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9月24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臺南市成功大學成功廳內演出,在演奏第3首安可曲時,指揮指揮米蘭.納切夫熱情轉身,邀請觀眾一起打拍子。(攝影/陳霆)

神韻中西樂器合璧的樂曲,以中國五千年華夏文明內涵為基蘊,展現全世界各民族文化的精髓,神韻交響樂團在臺灣巡演時,吸引了中國留學生紛紛進場聆賞,學生們盛讚:「神韻真的像『神』,讓人感到很溫馨,就像慈母光輝,很溫暖!」

文 _ 李黛娜

作為復興神傳文化的神韻交響樂團,正以失傳的古老中國戲劇、歐洲早期歌劇發聲方式,唱出高亢入雲的天籟之音;再將五千文明的音樂內涵,以蕩氣的東方絲竹為天、磅礡的西方管弦為地,碰撞迸發出宇宙開天闢地般的玄妙樂音,重建人類耳朵與「天聽」之間的橋樑。

「今天聽的神韻曲風,與之前在大陸聽到的交響樂非常、非常不一樣。感覺神韻有一股婉約的氣質,讓人很舒服,這是我在大陸聽不到的,後來體悟出,原來這個特質就是跟『神』有關。」來自安徽的王同學描述,「神韻真的像『神』,讓人感到很溫馨,就像慈母光輝,很溫暖!」

「尤其我好喜歡《第五號匈牙利舞曲》,不僅很好聽,腦子裡有想像跳起舞來,尤其跟隨著小提琴的節奏,就很有融入感。」令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有安可曲,他興奮地說:「觀眾情緒都很激動,但我不好意思喊,可是我心裡是希望他們『安可成功』,因為很想再聽!這是很棒的一個藝術饗宴,非常的享受。」

「高大上的高雅藝術」

「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以前沒有體驗過這麼高雅的藝術!讓我幾乎把自己的情感帶入進去了。」來自江蘇的陳同學感動地說,「我之前就知道神韻很隆重,看到現場觀眾的熱烈反應,覺得『很尊敬』!今天親眼看到,更加深感觸,覺得挺震撼!」

「《優曇婆羅花》恢弘大氣的氛圍,讓人看到『希望』、感動,有點想哭。」他心有所感觸,「以前的生命付出很大的努力,才換來我們現在安定的生活,我心中填滿了感恩、感謝。」恢弘的音樂讓他很感動,「這種感覺跟臺灣人有相同特質,溫和、善良又熱情,我很喜歡這種氛圍。」

還有「也很喜歡二胡,不僅拉弦有時又會撥弦,我覺得撥弦時特別、特別好聽!這麼多豐富的表現形式,覺得很棒!顛覆我對二胡的印象。」陳同學驚喜表示。


2016年10月2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在高師大演藝廳演出。圖為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前排右)、孫璐(中)、王真(左)的演出。(攝影/鄭順利)

「原來二胡可以這麼年輕化」

「以前覺得二胡就是老人或戲劇那種拉的,不適合年輕人。」另一位來自福建的孫姓同學談到,「沒想到聽二胡可以這麼舒服、可以這麼洋氣,原來可以這麼年輕化、很陽光。」

孫同學還表示,非常喜歡《救世正法》和《慈悲的展現》兩首樂曲,「我剛開始還沒看到曲名就感動了,後來才看到了曲名確實很震撼!很喜歡這兩首曲調的起伏,讓人覺得很溫暖,沒有任何想法,就已經沉浸在裡面了!」

神韻樂曲中蘊含中國山水畫意境

來自浙江的王同學形容:「第一次聽到這麼盛大、隆重且崇高的音樂會,有股想掉眼淚的感覺。」「那個小提琴獨奏令人印象深刻,還有最後面的打擊樂也很吸晴。」他特別欣賞鄭媛慧的小提琴獨奏,「像琵琶等這類中國傳統樂器,能跟小提琴西方管弦樂器一起合起演奏,挺了不起。」

神韻音樂展現民族文化元素的精髓,曲中蘊含中國山水畫意境,王同學讚賞,「樂曲跌宕起伏,有幾首曲子感覺就像寧靜溪流,很優雅,很有江南水鄉的感覺。」他充滿期待的盼望,「之後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能再來看神韻交響樂。」

「聽這音樂能讓人心情放鬆」

來自福建省的吳同學首次聽這種盛大的音樂會,感覺自己被震撼住了!他形容「挺震撼!當心情低落時,聽這音樂能讓人心情放鬆,感受很舒服。」旋律高低起伏間的震盪,很愉快的感受,「佩服指揮,我覺得他挺厲害的,讓人能很容易就融入整個樂曲。也喜歡小提琴,很酷、很優雅,就是感覺很美!」

「之前沒聽過國樂,對中國的樂器很震撼,我覺得二胡旋律很活躍,又挺親切的、很棒!」想到自己的家鄉都是老人在拉二胡,「如果神韻交響樂團到中國大陸演出,肯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來聽,現在大家都在追求文化,享受神韻音樂,今天我就挺陶醉的!」樂音中充滿了五千年來的傳承,讓人耳目一新。


2016年10月3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在臺北中山堂演出。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攝影/白川)

神韻演出結束時,觀眾遲遲不散,報以最大熱情與掌聲,喚來了安可曲,讓吳同學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看神韻交響樂的臺灣觀眾好熱情啊!我也很受感染,觀眾都好喜歡音樂,很享受的樣子!雖然我沒有喊安可,但內心卻很期待能再來一曲。」他表示,回去會跟朋友介紹,希望他們也能聽到這場不一樣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