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多前回港探親,根本沒聽說有「港獨」的問題,即使是十個月前回港工作,所謂「港獨」仍然是一個小眾話題,被譏笑為「偽題」。大概很少有人能預測,現在港獨及其引發的風波,竟導致香港的政局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憑藉對中國歷史的熟悉,我們早就預測,港獨將成為梁振英的救命稻草,只有「養寇」才能「自重」,才能從中央政府那裡要來更多的支持更多的資源。這種遊戲,在中國兩千多年的歷史記載中比比皆是。中央帝國的不少強大皇權,卻也都是被這種遊戲,挖空了根基或者整個震垮。

其實,這個世界不僅是香港面臨混亂的未來。

中國大陸,一方面經濟增長明顯放緩,各種潛在的社會問題浮現;另一方面,一直以來強大無比的專制行政機器因為急速轉向而出現運行的問題。中國實行了四十多年的外交基本政策也出現了全面轉向,其標誌是從1970年代開始的中日蜜月徹底結束,中美全球戰略合作出現重大變化。中國政府早就察覺中國經濟繼續增長不能依靠過去的模式,但經濟轉型卻屢受挫折,社會不滿的情緒在這個過程中已經積累到驚人程度。

美國的情況也差不多,誠實問題大受懷疑的政治老手希拉里,以及「太誠實」經常口出狂言的新人川普,其實都不受選民歡迎,但大家卻要在兩個星期後進行一次「二選一」的遊戲。要知道,美國人的這個決定,將影響全球局勢。最近兩天因為兩人的民意調查此起彼伏,導致華爾街各項指標大起大落。最有趣的是墨西哥比索對美元的匯價,基本緊跟民意調查波動,因為川普宣稱當選後要建立美墨邊境的「長城」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更要提高墨西哥入美產品的關稅。

歐洲的問題不遑多讓,英國脫歐尚未落實,歐豬各國還沒走出谷底,反而作為歐洲火車頭的德國卻出現了麻煩。

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Kahneman在《Thinking, Fast and Slow》(臺灣譯《快思慢想》)一書中,把人類大腦分為兩個系統,第一個是直覺系統,快速、簡單、節能,但卻充滿錯誤和偏見;第二個則是邏輯系統,判斷、邏輯、分析但頗耗能量。因為系統一是經驗積累的結果,因此在面對未知的混亂時,人類只能依靠強大的系統二。然而問題是系統一往往自動運作,通常在我們自己尚未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通過那個系統作出了終極結論並深信不疑。尤其是在類似環境中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系統一形成的強大慣性,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錯誤和偏見,會讓我們不能自已。如果沒有同樣強大的自我反省能力,以及自我糾錯能力,系統二根本就不可能被發動起來。

所以,世界很多混亂和變化,我們更應該謙卑和自律,因為在這樣的世界中,偏見和錯誤可能致命。Daniel Kahneman以一本心理學著作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其中的道理,豈可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