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訂《武警法》是要把權力收歸軍委主席,不讓各級政府政法委調動武警。儘管張德江(左上)阻撓人大討論《武警法》修訂議案,習近平依舊悄然實施武警改革。(新紀元合成圖)

這次六中全會公報中,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少將落馬的消息得到證實,至此,武警部隊中的江派高層幾乎被「一網打盡」。

儘管修訂《武警法》遭到江派張德江的阻撓,但習近平並沒有停止改革武警的步伐。

文 _ 謝合

中共六中全會公報坐實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落馬的消息後,習近平基本清洗完武警部隊高層的江派勢力,正著手推動武警改革,將指揮權全部收歸軍委。

至少12名武警副軍級將領被抓

習近平上臺後,首先將政法委降級和削權,隨後對武警部隊的人事進行過七輪大規模的調動。將江派時期,武警部隊中的江派勢力全部打散,重新鑑別,並抓捕了一批武警將領。僅公開的副軍級以上武警將領就有12人,其中1人是中將,其他為少將。

異地調動頻發 江派武警潰敗

動作最大的是2014年,武警總部司令王建平、政委許耀元被分別在2014年的12月、7月平級換崗。由有太子黨標籤的原副總參謀長王寧任司令員,由原軍科院政委孫思敬任政委。王寧、孫思敬均是從正規軍調入武警系統。王寧在2015年7月31日更是破格晉升為武警上將。

在這次六中全會公報中,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少將落馬的消息得到證實;而前武警司令員王建平也沒有在官方報導中露面,間接證實他落馬的消息。

六中全會召開前,有消息傳軍紀委帶走了武警部隊副司令員戴肅軍,另一名副司令員潘昌傑和副政委姚立功被免職。但是,該消息不久就被刪除。

武警將領調動最頻密的是2016年,在這次人事調動中,重要性僅次於中央警衛團的北京武警總隊的司令員和副司令員也進行了調換。

2016年的調動中,武警將領大部分調動是異地調配,而且距離跨度很大。如這一輪的調動中,從山東調至新疆,從廣西調至河北、從青海調至海南、從湖南調至青海、廣東調至貴州,都是遠跨千里。

《武警法》修訂議案 遭張德江擱置

2016年3月7日,中共兩會期間,各大媒體都重點報導了軍隊人大代表、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對記者的一番解釋:這次大會將正式提交關於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武裝警察法》的議案。

《武警法》於2009年8月27日經第11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審議通過、公布施行,新的修訂法主要基於以下幾點考慮,他說:「一是貫徹落實習主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的需要。二是貫徹執行軍委主席負責制的需要。三是《國家安全戰略綱要》確立了總體國家安全觀,《武警法》需要據此修改完善;四是適應武警部隊職能任務海外拓展的需要。五是引領和保障武警部隊調整改革的需要。」

孫思敬表示,武警部隊深化改革正在推進,領導指揮體制、力量結構編成、戰備訓練標準等都將發生新的變化,需要通過修法來形成基本制度。

最後他說:從2015年6月就展開了修訂《武警法》的論證工作,「徵求了60多個軍師級單位和執勤目標單位的意見。下一步,修訂草案稿起草完善後,將按立法程式規定報送軍委審議,而後再按程式報國務院、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然而,這樣一個非常急需修訂的《武警法》,卻在張德江的阻撓下,沒有上報人大討論,也就無從通過了。這與2013年張德江阻撓習近平廢除勞教制的手法完全一樣。

習近平要修訂《武警法》收權

據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表示,習近平上臺後三次視察武警部隊,習對武警部隊提出的要求和指示,要上升為法律規定寫入《武警法》,並說這是貫徹執行軍委主席負責制的需要,有必要將此「重大原則要求寫入《武警法》」。

修訂《武警法》的核心就是要把權力收回到軍委主席習近平手上,而不能讓國務院下屬各級政府的政法委有調動武警的權力。

然而江澤民派系早在2006年就削弱胡錦濤的兵權,允許地方省級政法委調動攜械武警中隊進行所謂「維穩」,那時的周永康是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部長。等周永康進入常委後,江澤民就下令江派利用法律的方式,確立了《武警法》,允許國務院和軍委都有權調動武警。

由於政法委可以調動武警部隊,而武警部隊尤其是機動師只是換了裝的輕步兵野戰軍,具有很強的作戰能力,在沒有外部戰爭的時期,周永康相當於是掌握了「內務軍權」。

2012年3月19日,傳周永康調動武警部隊試圖政變而被38軍制服。

習依舊在軍改後改組武警

儘管修訂《武警法》遭到江派阻撓,但習近平並沒有停止其步伐。

據大陸媒體2016年3月初,武警部隊機關開始按四部委編制運行,即從原來的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三大部改為參謀部、政工部、紀委、後勤部四部委。

司令部明面上僅是改名參謀部,政治部改名政工部,實質都是內部機構削減,裁人兼削權。

司令部原來下設作戰部、情報部、警務部、訓練部、警種部、通信部、裝備部、直屬工作部。變身為參謀部後,外界判斷很可能與原總參謀部的改制類似,保留作戰部,其餘部門的職能大部分歸軍委新設部門統管。武警部隊能夠自主把控的資源將明顯縮水。

據《大紀元》消息人士表示,武警部隊高層中的江派勢力基本被習近平清洗完,他所在的武警部門內部已盛傳習近平要推動修改《武警法》。

今年武警部隊已進行了改革,削減合併了大量部門,指揮管理系統比以前精簡有效,在特殊情況下,習近平可以調動大量武警。

時事評論員倫國智表示,武警部隊以前是江派政變的主要軍事力量,現在武警高層中的江派勢力已被習近平大清洗。目前,軍隊改革已基本落實,江派軍中的勢力正在清洗過程中。

下一步,習近平當局在19大前必定要清洗公檢法系統,如果武警部隊在習近平的掌控之中,就能防止公安系統中的江派勢力製造社會動亂,必要時甚至可以武裝上街維持治安。


武警部隊曾是江派政變的主要軍事力量。習近平收回國務院和地方黨委調動武警部隊的權力,是清算江澤民的重要布局。(Getty Images)

因此,習近平收回國務院和地方黨委調動武警部隊的權力,是清算江澤民的重要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