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日,北京遭遇2015年以來時間最長、最強空氣污染天氣。圖為11月4日北京紫禁城。(AFP)

文 _ 九天劍

北京又霾了,中國又霾了,6省區30多個地市PM2.5爆表。街上的人,個個像在地獄裡穿行,失魂落魄,不知所蹤。以前我見到這世上獨一無二的黨國「特色」會納悶:怎麼別國見不到?現在見頻了,不再納悶,只剩悲哀——中國人怎麼這麼倒楣,人怎麼能在這樣的環境裡活著?!遂發信囑咐國內的親朋故舊別出屋,少吸一口是一口,那是毒啊!親戚朋友帶著哭腔說:我們得上班、孩子得上學啊,怎麼看怎麼像去自殺啊,天!

北京又發了橙色預警。前市長王安順這廝沒膽子「提頭來見」習總,開過玩笑還領個閒職跑了,估計也沒啥好下場。不過指望他也是白瞎,天的事,指望哪個人?除非是天遣異人,肩負使命,與天呼應,替天行道。不知道習總是不是領天條驅霾之人,如今陰霾又至,必有因緣。

2012~2016,當局拿下數百老虎,拍死上萬蒼蠅。雖然名義還是用的共產黨,但中國人都知道,名字其實就是個旗子,在這世上唯一殘存的共黨大國裡,目前你不搖晃這面破旗,想幹大的,還真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會做事的中國人,都懂得這句古語錄之要點。習總自然也懂,看他行事也能感悟一二。誰都知道共產黨是西來邪教,除了殺和騙,沒啥大本事。因此,習總新封教內「核心」後,身處這個邪教黨,也只有想除之,先用之,還要大用特用,往死了用。這不算我褻瀆古語吧?不然,那邪教徒中數百老虎,上萬蒼蠅如何拿得下?

百年老樹朽了,但它盤根錯節,幾抱之粗,就算是魯提轄,焉能倒拔?你也不能指望徒手把它搖晃倒吧?況且樹上長蟲烏鴉,樹下蛤蟆王八盤踞死守,下手也要看準。於是就有了習王掄元的中紀委這把板斧,新近又加了六中全會祭出的《準則》和《條例》兩把小刀,連砍帶削。可以想見,接下來共產教內將一片哀鳴。因為習總要動大手術,必先挖出邪教肌體內寄生的最大毒瘤江蛤,接著按程式問責一眾嘍囉,屆時依法治國,看哪個能逃?

黨媒會裝傻誤讀,但那既不是人民網早年夢囈的「確保黨和人民事業的『堡壘』既不能從內部攻破,也無法從外部侵襲」,更不是如今的「從嚴治黨,標本兼治」打口炮。因為,治標是暫時的,治本是不可能的。別說習王,是個中國人,就算剩下半拉腦袋,個個都能想到共產邪教無可救藥,誰救誰死。我想習總不想死。

邪黨不除 無以治本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古語錄的又一要點。4年來看出習總深諳此道。邪教徒最怕的就是教規。新主臨朝先寫出「習八條」,遠的不說,江派大員劉淇2012年退休,4年來舉家「視察」23次,橫跨20省區70個地區。10月1日至6日,劉攜妻子、兒女、兒媳、女婿、孫子女、外孫子女,一家三代加警衛、祕書、保健醫共16人,浩浩蕩蕩「視察」西藏林芝市幾區縣旅遊地,僅交通,住宿、餐飲便花費納稅人42萬7000餘元,掀起極大民憤。那是你家的錢啊!我看這廝就是「作死」,自找「雙規」。(發稿前獲最新消息,據稱這廝已被「雙規」。)

如今又出了《準則》和《條例》,該是習總堂而皇之搠擊教內壞人的又一利器。順便說一句,哪個教內都有好人壞人,基督教有,佛教有,道教有,宗教本身就是人間做的而非神為之,因為人有私心欲望,因此教內都不是淨土。只是教規把著,正教內好人會多,但哪個內心有正信,哪個能上天國,只有天知道。

邪教內也有好人,哪怕是共產邪教。人人來世,都不是白來的。早年被騙入教時,人也許不壞,甚至正直,但一上賊船,邪靈附體便身不由己,該殺人殺人,該騙人騙人,該貪淫貪淫,一個個犯下大罪,有的罪不容恕。不信看看中紀委央視熱播劇《永遠在路上》,那個「明日之星」萬慶良,那個副國級貪官蘇榮,那個周泡麵打手周本順……哪個生出來就是惡棍?如今張嘴「對不起黨」閉嘴「對不起黨」,就是被邪教毀了,升官也邪教,下獄也邪教。共產邪教不除,中紀委只能哀嘆「永遠在路上」。邪就是共產黨的本,怎麼治本?誰想讓砒霜變白糖、煤球變元宵,只能送他三個字——腦中風。

依我看,現在是共黨內好人大戰壞人的終場時刻,力量對比呈棗核狀,好人少,有毛病的占大多數,罪大惡極的也不多。習總拿出清黨的架勢,是因為他看透了幾代黨首的嘴臉,好人沒好報的慘劇。稍不留神,自己就步胡耀邦、趙紫陽後塵,蛤蟆翻身,打開秦城大門,薄熙來們、周永康們、郭伯雄們鹹魚翻身、捲土重來,他將死無葬身之地。就這麼慘烈!

那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嘍。共產邪教毒,也只有以毒攻毒。先「從嚴治黨」,把砒霜稀釋,抑制對社會的毒度。待把多數壞人收拾得殘了、蔫了,之後收拾民心、重整朝綱。最後改弦易轍,走上人間正道。

號稱9000萬教徒的世界最大邪教,就算真心信邪並且腦滿腸肥的骨幹只有9萬,就算和珅層級的蛤粉死忠只有9千,按習王4年戰果推,若使蠻力全拿下,也夠他們再流幾年汗的。不僅費力,還會增加變數風險。記得有邪教頭目說過: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哦對了,是黃俄鼻祖列寧。估計習總當年研習馬列時,受過老列啟發,因此隱忍低調,策劃今日清黨,內部發起總攻,是為方略。

近兩年有些人質疑習總打虎反貪是清除異己,為自己立威;別有用心、身分可疑者更是見縫下蛆,唯恐中共不臭,但明顯是臭習舔江,為蛤蟆站臺。可惜有些假「民運」,或被蛤蟆金主收買的前「菁英」也不遺餘力的鼓噪打習。那只癩蛤蟆貪腐淫亂毀中國德性道統20年他不吭氣,千百萬的殺人害命、活摘器官他假裝沒看見,習總剛一動手肅貪打江,他就憤怒了,「正義」了,一個趔趄挺起來,什麼獨裁嘍,為私嘍,要做毛皇帝嘍,呱呱不停。靜心讀讀就知道,這些人言辭狹隘偏激,不屑於智慧分析,很善於抹黑隱喻,既不客觀也不深刻,多數以責難、找碴、借題發揮,煽動輿情的劉雲山級黨文化見長。不信看官拭目以待,金主揪出、真相大白時,看看他們是吃誰軟飯的骨癱患者。

毛鄧不提,被共產邪教和江澤民禍害二十年的中國,貪官酷吏橫行,娼妓嫖客遍野,山嶽河川染毒,人性良心難尋!如果沒有誰起來拚死挽救,或者危局被邪教後繼者「發揚光大」,後果不堪設想。習近平上位,正在扭轉危局。我想普通老百姓大多認同。我沒說習總一朵花,毛黨文化下長成幾十年,是個人,多少粘上味兒,但好壞人能分得清,你像蛤蟆,朝野上下沒說它好的。

「捉江尚未成功,核心仍須努力」,老王的紀錄片傳遞了這個資訊。有人問,那麼多老虎+蒼蠅的贓款哪去了?怎麼用的?那可是鉅款,如果上秤秤,估計萬噸。投到中國的哪個行業,都能養活千萬人,解決中國目前的財商困境,穩定民心。

共黨亡 人心所向

孟子曾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

中國百姓太苦了。奪貪濟貧,應為正道。早就想那些貪官吐出的萬億財產,如果能迅速補給楊改蘭那樣的全國窮困百姓,不知習總能賺下多少民心!誰也不用擔心共黨的手段:有截留的統統下獄,把截留貪官的家財一併充公。老王也不缺調研和貧困資料,統計局、民政部、社保部……誰不幹活誰下課。

再就是嚴懲公檢法司裡的流氓。江蛤蟆、周泡麵把他們慣得太流氓了。穿了那身皮,至少像個人樣,不過分吧?人樣是什麼?說人話,辦人事,有人性!罵人的,開除;打人的,開除拘留公訴。其他的,按刑法嚴辦。因為你是行內人,執法犯法,罪加一等。共黨也有的是辦法:下發紅頭文件,層層傳達討論表態,然後宣誓效忠法律,哪個頂風作案,殺一儆百!你看還有沒有雷洋李旺陽慘死?說起來簡單,其實就這麼簡單。老毛一句話,「文革」亂十年。還不是簡單,共黨國家的事,簡單到荒謬,人人都這麼活過來的。習總照樣可以這樣簡單,我想。

不是我愛出主意,就怕錯過時機,失了人心。

中國人真的好對付,因為期望值低,苦慣了,給點陽光就舒坦。要我看更簡單,多數人就倆訴求:保證吃喝拉撒睡上學健康養老;保證精神自由上網出門沒有恐懼。哪個領導能做到這兩條,就是中國男人推崇的英雄,中國女人要嫁的對象。根本沒有共產黨什麼事!不管書記主席還是總統,就是做個好人的頭兒。

想想習總夠難的。在這個人類被自己制定出多如牛毛的法律作繭自縛的時代,再主持一個不信神不愛人不守法的邪教黨,不是要打左燈向右轉,就是要顧左右而言他,要麼就廢話不說,低頭發狠,牙根牢牢咬住自己的「初衷」,多難多囧多沒勁多不爽啊!可古話說的「天降大任」到你頭上,你必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勇於擔當,善於運作。

2017還有一個多月就到了。中國五千年文明歷史長河的這一頭,等待我們的將是什麼?硬漢高智晟說,神給他啟示:中共2017年崩亡。中共來去匆匆,而中國人民將永存!沒有了共產黨的新中國,將成為人類文明的和諧力量!


「中國良心」高智晟律師說,神給他啟示:中共2017年崩亡。中共來去匆匆,而中國人民將永存!(Getty Images)

無影而來、無蹤而去,纏繞中國大地的陰霾又是怎麼回事?凡是把它和霧、秫秸杆、廚房油煙和汽車尾氣相提並論的,都是嚇的。因為連自己也無法說服,包括偉大的無所不知的黨媒。在下早就說,那是作惡者另外空間的骨灰,被天譴銷毀,灑落中國,警示邪黨特別是蛤蟆!你說我吹牛是你無知:1999年末,落到我頭上、手上、車上的就是這灰。個人親歷,不一定親歷者都敢說敢想。好人的骨灰我見過不只一次,都是白的。那時落下來的都是黑的灰的。你也別想說是煤灰,咱在煤城待過,煤灰不這樣。

你問陰霾霧霾骨灰與我何干?還是讓高律師告訴你:在中共倒臺之前,每個人甚至中共的官員都有機會選擇脫離中共,等到中共垮臺還與中共為伍的人,就會被歷史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