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80年11月27日,「四人幫」成員被特別法庭審判、定罪,由左至右分別為張春橋、王洪文 、江青、姚文元。(AFP)

曾在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任部長的耿飆在回憶錄中披露,中共外長喬冠華在1976年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稿中,毛澤東遺囑遭篡改,竟險些成為「四人幫」的政治資本。

文 _ 文樸

「四人幫」篡改毛澤東遺囑

曾任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的耿飆在《耿飆回憶錄》一書中說,1976年10月2日晚,華國鋒(時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突然打電話要他去商量事情,在座的還有外交部副部長韓念龍和劉振華。他當時的職務是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

華國鋒說:「喬冠華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稿,提到了『毛主席的囑咐』——『按既定方針辦』,這是錯的。毛寫的和我在政治局傳達的都是『照過去方針辦』。為了避免再錯傳下去,我把它刪去了。但是,喬冠華已去聯合國,他帶去的稿子上並未刪去那句話,你們有什麼辦法?」

研究的結果是,由韓念龍、劉振華回外交部去打電話,通知喬冠華在發言中刪去這句話。

韓、劉兩位走後,耿飆問,從字面上看,「照過去方針辦」和「按既定方針辦」差別並不大,為什麼要去掉這句話。

華國鋒說,毛沒有什麼「臨終囑咐」,毛留下的字條有一張寫的是「照過去方針辦」。這根本不是什麼臨終囑咐,而是針對華國鋒匯報的具體問題,對華國鋒個人的指示。「現在他們把六個字改了三個,把對我講的變成了『毛主席的臨終囑咐』。他們這樣做,就可以把他們幹的許多毛主席不同意的事情,都說成是『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針辦』了。他們就有了大政治資本了嘛!」

臨走時,華國鋒對耿飆說:「近日有事要找,你在家裡等著。」

「四人幫」企圖動手奪權

10月4日,耿飆看到在《光明日報》頭版顯著位置登載著題為〈永遠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針辦〉、署名「梁效」的長篇文章。

讀著這篇火藥味十足的文章,耿飆覺得「四人幫」已舉起了這柄仿造的「尚方寶劍」,一場大決戰就要來臨。

過了一天,華國鋒給耿打電話,並派車把耿接到東交民巷華的住處。

耿飆說:「據我推測,三、五天內他們可能會有行動。」

隨後,耿飆分析了「四人幫」要動手的種種跡象:「四人幫」在上海搞了個功率很大的電臺,增加了民兵,增發了武器彈藥,那是他們的根據地。

「四人幫」計畫10月8日在長沙開始搞遊行,9日在上海搞遊行,假借「人民群眾」的名義提出由王洪文(或江青)為黨的主席、張春橋為總理;接著向國外廣播,同時北京也搞遊行慶祝;北京有「兩校」還有幾個部頭遊行,逼著那些他們尚未控制的部門跟著參加。

耿飆說:「到那時形勢就嚴峻了。」

華國鋒說:「中央決定,有一項任務要交給你去完成,是葉帥提名的。」

控制電臺 隔離審查「四人幫」

6日晚8時許,耿飆家中的紅機鈴響了,是華國鋒本人的聲音。要他坐汽車迅速趕到中南海懷仁堂。

一進中南海西門,他見到崗哨比平時增多了,有一種緊張後的氣氛。走進懷仁堂,看見華國鋒、葉劍英(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正與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等在交談。這時他才知道,華國鋒和葉劍英在徵得中央政治局多數人員同意後,已對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及其在北京的幫派骨幹實行隔離審查。

華國鋒派遣耿飆和北京衛戍區副司令邱巍高,要他們迅速控制住電臺和電視臺:「不能出任何差錯,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葉劍英囑咐道:「要防止發生混亂,防止洩密,注意安全。」

華國鋒問道:「你要不要帶支手槍?」

「手槍不必帶了」耿說,「但是須有你的手令。」

「好!」華國鋒當即提筆給時任廣播事業局局長鄧崗寫了一道手令:中央決定,派耿飆、邱巍高到廣播事業局,要鄧崗接受他倆的領導,有事直接向他們請示。最後署了華國鋒的名字和日期。

「光我們兩個去還不行,」耿飆說:「請你把守衛廣播事業局的警備一師的副師長找來,和我們一起去。」

出發前,華國鋒對耿飆說:「一切交給你去辦了。總的原則是可以採取處理林彪事件的辦法,內部已發生了變化,但外面不要讓人看出異常來。」

他們三人從警備部隊中挑選了20名士兵。當晚將近10點才到達廣播大樓。耿飆帶著10名士兵直奔局長鄧崗的辦公室。

鄧崗看完華國鋒手令,好久不說話。

「你如果想給姚文元打電話請示,也可以。」耿飆對思索猶豫的鄧崗說。

鄧崗似乎明白了耿飆話中的含義,連忙說:「沒必要了。」

隨後,耿飆讓鄧崗召集了廣播局核心小組成員,並宣讀了華國鋒手令;鄧崗又召集各部門負責人的緊急會議,傳達了中央的指示。

接著,耿飆給華國鋒打電話報告匯報:「已經控制住了,領導人都在我這裡,你放心。」

而邱巍高當時作了四項布置:控制電臺的要害部位,如直播室、機房、制高點等,加強了崗哨和驗證;保持電臺秩序的穩定,內緊外鬆,不要讓別人看出異常來;保證所有進駐人員的安全;對警備部隊進行「教育」。

第二天在廣播事業局內部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全都知道抓捕了「四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