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首虎呂錫文的仕途,於1999年後進入快車道。而1999年正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年分。(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六中全會期間,北京首虎、市委副書記呂錫文被檢方起訴。除了非法收受巨額財物,呂錫文還有一個中共不敢公開說的祕密,即不遺餘力地參與迫害法輪功。

文 _ 葉楓

呂錫文升遷和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步

中共六中全會召開前的10月21日,中紀委的反腐專題片在央視播出,在第五集中,北京「首虎」、北京市委原副書記呂錫文「出鏡」。數日後,呂錫文被檢方起訴。

2015年11月,呂錫文落馬時大陸媒體騰訊網曾報導說,呂錫文的仕途,於1999年後進入快車道。而1999年正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年分。

呂錫文從1999年至2006年任北京西城區委書記,期間竭力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呂錫文的表現得到從1999年-2013年期間先後任北京市市長、市委書記、江澤民的鐵桿親信劉淇的賞識。呂從2006年9月起,先後擔任北京市委常委、副書記等職。

劉淇因跟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為直接參與推動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中共官員重點追查名單。

積極參與江澤民集團抹黑「4.25」事件

呂錫文上任北京西城區區長不久,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4.25」事件。當時「4.25」萬人上訪,被國際媒體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但被中共當局栽贓是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從而發動迫害。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萬人中南海和平大上訪,靜靜的沒有任何喧嘩。而中共則誣陷法輪功萬人圍攻中南海,並藉此發動對法輪功團體的全面鎮壓運動。(明慧網)

據海外新唐人電視臺報導,查閱「中國年鑑」發現,1999年後,呂錫文主編的《北京西城年鑑》,開闢專欄攻擊法輪功;其中記載:1999年4月25號,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請願,西城區公安分局介入處理。其手法獲得中央「高度肯定」。

當時法輪功學員是去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上訪,地點為北京西城區府右街。但是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他們,後來由警察帶路,把人流故意引向中南海。

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表示,呂錫文「是1999年1月分擔任西城區區長,在1999年4月25號,發生了法輪功學員去上訪,她出動了大量警力去中南海周邊。事後有很多資料披露出來,當時所謂『包圍中南海』,是經過(中共)一些人故意誘導,這一切是需要通過當地警察去配合完成。『4.25』上訪是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主要理由,從一開始,這個呂錫文就是積極參與其中的。」

西城區成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區

1992年法輪功洪傳,深受人們喜愛。僅北京西城區就有西單大街、民族宮、月壇、故宮、中山公園等30多個煉功點。但是1999後,很多人遭受無辜迫害。

明慧網報導,在北京地區動員迫害法輪功的會上,呂錫文曾叫囂:西城區是重點區,好多重點人物(如在1999年被非法判刑15年,2014年才被釋放的原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協調人、北京法輪功學員王治文;王治文現被攔截出國,在北京被24小時嚴密監視居住)也在西城;聲稱西城區一定要不遺餘力地「戰勝」法輪功。

在她的主導下,西城區迫害嚴重,公開報導的2000年1月15日發生的北京地區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張淑琪,即西城區人。

西城區政府還首先在北京市開展了所謂的「法制教育班」(洗腦班),地點選在房山葫蘆的一個體育訓練基地。西城區所有掛名的法輪功學員不論年齡大小都被綁架到這裡,有已經退休的老工人,有在職幹部和職員,也有學生等。他們還輪流幾次洗腦,全天24小時保安看守,不許跟家人打電話,不許交流,不許睡覺。有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毒打咒罵,恐嚇威脅以及種種謊言欺騙等。

呂錫文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率」當成政治資本,極力往上爬。

西城區管轄的西單圖書大廈門前廣場、西城區月壇街道社區等地還多次開展集會,利用不明真相的北京青少年發放誹謗宣傳資料,貼畫報等形式歪曲、誣陷法輪功,毒害了無數無辜的群眾,也將青少年們純潔的心靈蒙上污跡。

西城區出動大量警力抓上訪學員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自發走上天安門,他們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善意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那時,天安門廣場四周停著24小時閃著紅燈的警車,隨時準備隨時抓人。

據北京公安部內部消息,截止2001年10月,估算當時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00萬人次,他們大多數在天安門或中南海、信訪局附近被抓。

時事評論員鑒恆表示,天安門、中南海附近抓捕法輪功學員,動用附近派出所警察、便衣,這些警力由東城區和西城區分別管轄。證據在呂錫文主編的2000年《北京西城年鑑》記敘道:「從7月20日開始,公安局又以主要的警力對中南海周邊及延長街巷進行控制,西城公安分局出動警力1955人……」

呂治下的西城區看守所成人間地獄

當年,走上天安門的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直接用警車拉到呂錫文轄下的北京西城區看守所迫害。廊坊市法輪功學員周秀珍曾親身體驗到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就是一個人間地獄。


走上天安門講真相的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警車拉到呂錫文轄下的北京西城區看守所以酷刑迫害。圖為酷刑演示:電擊。(明慧網)

周秀珍本來一身是病,三天兩頭要到醫院搶救,不能上班也不能幹家務活,45歲時不得不辦理了退休手續。學煉法輪功後,她變成一個完全健康的人,道德獲昇華。她曾把節省下來的一萬元錢匿名寄給老家修路。

2000年12月17日,周秀珍去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請願,當天被送進了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在這裡,她被編號為414號。

周秀珍在向明慧網的投書中說,她在這裡遭到毒打和電擊。一名警察一進審訊室就拿鐵鏈子把她綁在椅子上,「惡狠狠地威脅道:『你今天要不說,我就讓你死在這裡。』他拿起電棍開始電我,從頭上電到腳下,全電敏感部位:先電我的太陽穴,然後從臉頰下來,直捅到嘴裡,再抽出來電脖子、耳朵後、頭部後面。接著就是胸前、乳房、後背、兩大腿根、小腹部、每個手指尖、每個腳趾尖、兩手的虎口處、手心、腳心。」

「電棍『啪啪』聲和著我的嘶叫聲,以及不時傳來其他審訊室大法弟子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走廊。西城看守所成了恐怖的人間地獄。」

由於電流強大,「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起蹦,他就用腳踩住我,像打『衝擊鑽』一樣地電。我被電得身子不由自主地從被綁的鐵鏈子裡滑到了地上。他就用穿著的大皮鞋使勁踩我、踹我、跺我。」

後來在暴打中,周秀珍眼睛一黑,癱倒在地上,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此後幾天,周秀珍自述自己幾乎成了殘疾人,渾身疼痛難忍,特別是胸骨、肋骨、腰部疼得都不敢喘氣,並且尿血。到了被毒打電擊後第7天,北京西城看守所的警察「把我拉到了不知是什麼地方,就扔到了路邊,他們就跑了。」

湖南省長沙市民陳惠敏在其控告江澤民書中也說到,「1999年10月28日下午到國家信訪局。往門口一站,幾個便衣公安不由分說就把我們推上了警車,關押到了北京西城區看守所。」


法輪功受迫害酷刑演示:開飛機。(明慧網)

看守所警察指使牢頭對陳惠敏打罵不止,陳惠敏遭到「坐飛機」酷刑:「強行讓我面壁而站,把我的頭使勁從前面往下壓至腳部,兩手臂向後向上伸直。我頓時憋得滿臉通紅,2分鐘不到,我倒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