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月分中國對外貿易繼續下行,以美元計價進出口雙雙下降,令中國經濟增長再添疑雲。隨著美元上漲,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劇。(AFP)

9月分中國對外貿易繼續下行,以美元計價進出口雙雙下降,出口同比降幅達到10%。有外媒稱,這顯示中國經濟基本面低潮,令中國經濟增長再添疑雲。專家分析,中共決策者將允許進一步貶值人民幣,以緩衝經濟衰退。

文 _ 蘇晨

中共海關總署10月13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9月分出口同比下降10%,為今年2月以來最低,進口同比下降1.9%;9月貿易順差為419億8900萬美元。

美國《華爾街日報》中文網13日報導稱,經濟學家曾預測中國9月分出口會同比下降3.2%,而實際降幅已大大超過了這一預期。同時,進口和貿易順差也低於市場預期。

報導引述北歐銀行(Nordea Bank)分析師莊媛(Amy Yuan Zhuang)的觀點稱,這一數據令人失望,突顯出中國經濟基本面仍相當低潮,將給中國經濟增長前景再添疑雲。在中共政府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和加大基礎設施開支之後,中國經濟增速最近已經穩定,但這掩蓋了更深層的問題,包括民間投資低潮、企業債務日益積聚和嚴重的產能過剩。

以人民幣計價,9月分出口同比下降5.6%,進口同比增長2.2%;當月貿易順差2783億5000萬元人民幣。

專家:資本湧入樓市導致出口下降

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顧瀟嘯表示,出口跌幅擴大,主因是全球需求疲弱和去年基數走高,中國主要貿易夥伴美、歐、日經濟持續低潮,貨幣刺激乏力;進口方面,由於基數走高,9月中國進口同比增速由上月的1.5%轉負至-1.9%。近期政府出臺地產和煤價調控政策,經濟下行風險仍大,對進口仍是拖累。

順差大幅下降,匯率貶值壓力增大。進出口均惡化,9月順差420億美元,環比下降100億。近期英國因脫歐風險上升、美聯儲年末加息概率提高,美元指數大幅飆升,再加上9月外儲繼續下降,人民幣貶值壓力依然較大。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稱,9月貿易數據出現大幅度下降,顯示出外貿壓力比較大,尤其是出口壓力比較大。此次出口低於預期,反映出外需環境需求較弱,發達經濟體的經濟復蘇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全球經濟增速進一步放緩。

從外需看,美國處於大選期間,經濟存在不確定性;歐洲在英國脫歐後經濟壓力更大,歐元區和英國經濟增速放緩;日本經濟連續低潮。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在這樣的環境下仍想讓出口大幅增長,可能性較小。

另外,儘管部分宏觀指針出現好轉,但製造業投資增速仍有下行壓力。出口和製造業聯繫較大,相關企業擴大生產並不積極。

加拿大拉瓦爾大學國際商業教授蘇展則認為,中國出口額的下降也與大量資本湧入房地產市場有關,「現在像房地產業這種賺錢快的地方,吸引了大量的企業家進去。好多人放棄了去搞工業,而去進到這些行業裡面去」。

決策者或進一步貶值人民幣

中國出口新的疲軟恰逢政府打壓房地產市場泡沫和企業債務,從而引起外界猜測,決策者將允許進一步貶值人民幣,以緩衝經濟衰退。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過去15個月中,中國出口有14個月下降。有經濟學家預計,中國政府將在未來數月引導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以使出口產品更具競爭力。

美國銀行、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和凱投宏觀都估計,人民幣將進一步貶值。人民幣現在已經接近6年最低。

隨著標普和IMF(國際貨幣基金)警告快速信貸擴張的危險,北京決策者採取新的房地產限制措施,有風險造成經濟冷卻。但是他們對實現今年6.5%的增長目標卻是不動搖的。這將迫使他們貶值人民幣,支持工業領域。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亞洲外匯策略主管Sue Trinh近日對彭博社表示,「中國的選擇越來越少,讓人民幣貶值對他們而言是代價最小的選擇。在人民幣被正式納入SDR籃之後,我們已經看到他們朝這個方向行動。他們將做出更多動作。」

隨著美元上漲,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劇,正走向1月分以來最大的單周跌幅。人民幣兌美元今年以來已經下降3.4%,是亞洲貨幣下跌最多的。

雖然如果按美元計價,人民幣貶值不會給出口商帶來幫助,可是如果按人民幣計價,它可以緩衝打擊,支援工業盈利的恢復。

德意志銀行估計,隨著中共政府努力冷卻房地產市場和放鬆貨幣政策、美國加息促使中國資本外流,在未來兩年,人民幣將貶值17%。

德意志銀行經濟學家張智威和李增近日在報告中稱,人民幣兌美元將在2017年末下降到7.4,在2018年末下降到8.1。目前的匯率是6.7。中國下個季度經濟增長將可能放緩到6.2%,資本外流在未來幾個月將加劇。

彭博情報經濟學家菲爾丁.陳和湯姆.奧利克在報告中表示,「9月分的數據將激起人們擔憂,人民幣有進一步下跌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