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人服用嗎啡止痛藥加用鴉片貼片,病魔及毒癮的摧殘讓美麗動人的她變成病懨懨的好似老太婆。(Fotolia)

文 _ 溫嬪容

氣質高雅的46歲女性患者,嚴重眩暈,經檢查為耳石掉落,準備做手術。先到耳鼻喉科看診,醫生卻發現口腔有惡性腫瘤,於是立刻進行兩個月化療和兩個月電療。半年後,喉部仍腫痛,痛到一天嗎啡止痛藥六顆還不管用,還須加用鴉片貼片。她一整天都口乾得很厲害,每10分鐘喝水也止不了渴,睡眠品質可想見奇差無比。

病人來診,一見到她的病容很是心疼!在六年前已幫她全家人調養得很好,那時她美麗動人,如今病懨懨的好似老太婆,病魔真會摧殘人!她很勇敢且很鎮定的敘述她的病情。

她一直很後悔的說:「年輕時扁桃腺常發炎,醫生說乾脆把扁桃腺切除了,說是可以永除後患!」我嘆了一口氣說:「妳防衛的第一道警報抵抗系統被切除了,所以喉頭生病了也不知道,對不對?」病人帶著哀怨無奈的表情說:「我們都相信醫生的說法啊!」我低下頭來,想著第19層地獄是留給不肖醫生的,好心痛哦!

重大疾病的治療,首先要先扶正氣,並緩解不舒服的症狀。兩敗俱傷的治法後,調撥歸正免疫系統尤其重要,針灸的效果最好。首先提升陽氣,即作戰力,針百會、湧泉穴;患部處理,針天容、人迎、廉泉、液門穴;重症病人都要預防感冒,針風池、曲池、合谷穴;調解免疫系統,針曲池、合谷、足三里、三陰交穴;疏通喉部瘀阻,針中渚、三間、內庭、曲池穴;去血毒藥毒,針血海、曲池、築賓、陰陵泉穴;加強解毒功能,針太衝、內關穴。再隨症加減穴位,一周針五天。

針10次後,嗎啡減到只有睡前一顆,不再貼鴉片貼片,一覺可睡到天明。每天都吐出黑膿的痰,很大塊。鼓勵她再減嗎啡,改兩天一顆,並提醒病人,減藥有可能出現毒癮發作的現象。

有一天適逢周日,前一天停藥,中藥又剛好吃完,沒得針灸,毒癮大舉發作:心悸、胸悶痛,一直冒冷汗,大汗淋漓,一直流鼻水,眼淚一直流,頻尿到快尿失禁,哪裡也不敢去,就坐在廁所旁。從右臉開始抖、手抖、頭抖到全身抖,牙齒咯咯作響,怕會咬到舌頭,還口含紗布。嗎啡一吃下去症狀就全部解除。她說還好我有先預告,才沒那麼害怕。

我鼓勵病人毒癮發作時,最好忍住撐住,堅持不要吃藥,讓毒癮散出去,才可脫離魔咒,不然會被折磨一輩子,吃苦才可以消業。以後她再發作,她那機靈的小孩趕快把藥藏起來,硬是不給媽媽服。病人真的很勇敢,很有鬥志!以後發作的頻率和症狀一直在減少減輕。先生是商人,常常要跑國內外,妻子生病後雖然有請外勞,但先生都親自細心照顧她,令人看在眼裡很是感動,備受關愛的病人通常好得比較快,愛是治病的特效藥。

有一次毒癮發作後,竟可達四天不吃嗎啡藥,索性把藥戒了。戒斷的症狀:冷到蓋了三床棉被還冷得發抖,10分鐘後,熱到吹冷氣加電扇也不涼,熱到快昏過去了。這是最後的關卡,中醫說是病入厥陰,正是生死交關:如果厥冷多熱少是凶兆,厥冷少熱多就轉危為安。我如坐針顫,每天聽病人報告災情,連睡覺打坐都在想病人,思考下一步要怎麼應戰。

病人冷熱交戰由10分鐘縮短至二到三分鐘,發作時間由子時移至凌晨丑時,每次交戰後,就吐出黑色膿痰,有大塊有小塊。我恭喜她說黑精靈快要趕出去了。可是她四肢冰冷,深怕她戰勝了病邪,命也陣亡了!

她是虔誠的佛教徒,吃素多年,只吃蔬菜,全身一派寒相,曾幾次勸她喝點肉湯,並說:「出家的人治病都可服動物藥,在家居士病危怎麼不能喝肉湯?以血肉有情之物補充元氣比較快!」她還是搖搖頭並堅定的說:「我已皈依師父了,有發誓吃素,吃葷就不慈悲了!」

這回我也很堅定的說:「小姐,沒有了人身,要怎麼修行哪?那個生物如果知道牠能救妳一命,也算作了一件功德,可能會有好去處。妳修好了,成就妳的生靈都有功德都能被救度,不是很好嗎?吃植物難道就慈悲嗎?佛家不是說六道輪迴嗎?植物有可能是人轉生的呢!」看她滿臉疑惑的樣子,不知道她聽進去了沒?

我苦口婆心的繼續說:「有些植物還吃動物吃葷的,植物壽命有上百上千年的,比人還有靈性!最重要的是對大地的生命,我們存感恩的心,世上的這一切難道不是佛祖為人準備的嗎?其實,大家都是宇宙整體食物鏈的一分子,互相成全。」她先生在旁邊聽了點點頭,回去之後煮魚湯給她喝。有一次喝了牛肉湯,第二天檢查血液,原本貧血的指數竟然上升到正常。

半個月後,不再從內發冷,也不再一直灌水喝,也不會因為喉嚨痛而不能睡,雖然還是常痛,不過那個痛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後,每天見面都傳捷報,她說:「我朋友看到我說生了重病的人,怎麼看起來比健康的他們還紅潤呢!」她笑得很開心,看來大關已過,續繼作保養和善後。但願她是大難之後必有後福。(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