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政府出於安全擔憂,撤銷了對中國公司收購半導體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的批准 令。(AFP)

在人民幣持續貶值下,中國企業海外併購規模大幅上升,不過,這場在全球的收購熱潮已經引起西方國家的警惕和抵制。
今年前9個月,總價值358億美元的42樁中國對外收購被撤銷,也是有史以來最高紀錄。

文 _ 蘇晨

對外投資飆升近54%

10月18日,中共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前9個月,對外非金融類投資達1342.2億美元,同比增長53.7%,較去年全年的1214.2億美元,增加12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全國吸引外資950.9億美元高出391.3億美元。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表示,前9個月,中國企業海外併購項目共521個,實際交易金額674.4億美元,涉及67個國家和地區的18行業大類,已經超過2015年全年的併購金額544.4億美元。

從涉及國家(地區)看,美國以162.4億美元居中國企業併購交易金額國家(地區)之首,涉及併購項目119個;排第二位的是開曼群島,為157.1億美元;香港93.2億美元,位列第三。

從分布行業看,涉及製造領域的併購項目133個,金額為161億美元;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81個,金額為154.8億美元;從併購企業看,地方企業占併購金額的86.6%。

全球房地產諮詢公司CBRE表示,儘管中共當局在努力地收緊資金控制,但8月由政府引發的人民幣貶值以及自6月中以來給全世界造成重大影響的大陸股市暴跌,加快了中國人的對外投資。

358億美元對外收購被撤銷

不過,隨著西方國家越來越警惕中國企業的收購,越來越考慮國家安全利益,一些中國的收購交易沒有獲得批准。例如,德國經濟部於10月下旬撤回了此前對於中國企業收購德國晶片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的收購批准。

中資企業頻頻收購好萊塢資產也引發美國國會議員擔憂。今年9月,美國16位國會議員聯名致函美國政府問責局,指萬達總裁王健林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萬達在美國影業擴張加重了人們對「中國企圖審查題材並對美國媒體實施宣傳控制的擔憂」,要求外國企業在收購美國娛樂公司時應受到更嚴格的審查。

在此之前,8月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中國內地和香港企業對澳大利亞一家電網公司的競購。

就此,美國西東大學商學院教授尹尊聲近日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有幾方面的原因。從西方國家來講,最近有一股反對國際化的思潮。另一方面,現在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的構架下面,有點兒一窩蜂似的向海外走。這就引起西方國家的一些疑慮: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大規模的併購,到底是企業的行為,還是政府的行為?如果是政府的行為,要達到什麼目的?這裡面可能有一些不信任的問題。」

安永高級合夥人基斯.帕格桑近日對海外一家中文媒體表示,外國監管機構對於保護國家利益最敏感,比如澳大利亞修改土地權,美國提出國家安全擔憂。外國政府對這類收購也在改變看法,最近的例子包括中共投資英國欣克利角核電站受到特里莎.梅政府的審查。

帕格桑說,「隨著中國繼續大規模的投資海外,我們將繼續看到這些問題。一兩樁交易可能不會引起投資目標國的政治問題,但是很多樁就可能會。我們處於政治季節,基於地方政治原因,這些事情可能變得更加敏感。」

據統計,今年前9個月,總價值358億美元的42樁中國對外收購被撤銷,也是有史以來最高紀錄。

兩樁最大的撤銷案涉及中國紫光公司計畫收購美國威騰電子公司,以及華潤和華創收購美國晶片製造商仙童半導體公司。

這兩樁交易的目標公司把監管擔憂作為中止談判的關鍵原因,尤其是它們面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查升級。該委員會的任務是評估潛在併購,以確保它們不會危及國家安全。

外匯儲備持續下降

今年以來,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貶值接近4.5%,是表現最差的亞洲貨幣。彭博經濟學家估計,2017年年末人民幣將貶值到7。蘇格蘭皇家銀行已經將今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預測由6.8調低至6.9,估計人民幣會繼續貶值。

人民幣近期的貶值加速勢必增大資本外流的壓力。根據高盛計算,9月大陸真實資本流出780億美元,遠超8月的320億美元。

中共央行數據顯示,9月外匯儲備規模為3萬1663.8億美元,比8月再降187.85億美元,已連續第三個月出現下降,並創下自2011年12月以來新低。

有金融專家認為,9月外匯儲備下降很可能是央行大量拋售美元以購買市場巨額人民幣,以保護人民幣面對美元持有穩定地位。

法新社引述專家評論稱,人民幣的穩定需由中共央行在貨幣兌換市場大量干預。中共需要防堵大量流走的貨幣資金。

根據《財富》報導,9月大陸外匯儲備下降是自從5月以來的最大下滑。它證明在一波資本外流當中,中共央行在努力支撐人民幣價值。自從英國今年夏天投票脫歐以來,外界廣泛相信,中共央行在托舉人民幣,以補償流出中國的資本。

報導還稱,與去年外匯儲備下降5000億美元相比較,目前的數字對中共官員而言處於可控範圍。但更大的問題是,在下一次全世界交易商看空中國和人民幣的時候,央行是否能夠控制資金外逃的洪流。

凱投宏觀經濟學家普里乍得說,應該承認,9月的資本外流跟年初相比只是一個小數字,「但是資本外流壓力顯然還沒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