷8天。

趙福蘭於2002年5月31日去世,年僅59歲。

張富當天被派出所迫害致死

張富,男,32歲。2000年9月,張富進京上訪被綁架,遭當地警察押回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關押40多天,遭酷刑毒打,遍體鱗傷。

當地政府責令派出所對其嚴管,派出所命令張富每天到派出所報到。2000年11月23日張富走進佳木斯市郊區沿江派出所後,再也沒出來。

第二天,派出所匆匆強行火化了張富的屍體。

據不完全統計,佳木斯市區曾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至少88人次,累計刑期428年。

黃敏電視插播 被判重刑20年


大學講師黃敏。(明慧網)

黃敏,男,現年73歲,原佳木斯大學電子工程系講師。黃敏曾患多種疾病:膽囊炎、胸膜炎、肝炎、重症神經衰弱。更難忍受是三叉神經痛,講課時經常發作,疼得大汗淋漓,頭頂著牆,嚇得學生手足無措。黃敏被迫病休在家8年。

每天對黃敏來說都是痛不欲生的挨著日子,中藥、西藥、偏方全無效,最後從北京買到了西德進口的「卡馬西平」,每片藥10元錢,一日3片。家裡僅存的一點錢全部給他做醫藥費。

1995年5月,黃敏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了法輪功,讓他絕處逢生。黃敏學煉了不到半年,他在生活中不斷地實踐著書中所提的「真、善、忍」標準,處處為別人著想,加上身體神奇般康復,所有的病都好了,他也重回講堂。黃敏身體神奇般的變化,讓很多人震驚,家人也驚喜若狂。他見人就說大法師父(法輪功創始人)給了他第二次生命!有些學生、同事都跟著學煉。

1999年,全國開始大規模鎮壓法輪功後,黃敏看到了法輪功並不是像宣傳所講那樣,有許多同樣學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民眾選擇到北京上訪但都毫無結果。

苦無澄清之道,2003年黃敏利用電視插播,希望能讓老百姓了解法輪功在海外是受到民眾歡迎的,而不是國內宣傳的那樣,也希望民眾都能夠擁有知情的權利。

電視插播成功後,佳木斯公安、國安全部出動,抓捕黃敏。公安部通緝黃敏懸賞5萬元,黃敏被迫流離失所。

2003年3月黃敏在山東威海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20年,至今被關押在山東省監獄11監區。

副處級領導修法輪功被迫害致殘廢

馬學俊,原是佳木斯鐵路分局副處級幹部,曾任佳鐵水電段長、分局企管辦主任、老幹部副部長等職,還曾是副分局級預職幹部。

馬學俊原身患多種疾病,最嚴重是再生障礙性貧血俗稱白血病,在醫院輸血時又染上乙型肝炎。到1993年,他已全靠藥物維持生命,一療程5000多元。疾病纏身讓他感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1994年9月,馬學俊開始修煉法輪功,所有疾病神奇痊癒,包括頑固的再生障礙性貧血和乙型肝炎。他同時以「真、善、忍」法理提升自身的道德準則,遇事先他後己。他應分得的處級幹部住宅讓給了同事;發給他的年終獎和獎金都分給部下。

迫害發生後,市政法書記高某某施壓馬學俊,叫喊著:「你必須說你的病不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你就說是吃藥吃好的,你把房子讓給別人那是黨員應該做的」。

當時市公安局「610」(中共超越於法律系統之外的非法組織)教導員陳萬友也承認:「我們就是管這個的,對你們法輪功我們已經進行過多次明察暗訪了,沒有發現任何問題,而且覺得確實是功法很好,很多人煉功都受益了。」

迫害發生後,馬學俊在7年間遭4次綁架、3次勞教,而且株連家人及所有親屬。馬學俊後來被非法判重刑12年,期間遭酷刑迫害致殘。

直至生命垂危之際,馬學俊才被用擔架抬送回家。


佳木斯鐵路分局官員馬學俊被迫害前後的照片對比。(明慧網)

勞教制度解散前,中共勞教所是大面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

據不完全統計,佳木斯勞教所為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真、善、忍」法,採用多種形式迫害:關小號、不讓睡覺、誘騙、酷刑折磨、利用包夾、奴工摧殘、生理折磨、生活管控、隨意勞教加期、侮辱人格、強行洗腦、藥物毒害、野蠻灌食等等。

其中酷刑折磨居多,包括:暴打、吊打、多根電棍電擊、坐鐵椅、冷凍、剝奪睡眠、曝曬、老虎凳、鉗子夾手指、牢籠(直不起腰,伸不開腿,戴著刑具)、鐵釘紮腳掌、死人床、扒眼睛、體罰、熬鷹(24小時監控不許睡覺,同時大燈泡烤頭頂心和兩腳心)、蚊子咬、吃「3251雞飼料」和發黴的麵粉、鵝毛鑽鼻孔、轉耳眼兒、坐「蘑菇凳」(凳子底下是突出的圓頭)、牙籤、鋼針紮指甲和大背銬等。

退伍軍人霍金平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6月被佳木斯公安局非法勞教3年,同時被非法註銷戶口。

2002年12月5日,霍金平被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集訓隊小號銬在地環上,7天後被凍昏死過去。

17年來,霍金平屢遭迫害,曾遭多次瘋狂暴打,多根肋骨被踹折,遭橡皮條抽打睪丸,關鐵籠子,被煙頭燒臉和耳朵等酷刑。2012年10月2日,霍金平被迫害得命懸一線,奄奄一息之際,才被送回家。

佳木斯市農墾大廈工人王淑君,曾被非法判勞教1年,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遭關禁閉。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王被迫害雙腎萎縮、高血壓、尿少、視力嚴重下降、雙目失明、尿毒癥復發。勞教所不給醫治,直至生命垂危才放人。

佳木斯公檢法系統警察員工頻遭報

據不完全統計,17年來,佳木斯市一些直接參與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公安局的警察、工作人員至少近30人厄運連連,有的死於非命。外界輿論,彰顯了善惡有報的天理。以下僅列數例:

石宏偉,佳木斯市安全局副局長石宏偉,2013年大年30胃出血,搶救無效死亡。石在市檢察院工作的妻子康英曾經當過監所所長,2012年10月得腦癌而死。

王海超,監獄指導員,多次毒打、折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46歲即死於淋巴癌。

徐德厚,佳木斯市看守所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徐德厚被發現突然死家中的浴池裡,其現任妻子因販毒罪仍在服刑。

劉立波,曾任永紅、郊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任期內積極迫害善良法輪功學員,曾帶人持槍上門綁架、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2014年2月,劉立波出車禍死亡,時年5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