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匡胤千里送京娘 (第507期2016/11/24)

?"
(Getty Images)

文 _ 宋唯唯

無標題文件

他看見她的時候,是金秋,一所道觀裡。太原城外的大風吹著,吹過阡陌上的綠楊,落木蕭蕭,她囚居在密室內,淚流成河,流淌在地面的青花磚上,發出細弱的潺潺聲。她的驚恐,不只是性命休戚相關,還因為她深陷囫圇,她是個落在綠林強人手上的良家女子。窗外,風吹起的蕭颯之聲,和父親來燒香是七月流火的日子,如今,她從風聲裡聽出了秋的涼意。與夏天的繁盛生機一起涼薄了的,還有她的此生,她那些,溫柔的少女夢幻……。

彼時,他只是一個無意路過清油觀的過客,流連觀內的景致,走到後院時,聽見嚶嚶的哭泣聲。他聽得詫異,透過窗紙,看見一個素衣少女,低頭垂淚,看不清她的臉,那清弱的肩,窈窕的細腰,身段像剪影一樣地,瘦弱,看著,也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女。

他怒火中燒地轉過身,去大殿裡揪住了老道,揮拳就要打。在他義正詞嚴地質問中,篩糠的老道士向他抖落出她的來歷,一如多日前在響馬的威嚇下,道士哆哆嗦嗦地將她囚禁於偏殿。他娓娓地作揖,娓娓地道來:壯士啊,這風月勾當與老道並無干係的,這姑娘是被搶來的民女,她和父親去燒香,因為姿色嬌美,被響馬劫道,殺老父以要脅,這小姐,願意以自身替換,得來父親活一條老命。可是,山大王有兩個,一枚女子無法分配,響馬商議下山再劫一名女子,一同成婚。她被響馬囚禁於此,託老道照顧茶飯,切莫走失--如此這般,公子啊,著實不干老道的事啊!

趙公子聞言,愈加惱恨這出家人的懦弱勾當。他一舉搗毀了道觀的一扇青磚牆,打成一地瓦礫,搗毀了密室的門,冷冽的大風呼地捲進室內,一束陽光唯恐落後了熱鬧,搶在風的腳後跟撲了進來。那束金黃色的光啊……被囚禁的少女,目光荒荒地抬起頭來,只見一個紫紅臉膛、劍眉星目的青年壯士豎提了一根棍,站在門口。漆黑的廂房內,她的臉浮在那束新鮮的陽光裡,像一朵菊花,怯怯的,愁苦的,美的……。

就這樣,她被救出了。她顫顫巍巍地走出陰涼如水的密室。她感覺到陽光裡已經有了醇厚的秋意,大風吹著,金黃的樹葉在大風裡翩躚,落在她的腳邊。她雙眼迷離地低下頭,避開陽光刺目的光芒,恍恍然一如驚弓之鳥。那高大的一個人,身影被太陽照成一片濃蔭,將她罩在裡頭。她嗅得到他身上的熱汗淋漓的氣息,那一種綠林壯士的氣息。她的心靈,充滿了驚恐。然而,千年後,從唱本小說裡,讀到她的故事的我們,並不曾同情她的驚恐。她的心靈經受過重重的寒涼,她的老父,在響馬威迫下,老淚縱橫地騎著牲口,倉惶的背影在七月流火的驛道上,成為黑點,消失不見,將他的女兒,留在了響馬的手中,換回自己的一條老命,悽楚還鄉。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