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18屆六中全會於10月24日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圖為天安門廣場旁的衛兵。(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被視為在高層權力分配爭奪中具有決戰意義的中共18屆六中全會正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儘管僅從官方報導無從窺視此次會議上圍繞19大人事安排卡位戰等內幕,但高層權鬥和派系博弈仍然是外界特別是政治觀察人士密切關注的重頭戲。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葉兵近日電話採訪了中共黨史學者、人民解放軍退役大校辛子陵,請他來剖析六中全會對中共黨內政治和中國社會走向的影響。下面是這次專訪內容的前半部分。

記者:六中全會開了,您對這個事情有什麼觀察啊?

辛子陵:這個問題,恐怕是中共黨內的鬥爭,也就是習近平為首的改革派和以江澤民為首的反對派這個之間的鬥爭。通過六中全會要進行一個總的解決啊。19大以前必須有這麼個總的解決,不然19大沒法兒開。如果19大江澤民還有發言權,他又伸進三個常委來,那受得了嗎?中國事情怎麼辦啊?包括組織問題,我相信都會有個總的解決。習核心要確立起來,現在篡黨基本上都表態承認了,也就是江核心的地位已經是式微了麼,原來他還能影響一些人,現在好些人也看清大勢了。你看這個會議之前,我看一個材料講,九個月的時間換了28個省的領導人,因為這個事情呢,不換思想,就得換人麼,你不轉變立場,只能是組織上解決。這次呢是一個總的解決。我對前途看好,應該說是這次是習近平的勝利,也是黨內改革派的勝利,也就是中國人民的勝利。不把這些貪官搞倒、不把這些大老虎、中老虎、老老虎搞倒,中國的事情是沒法前進的。特別是政治體制改革,你寸步難行,包括六四平反、平反法輪功這些事情,這些問題,江澤民不倒,你是根本沒法進行的,一個一個大老虎橫在那個地方,你沒法通過。現在這些問題,有一個總的解決,天時地利人和、條件都成熟了,這次會議會有一個圓滿的解決,會給人民一個振奮,給全黨一個振奮。

記者:六四、法輪功這些問題,在習近平確立了他在黨內的最高領導人核心權力之後,有可能會得到解決?

辛子陵:不是有可能,肯定會解決這些問題。你想法輪功的這些學員,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狀告江澤民,已經積存了二十萬的狀子了。如果是不想解決這個問題,你這不是糊弄老百姓麼,這麼多狀子你來個不受理,現在他已經受理了,法輪功的問題肯定要解決,六四的問題也要解決。習近平不會背著這個包袱前進。這個問題習近平認得非常清楚。

記者:現在他的一些做法啊,像抓捕維權律師啊、打壓上訪人士啊、收緊言論啊、網上的言論不少人受到了法律上的懲罰吧,像這些情況,你覺得不是在習近平的認可或者主導下進行的話,可能嗎?

辛子陵:這個事情,我向全世界說明這個問題,中共這個執政黨內部,他有兩個司令部。現在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之前,他沒有拿到全部的權力,你比如說政法系統,周永康倒了,是不是意味著各級政法的權力都歸到習近平這裡來?理論上應該是這樣子,實際上,這個組織上思想上的影響是千絲萬縷的,好多人他自覺不自覺地執行周永康那一套,最近有個叫王治文的,出國忽然被截在廣州了,這事情這不會是習近平叫幹的。因為他們還掌握著一部分權力,現在有老百姓一有不滿的事兒,罵誰啊?罵最高領導人,賴習近平幹的,實際上不是他的主意。所謂抹黑啊,高級黑啊,就這麼回事兒。你像六中全會開著,榆林又來個大爆炸,這些事情肯定都有政治背景。現在就是呢,江派這些老老虎、大老虎,面臨著滅亡的命運,豁出去了,我好不了,也不能叫你好,他認為用破壞的辦法,敗壞習近平政權的聲譽。好多事情呢,不是他做的。包括封《炎黃春秋》啊,是在劉雲山的打壓下的事情啊,現在習近平不能放下大事兒、放下六中全會總部署,去跟他們一件一件具體解決,一個最高領導人,他得總的解決,總的在路線上、方針上、思想上,政策上解決,總的讓大家維護執行中央的方針政策,不能大家都不執行,靠中央領導人一個個去糾正,那糾正得過來嗎?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呢,現在呢人民,包括媒體、知識界,對習近平都有很大的誤會,認為媒體又收緊了,哪兒又抓人了,好多事情都是習近平不知道的,他已經發生了,那怎麼辦呢?

記者:但他是不是意識到,這些事情的出現,對他本人的形象,或者對他的信用,都會造成負面影響呢?

辛子陵:當然知道了,這也是他開六中全會,要徹底總解決的一個原因一個動力麼!他不這麼著他怎麼辦?不這麼做最後就是,現在有的是不作為、有的是反作為。你像爆炸事件是反作為,有的是不作為,你不讓我吃請,不讓我受賄,好,我不幹活了,整個政府行政工作停擺,老百姓也罵習近平啊。所以這個必須得總解決。組織上的總解決,將來開19大,重新任命幹部,重新布局。江澤民在組織上經營他這派的勢力搞了二十多年了,可以說是盤根錯節、根深蒂固,解決上來不太容易,但是不解決怎麼辦呢?不解決政令就推不開。他不敢明著對抗,他不做,所謂政令不出中南海,就得繼續了。

記者:在之前,好幾個月以來,甚至一年多以來,好幾個省,甚至地方大員都在調動,你覺得都是習近平親自布署的嗎?

辛子陵:那當然,現在,特別這些省部級以上的幹部,都是習近平的部署。都是跟六中全會、為開好19大打下組織上人事上的基礎,以免出現會場上的政變。九個月調整28個省的領導人,道理就是如此。


習近平軍改為肅清江派勢力(Getty Images)


記者:他現在治軍,軍改,這些事情做了以後,你覺得習近平是不是軍權在握了嗎?

辛子陵:應該說是掌握了,軍權動這麼大的手術,老實講,文革以來,毛沒敢這麼幹,鄧也沒敢這麼幹,習這是動作最大的一次。但是逼的他沒有辦法了,一個郭伯雄、一個徐才厚,把個胡錦濤架空了十年,整個的都是他們的人,你不在組織上徹底解決問題,這個軍權掌握不過來啊。實際上是把軍權奪回來了,而且這場鬥爭呢,在繼續深化。軍隊最近在布署,要進一步肅清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影響,為什麼呢?現在徐才厚和郭伯雄他們配的幹部,現在好多人呢各級還都在位,有些人的面目還不清楚,但是,大局現在已經定下來了,習近平牢牢掌握了軍權,現在進行這麼一場鬥爭,不牢牢掌握軍權,沒有條件逆襲。所以從軍改開始,拿下徐才厚、郭伯雄,是有道理的。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