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余文生:臨近死亡後的超越 (第504期2016/11/03)

?"
北京律師余文生2014年因代理維權人士張宗鋼支持香港佔中一案的辯護,遭關押99天,經歷酷刑折磨及精神摧殘,「離死亡是這麼近」。(資料圖片)

在經歷三次「大環背銬」的酷刑折磨後,余文生的腹膜因該拷刑的用力拉伸而被拉破,小腸溢出……而61天的死囚牢經驗,不僅屈服不了他,反而讓他看淡生死,他說,「思想上超越了很多,使我現在做很多事情不懼生死。」

文 _ 李辰

2014年,因為代理維權人士張宗鋼支持香港佔中一案的辯護,北京律師余文生被關押了99天,先在北京大興看守所,之後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死囚牢關押61天。

北京市大興區看守所對余文生使用一種酷刑──大環背銬。警察將余文生的手臂環繞在他背後又高又寬的鐵椅背上,由於他個子矮、手臂短,手臂根本無法環繞鐵椅子,夠不著,但警察硬是給掰過來,銬上。余文生頓時感受到身體的肌肉骨骼完全被拉緊,手當時就腫了。用刑的警察還不斷地拉動手銬,每一次拉動,余文生都會慘叫。

2014年10月13日,北京律師余文生突然被中共抓捕。

余文生從小生活條件優越,家庭收入相當於高幹子弟家庭。經歷這種酷刑,用余文生的話說,感覺「真是生不如死」,他第一次感到「離死亡是這麼近,生命是這麼脆弱」。

從11月2日晚到11月5日凌晨,余文生經歷了三次「大環背銬」,使其腹膜因這種拷刑的用力拉伸而被拉破,小腸溢出。也許是酷刑折磨帶來的疼痛,令他忽略了腹腔的異樣感覺,10天後,余文生才發現自己有了小腸疝氣的症狀,很疼。小腸疝氣,即人體組織或器官的一部分離開了原來的部位,通過人體間隙、缺損或薄弱部位進入另一部位。


北京市大興區看守所對余文生使用酷刑「大環背銬」,造成其腹膜被拉破,小腸溢出。(Getty Images)

11月20日,余文生被轉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所作的體檢證實了這一點。結果,警察對他說,你們家人有「小腸疝氣」的家族病史,是遺傳的。余文生並不同意這一說法。「他們說家裡遺傳,但是你提前十幾年、二十年讓我得了。」後來,余文生在死囚牢度過61天。出獄之後,他馬上被迫做了小腸疝氣手術。

牢獄之災成生命轉折點

酷刑的目的是讓人屈服。中共沒有想到的是,這段牢獄之災卻成為余文生人生當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余文生出生在語言文化大學(後來的中國礦業大學),從小在北京機關大院長大,經常能見到一些中共高官,「下臺的副總理陳永貴那個時候買菜,就排在我前面。」這些經歷令他對中共官位的高低沒什麼概念。

余文生的父親原是空軍技術軍官,轉業後曾在旅遊局負責外賓旅遊接待,這個工作在當時實際上屬於政治任務,也有一些特權。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