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的經濟可不可能被唱衰呢?當然可能。圖為美國經濟的樞紐--聯邦政府財政部。(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中國網路媒體上近來有些奇談怪論,談論中國經濟為何「唱不衰」。這些作者們辯說,中國經濟增長10多年後,有人開始唱衰中國經濟,但許多年來無論唱衰如何高調,中國經濟也沒有「按時衰退」。事實真的是這樣嗎?當然不是,這其實是一個承不承認中國經濟已經陷入衰退,如何看待歷史上的衰退,以及怎麼看待經濟的周期律的問題。

中國經濟讓中共賺足了、撈足了爭取合法性的紅利,但支撐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實際上是中國民眾的高儲蓄率,西方對中國的投資和技術轉讓,中國農民的含辛茹苦,中國農民工的任勞任怨,中共沒有節制的政府信用和債務擴張,和中共在經濟上的高度集權。它們通過透支中國人民的未來,在為既得利益集團撈取巨額的利益,並把債務危機的負擔,用通脹轉嫁給了全中國的百姓。這樣的畸形發展模式,不是能不能被唱衰的問題,而是何時才能終結這樣的經濟掠奪的問題。

即便是唱衰中共經濟,能不能做到呢?當然是能做得到的了,不然,就沒人會擔心這個問題了。四面楚歌時,霸王項羽的強大軍隊,就是被「唱衰」的,因為信心沒了,戰鬥意志沒了。北韓為什麼那麼害怕南韓民眾放傳單氣球?就是因為害怕聽到唱衰北韓共產政權的歌聲。唱衰,為什麼能做得到呢?這是因為,現代經濟是建立在信心和信用的基礎上的,從期貨、信用、信心、到市場預期,都是這樣。如果唱衰之聲四起,全民喪失信心,認為沒希望了,不去投資,不去開業,不去累積存貨,經濟自然就垮了。

金融衍生物市場,更是在「唱衰」一個國家的金融和經濟。不然的話,他們就沒生意了。他們是否能夠成功的「唱衰」呢?如果看做空的規模就知道,太可以了,並且很有利可圖。全球金融市場做空的合約,隨時都在500萬億美元之譜。500萬億是什麼概念呢?這是美國每年GDP的30倍!李嘉誠離開中國房市,也是在「唱衰」,並且,他是在「唱榮」炒上去了之後,才開始唱衰的。

如果經濟是可以被「唱衰」的,那麼,中國經濟會是例外嗎?會永遠唱不衰?顯然不是。所以,中國經濟究竟是唱的衰還是唱不衰,關鍵是其體質有多麼弱,聽見唱衰的哀歌之際,有沒有擺脫心理障礙的能力。再者,這其實是一個怎麼看待歷史上的衰退,以及看待經濟的周期律的問題。

對於經濟的榮衰,歷史經濟學家們提出了無數的理論,試圖描述、預測經濟的榮衰周期。但直到如今,還沒有一個完全準確的理論,可以預計下一次美國、中國,或世界的經濟衰退。有一點是肯定的,所有的經濟,不管是中國還是美國,一定會在某個時期、某個場合、某個條件下,或多或少的進入衰退,這是肯定的。說中國經濟不會衰退,「唱不衰」,那就是夢囈了。

經濟學家在用線性回歸,或者其他方程、模式描述和預測經濟周期時,幾乎把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變量,都加入了模式中,試圖尋找能解釋和預測的獨立變量。這樣,人們就可以準確預測下一次衰退的來臨。為此,他們考察了許多東西,包括太陽黑子!其實,筆者還是很欣賞這個將經濟周期與太陽黑子聯繫起來的模式的,因為這至少從一個角度,在驗證中國古人告訴我們的、「天人合一」的理念!

經濟或商業的周期,就是一連串的增長(expansions)和萎縮(contractions),而解釋和預測這些周期性的理論,有的很古老,有的很新,並且,不斷有新理論被提出來。

康得拉季耶夫周期(Kondratiev Cycle)是俄國經濟學家尼古拉•康得拉季耶夫(Nikolai Dmitriyevich Kondratiev)提出的,他的新經濟政策理論(NEP)在前蘇聯倡導發展私人小企業和自由企業制度。他最著名的理論,就是預測西方資本主義經濟有長達50-60年的成長和衰退的周期。這個長波的周期,是由技術創新的速度決定的。他的模式可以預測價格、利率、貿易、煤炭、鋼鐵產量等參數。

奧地利出生的美國政治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周期理論,也是圍繞著50-60年為一個周期的。而這些經濟榮衰的周期,都圍繞著一連串的技術創新而發生。熊彼特擔任過奧地利的財政部長,後來成為哈佛大學的教授。

相比之下,約瑟夫‧金奇(Joseph Kitchin)預測的經濟周期,就短的多,只有40個月,也就是三年多一點兒!當然,這對生產和流通效率非常高的美國市場最適用,對發展中國家市場,因為基礎設施的瓶頸,可能市場反應沒那麼快,那樣周期就可能會長一些。

克萊門特‧朱格拉(Clément Juglar,1819-1905)是法國醫生和統計學家,他可能是最早提出經濟周期律的人之一。他從固定資產投資來看經濟發展和衰退,認為經濟有7-11年的周期。此外,還有17.6年的周期律,由阿特‧卡希(Art Cashin)所倡導;羅伯特‧皮爾斯(Robert Peels)的12-18個月的周期;和威廉‧傑文斯(William Jevons)的11年周期律。也就是說,這些學者提出的經濟周期,長的60年,短的3年,大多在7到17年之間。

中共國的經濟,從中共大約60多年的歷史看,才剛剛夠得上康得拉季耶夫和熊彼特的一個周期,實在是不足為訓,也沒什麼驚奇的。說中共國的經濟唱不衰,是糊弄人的囈語。但如果仔細看,即便在中共60多年的歷史上,其經濟的榮衰,已經有好幾個周期了,有的中共不承認,有的羞羞答答的承認,如此而已。中國經濟的周期,沒有跑出威廉‧傑文斯和克萊門特‧朱格拉的定律,基本上是10年左右一次的折騰、起伏、榮衰。因為如果從中共1949年建政開始,50年代大躍進導致經濟破滅,文革後國民經濟崩潰,「改革開放」後價格闖關,90年代金融危機,到今天產能過剩、泡沫膨脹、借貸過度和經濟停滯,基本上也是每10年到17年,中國經濟就會陷入困境、進入衰退。

所以呢,下次中共的無良文人、智囊智庫、中宣部的五毛們再說什麼中國經濟「唱不衰」時,還是把歷史上的衰退都釐清了,再忽悠國人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