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8屆六中全會,再次強調要管好幹部,「主要是中央和主要領導幹部」。但卻有海外媒體報導說,推動六中全會一系列文件和措施的王岐山本人,對中共腐敗已經感到絕望。其實近年來,諸如此類說法並不新鮮,除海內外皆有相關輿論,就連中紀委甚至王岐山本人都曾經不只一次類似表述。

比如全國紀檢系統積壓的舉報材料已超過500萬份,即「一百年也處理不清」。一份舉報即使以2000字計,500萬份就有百億文字內容量,光是看完也要海量時間,莫說進一步核實處理。

不過,王岐山三年反腐遭遇的存量、增量雖是最現實最基本的問題,但也是最表面最淺層的困境。因為問題的始終與根本是滋生貪腐、一黨專政的中共體制。像是網上廣為流傳的說法之一:「反腐不反體制(中共),累死王岐山(老王)」。輿論這麼看,王岐山方面亦流露出這樣的力不從心,如中紀委曾刊文坦言:「8000多萬黨員光靠辦幾個案子是管不住、治不好的」。

王岐山的「反腐重話」莫過「零容忍」,具體措施嚴而密,從最初「八項規定」,再到今年7月1日起公安部配合新規,中共黨員「十類」交通違法行為將通報給紀委。對黨員的監督都到如此緊密程度,不收斂不收手的大有人在。

關於王岐山的「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媒體近期披露的一起存量案例足以說明:因受賄15萬被判緩刑的廣東一鎮幹部梁偉強,卻利用緩刑期間再貪4000多萬。

連緩刑的官員也能貪,難怪民間百姓說中共無官不貪。所以王岐山若能大方承認對中共腐敗的絕望,這樣的「絕望」被視為正能量,首先對支持反腐但不想「老王累死」的民眾而言就是一個好消息,他可以不要再浪費時間精力去做無用功,放棄中共體制就好。

除此,從一個特定的角度而言,或許習近平可以避免重複相同的遺憾。習身為黨政軍一把手,很多時候要配合宣傳中共樹立的官場人物,但未必他是真心認同。而已故的正定縣文化局局長賈大山,曾被習親自評價為「行政與為人的參謀和榜樣」。

但賈大山卻不能做為一個好官模範來主打,為什麼?就是因為賈大山不是中共黨員,只能做為一個文學作家來宣揚,習或許不能不說遺憾。中國不乏好官,為民服務不是中共的專利。

王岐山2014年11月在《人民日報》撰文稱,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的鬥爭。當時外界注意到並分析稱,反腐成效如此顯著,其用詞不是肯定的「一定贏」,卻是輸不起的保守說法,就是江澤民貪腐集團的反擊。

這也是這次反腐紀錄片給人的最大觀後感,紮堆黨政軍老虎的源頭難辭其咎,應該交代清楚。所有人有知道真相的權利,當江澤民貪腐治國,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被徹底公布時,中共這個體制到時不被放棄都不行。

王岐山上任後給習近平提出的反腐計畫,所謂前五年治標,後五年治本。但從各種跡象來看,這個治本之道,是政治體制改革之道,恐怕也是中國最終拋棄中共體制之道。政改能否真正落實,有人樂觀,有人悲觀,但這卻是中國真正崛起的必經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