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法輪功學員屠明5月9日遭綁架、非法判刑4年。此前,她曾寫下文章〈一位外企白領的人生轉變〉,希望更多的人能真正了解法輪功真相,從中共的桎梏中走出來。(大紀元)

一位外企女白領、上海法輪功學員屠明女士,今年5月9日遭綁架、非法判刑4年。

此前,屠明文章〈一位外企白領的人生轉變〉被網友廣傳。

文中描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之後,從盛氣凌人的「大小姐」脫胎成為他人著想、內心祥和善良受人尊重的人。

文 _ 屠明

上海法輪功學員屠明女士,2016年5月9日被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國保警察綁架。7月19日下午2時30分,上海長寧區法院對屠明開庭,之後將她非法判刑4年。

明慧網報導,遭綁架前,屠明曾被迫流離失所6年。被綁架後,屠明曾在上海市監獄醫院被綁在病床上強行插管灌食,造成喉嚨受傷,幾乎不能講話,持續嘔吐,身體極度虛弱,無法正常行走,要坐輪椅,警察還禁止家人探望。

屠明的哥哥屠永年為妹妹聘請了湖北張律師,張律師探視過屠明後說,當時她正被強行灌食,臉脹得通紅,說不出話。

被綁架前,屠明曾寫下的自己修煉經歷和修煉後中共迫害的情況。下面是屠明寫的親身經歷:一位外企白領的人生轉變。

我生活在中國最大的城市,父親大學畢業後曾經被分配到北京軍區任俄語翻譯;母親在本市防疫站任職業病研究醫生,父母直到近40歲才生下我,家中有一個長我7歲的哥哥,所以我從小就備受家裡人的呵護,家人視我為掌上明珠。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不知不覺從小我就是一個「驕」、「嬌」兩氣很重的人。

到大學畢業兩年後,就有機會進入外資企業工作,曾經在多家全球知名跨國企業任職,一直到後期在一家美資500強的公司裡擔任總裁助理。從小到大,我幾乎可謂人生旅途一帆風順,一臉的驕傲清高毫無掩飾寫在臉上。也正好我的姓的發音和「大」字在本地話中是同音,所以公司上下都稱我為「大小姐」,可是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功,我的人生發生了轉變……

破迷

從小我就很嚮往名山大川,工作後,我曾經踏遍大江南北,領略各地風土人情和各大寺廟道觀。

記得我第一次去甘肅省的拉卜楞寺,親眼目睹那些樸實無華的藏民那麼虔誠一步一匍匐,在險峻的山坡上艱難地前往他們心中的聖地——各大藏教禪院(他們心中神在的地方),臉上透露出無比幸福的笑容。多麼不可思議啊!我被深深震撼著,那麼貧乏的物質生活,對比著那麼飄渺的精神層面的東西(當時還不理解這東西是什麼)強烈地衝擊著我的「無神論」的思想。

我不禁自嘆,那麼我又是誰呢?我從哪裡來,我又要到哪裡去呢?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我利用幾乎所有的節假日,設計大大小小的旅遊計畫,踏遍名勝古蹟,尋找著我心靈的歸宿,甚至曾經去到雲南拜訪一位「活佛」……

直到我修煉了法輪功後,我明白了那一聲對生命久遠期盼的回應,不在青燈古佛旁,也不在晨鐘暮鼓間,就在滾滾紅塵的深處,那就是法輪功師父講的「真、善、忍」,尤其拜讀了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之後,法輪功師父用最淺白的語言,卻道出了人生的真諦,為上億人破了人生中最大的迷。


屠明寫道:「我拜讀了《轉法輪》一書之後,法輪功師父用最淺白的語言,卻道出了人生的真諦,為上億人破了人生中最大的迷。」圖為2009年六千多位法輪功學員在臺灣排出《轉法輪》書籍的圖形。(明慧網)

從此後,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發生了逆轉,事業中我不再患得患失、顧此失彼;生活中我也不再以我為中心、盛氣凌人,就是處處按照我師父教導我的去做的時候,心靈從此感到無比踏實。無論遇到多大的人生難題,甚至是在我因修煉了法輪功而遭中共迫害深陷囹圄最難過的時候,只要想到我有師父,那一刻彷彿擁有了巨大的力量去面對一切,去承受一切,彷彿一切都能化解。

如果有人問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你最大的感受是什麼,我會非常自豪地從心底回答:「我有師父!」

在工作中改變自己

之前在一家跨國公司任職期間,因為我擔任的總裁助理兼行政主管,負責公司包括訂酒店、訂機票、提供員工餐、其他員工福利等等方面的工作,所以有很多供應商會私下塞紅包,有時一個月拿到的「灰色收入」可遠遠高過工資收入,這在這個行業裡是司空見慣。

我在過去未修煉法輪功之前,曾經在其他外資企業也多次利用工作之便,拿了很多次回扣,開始的時候也是膽膽突突,自覺有點不妥,時間久了就習以為常了,甚至當某次可能沒拿到按慣例應收到的數字還會耿耿於懷,想著供應商咋那麼「擰不清啊」,本大小姐下回怎麼把他「調理」一下,或者換一個「懂事的」供應商……都覺察不出自己隨波逐流到貪得無厭的地步了。

可是,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功,一切發生了轉變。

在日常工作中,接觸到最多的就是五星級酒店的銷售人員,他們為了讓我把我公司客戶放在他們酒店,就給了我一張點數卡,只要把我接觸的到我地出差的外籍同事安排到他們酒店入住,我就有點數積累,點數積累多了,就可以去他們酒店甚至是海外的連鎖酒店免費住宿、用餐或購物。而且這種方式非常隱蔽,公司採購部和其他部門都查不出來的。

但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師父讓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

我一般的處理方式都是先接受下來,但從來不用,都是按照公司規定處理。再也沒有拿過非勞動所得的一分錢回扣!法輪功修煉使我從此變得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地去做人處事,感覺自己煥然一新,能夠真正站在公司角度去考慮問題了,在公司總裁的支持下,我還把手下幾個長期撈回扣的員工裁員了,重新組建了一個積極向上,不搞私下交易的團隊,並積極配合採購部制定了一系列的採購政策,在公司裡樹立了一定的威信,而我本人也體會到自己每掙的一分錢都是在陽光底下的那種踏實感。


屠明在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準則在工作中改變自己,感覺煥然一新。右圖:2010年臺灣法輪功學員排出蓮花映襯真善忍圖形。左圖:中共打壓前成都法輪功學員大煉功。(明慧網)

修真

有一次,公司一個經理拿著1000多元的報銷單給我,要我轉給老闆(公司總裁)簽字,但不知何故,我不小心弄丟了,但這位經理卻對我說:「沒關係,不必較真。」我心裡很清楚,她是看在我是總裁助理的份上,才不願意追究的,要照以前,我會順水推舟去接受這種變相的「行賄」,但以我當時總裁助理的職位,會心安理得,員工這麼處理也是自然不過的小事,沒什麼原則性問題。

但大法修煉讓我知道自己犯錯必須承擔責任,我必須由自己拿出錢來賠償,雖然這位經理再三推託,但我很堅持地跟她說:「我是信仰法輪功的,我師父教導我修『真』,在犯錯時必須承擔責任也是一種『真』的體現。」她聽了此話後很驚訝,表露出非常敬佩的神情,並接收了我給她的賠償。


屠明說:「我是信仰法輪功的,我師父教導我修『真』,在犯錯時必須承擔責任也是一種『真』的體現。」贏得同事的敬佩。(章翠英畫作)

又有一次,我的下屬因在訂房間中犯了失誤,造成了損失,要罰款500元,當時,酒店銷售人員為了拉攏客戶,尤其是我公司這個主要大客戶,面對的我又是負責這項工作的,一般都是搶著賣一個人情給你,簽單後免掉此筆費用。

我的師父曾經告訴我們:「截窒世下流」,意思是作為法輪功修煉者不但自己明理,還必須承擔制止世風日下的責任。我知道當時的社會風氣如此,但我堅持不能因為借助人情而違背原則,更何況我不想讓下屬員工不面對自己的錯誤而去尋找所謂的「捷徑」,所以,我跟員工說:「你這次工作失誤也有我的部分責任,所以我們共同承擔這筆罰款吧,下回你就不會再犯同樣錯誤了,你也能成長起來。」

這樣既告訴了酒店銷售人員我的處事原則,也警告了我手下的員工承擔責任的道理,之後這位員工和酒店銷售人員都從我處理事情的方式中,很敬佩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使我從裡到外都能真正為他人著想,同時也感受到了別人的尊重。

我們公司的總裁(加拿大籍香港人)在招聘我的時候,曾經問我是否能負責全公司一個大型廠房及兩層辦公樓的裝修工作,當時,我是拒絕的,我知道裝修背後的「貓膩」太多了,如果真的涉足並放任貪心,不知不覺中都有可能一夜暴富。

公司總裁後來對我說,真是由於我那個拒絕,才讓他毫不猶豫地聘用了我。他覺得當時像我這種從不涉及私下交易的工作作風而求真的大陸員工比較少見,在日後工作中,也給予了我極大的信任和培養。

通過師父明示的法理我明白技能的提升跟自己修煉境界的提升是緊密相關的,正是我的「不貪」,我從一個原來拿回扣的員工成為一個從不涉及私下交易的員工,老闆就對我非常信任,我反而在盡責於工作中得到了意外的智慧。

有一次總裁要求我去製作一部介紹公司產品的宣傳片和宣傳手冊,這是我以前未涉足的領域,以我當時的專業能力和慣性思維,在沒人輔導的情況下,是很難勝任這項工作的。要照以前,我可能會推給公司其他部門去做。但基於老闆對我的放手和信任,我在不長的時間裡,一直不斷摸索,和一家廣告公司配合製作出了一個非常全面而簡潔明瞭的產品宣傳紀錄片和宣傳手冊,令我的老闆非常驚訝,就連當時的亞太區總裁都給我肯定和鼓勵。直到我離開那家公司,都還在沿用我製作的片子,這令我很有成就感。

我想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我是沒有這個智慧和力量的,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內心感覺無比充實,感覺這個世界上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而變得十分美好。

修善

公司有個退休回聘的某產品組總工程師,一天下班後,在班車上嘔吐不止,到站點後,同事們和那位總工程師都各自回家了。以前的話,都是自私的想法,不是我分內的事兒,本「大小姐」一般不會插手去多此一舉的。

可我修煉了後,讓我變得真正真心實意去關心周邊的員工。

當時我了解了一下這位總工程師的具體情況,發現他的女兒在德國,而他妻子正好去德國看望女兒,我擔心他當時的身體狀況因沒人照顧而出問題,正好他弟弟是我的下屬,我就急忙打電話通知,他弟弟連夜趕過去照顧他。總工程師當時回家後幾乎失去知覺,要不是他弟弟及時趕到,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總工程師康復後,非常感謝我,說是我救了他,其實,我只是按照我師父教導的善心去處理工作中的事的其中一例而已。

修忍

有一次,公司做了很多印有公司標誌的襯衫,由我負責發給員工。有一個銷售人員當著所有同事的面說我給他們產品組的襯衫少了一件,當時我心裡一邊翻騰著,已經數過多遍了,不會發錯呀,當著那麼多人面,開始真有點氣不打一處來,我堂堂的「大小姐」,這點小事能發錯嗎?再者,何必當著那麼多人面問我,在公司不用說總部的高管都要敬我三分,一個小小銷售員來責問這不是叫我下不來臺嘛!

但我轉念一想自己是法輪功學員,當時就忍下來沒出聲,並平靜地告訴她再去查查,也可能我弄錯了。過後不到半小時,她發現並沒有少給她,過來跟我道歉。當時很多員工都看在眼裡,有一個員工甚至跑過來暗暗對我豎大拇指稱讚:「妳真能忍。」

修煉前,在工作上,必須面對各個層次的同事,包括國內、國外,上至公司在美國總部的各個高管等方方面面複雜的人際關係,我經常是煩躁無奈,發大小姐脾氣藉以把自己的壓力發洩到下屬員工身上,擺出一副頤指氣使的臭臉,好像世界上除了總裁以外,誰都得配合我,也使得管理上很不順暢。

修煉大法後,我遇事總會用師父教導的法理「真、善、忍」對待同事、對待員工,語氣盡量親切,內心祥和,手下員工可以感受到我的真誠和善解人意,都主動做好自身分內的工作,很多大項目的工作都不太用我親自操心了,而往往又獲得出人意料的好結果。

風雲突變 陷入人生谷底

可是,這麼好的法輪大法,教導人心向善,讓人道德提升,身心健康的這麼一部大法卻在1999年7月20日後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壓,這麼教導我做「真、善、忍」好人的師父被誹謗。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一意孤行,下令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在2007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不久一個上午,我被人舉報說我煉法輪功,當時的國家安全部兩名官員直接到公司找到我,在一個單獨房間裡,他們旁敲側擊,又厲聲警告:「希望妳放棄法輪功!否則,妳目前的一切可能一夜之間都失去。」但看我不為所動,就扔下一句話:「太可惜!」最後逼迫我的老闆監看著我在公司的一言一行……

我當時內心真的非常痛苦,困惑不堪,為什麼我要做一個好人,由原來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卻受到來自國家安全局的威脅?甚至是人身安全的威脅!我老闆對我以前的信任都是基於因我修煉了法輪功才變成一個不貪的時刻遵循「真、善、忍」原則處事的好員工的,為什麼這麼信任我的老闆也不再讓我在公司裡弘揚這麼好的法輪大法了呢?

回到家裡,我的父母也逼迫我放棄信仰。當時我和母親同住,每當我凌晨早起準備學法煉功時,被中共電視中謊言矇騙的母親嚇得半死,說我半夜起床是要殺她!令我心痛不已,法輪功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的,並且法輪功書籍中絕對禁止殺生的,我怎麼可能去殺人,我更怎麼可能去殺生我、養我、從小就給予我很多愛的自己的母親呢?我真的是欲哭無淚!

我那白髮蒼蒼的母親年近七旬,身體十分不好,看我堅定自己的信仰,居然跪下來給我磕頭,讓我放棄信仰!而我的父親也對我咆哮,說了很多反對法輪功話來刺激我。我感到異常痛苦和孤獨,萬般無奈,好像一下被世界上所有人,包括我的家人、同事、老闆、鄰居、朋友、親戚都拋棄了,好像天都要塌下來的感覺。

法輪大法是正法

之後,我陷入深思,法輪功到底是什麼?我為什麼要煉法輪功?政府為什麼要這麼迫害無辜善良的只不過堅持信仰的普通百姓呢?目前法輪功被打壓我怎麼辦?

當我再次檢測自己的思路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法輪大法是正法,修大法沒有錯,做好人難道有錯嗎?我師父教導我「真、善、忍」難道有錯嗎?我從一個自私驕傲的「大小姐」煥然一新成為一個時刻為他人著想,受人尊重的人難道有錯嗎?既然沒有錯我怎麼能背叛法輪功和我師父呢?做人是要有良知底線的,有了良知才能使我們分清善惡,失去這個底線,那做人還有何意義呢?我決定修煉下去。

從此後,我對母親更加呵護照顧,就是牢記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原則去做得更好。母親那時已經得了輕度老年癡呆症,對眼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我每周都回去給她洗澡,陪她閒聊,安慰她,在一次幫她洗澡時,我真誠地告訴她「法輪大法好」,她喃喃重複著,然後開口說:「女兒,大法好!」並且同意我幫她退出團隊組織。2008年,我還特地帶著母親去了一趟澳洲,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出國旅遊,整個旅程她都十分開心。

我父親經歷過也親眼目睹過共產黨的歷次整人運動,遭受過迫害。父親大學畢業,曾經被分配到北京軍區擔任俄語翻譯,但因為有一個哥哥在美國,於是就被扣上了一頂「裡通外國」的帽子。同時我父親在部隊看清了共產黨「人整人」的真實面目後,最後毅然決然選擇遠離政治,退出部隊,而來到我們這個城市的一個小化工廠當工人,一直到退休。所以,當他一聽說他最疼愛的女兒修煉了法輪功正在被中共打壓,幾乎失去理智,整天為我擔心,因為他太清楚共產黨是如何整人的。

我很早就在家裡安裝了新唐人電視臺(一家獨立的海外媒體中文電視臺)的接收器,父親開始慢慢了解海外法輪功的真實新聞報導。父親原本就擅長舞文弄墨,酷愛京劇,看到弘揚五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的神韻晚會光盤,他禁不住說,這些節目真的不錯!有一次,我問他是否願意就之前失去理智時對我師父的不敬之詞道歉,並且在網上聲明?他非常肯定地說:「願意。」

在我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後,以前的總裁老闆善意勸我不要「太執迷」,他自己是信仰天主教的,他便用天主教裡某段教義勸說,大意是他們的主教導他們在一個恪守良知範圍內,對一切民眾都要愛。

我耐心地反問他,我的為人處事他應該最清楚,為什麼我不偷、不搶,就因為要堅持做一個更好的人,反被這個政府非法關押,非法審訊呢?這個政府的行為不正是超出了「恪守良知」的範圍了嗎?你們的上帝也是告訴你,人死了不是有的進天堂,有的下地獄的,如果那些人不去「恪守良知」那不就是要進地獄的嗎?我就是告訴那些人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我就是要想把那些在無知中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拉出地獄之門。

從此後,我的老闆再也不勸我了。並且某次特地請我吃飯,想全額支持我離開中國,逃出中共的魔爪。

深陷囹圄 志不退

2009年9月30日晚近11時了,我已經睡著了,突然七、八個警察衝進我家,有男有女,有一個警察還拿著錄像機在錄影。先把我困住,然後開始抄家,三、四個警察把家裡翻得亂七八糟,最後警察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訊,因為當時我一個人獨居,家人不知道,一直到次日清晨才允許我給家人打電話。

第二天我被關入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不讓我煉功,兩個國保人員對我三次非法審訊,最後一次長寧區檢察院對我非法批捕。

在看守所的日子裡,和吸毒犯、販毒犯、小偷擠在一個不足20平米的屋子裡,開始的時候,犯人們都很嫌棄我,監獄規定,一般犯人不允許跟法輪功學員對話,我是盡最大努力去跟那些罪犯講述修煉法輪功的美好,法輪功師父教導我們做「真、善、忍」。慢慢的,有些犯人願意聽我講,也都願意接受三退(退出中共黨員、團員、少先隊)。

還有一次,兩個犯人因為瑣事爭吵,我就盡力用「真、善、忍」原則勸解她們,可能是當時我的行為和善心感動了她們,之後兩個犯人都對我非常信任,其中一個還吩咐其他犯人照顧我的身體狀況,甚至還前後有好幾位犯人在我身體出問題時,主動給我洗衣服,扶我去廁所,幫我洗澡之類的……在那樣一種氛圍裡,他們的所為真的也是很不容易的。

2009年12月,長寧區檢察院檢察官兩次對我非法傳喚,期間,我不承認所謂的「犯罪事實」,不在筆錄上簽字,我被迫於當月離家,至今流離失所。

我個人力量有限,但我就只能用這種方式告訴世人,我不是罪犯,法輪功教我做好人,我沒有錯。


中共毫無人性使用各種酷刑迫害致死致殘無數法輪功學員,但屠明雖然深陷囹圄,她意志堅定:「法輪功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不是罪犯。」(大紀元)

結語

我不懂政治,從我家人以前遭遇的被共產黨迫害的經歷告訴我,當前的中國大陸,遠離政治是老百姓求得平安的唯一途徑。


法輪功讓屠明發自內心為人著想,明白了返本歸真的人生意義。圖為法輪功學員2002年7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DC舉行燭光悼念會。(明慧網)

我自從煉了法輪功,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讓我這麼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處處為人考慮的善良的人了,這麼好的師父,為什麼政府要這麼誹謗我師父呢?為什麼政府要綁架我,要非法審訊我這樣一個不偷不搶執意做好人的人呢?要脅迫我家人逼我放棄信仰,難道政府這麼害怕好人嗎?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呢?打壓迫害良善那又是什麼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德良知底線,辨別善惡的精神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