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大家好!

通過這兩天來自世界各地的著名學者、臺灣一些大學的教授、胡平、鄭義、羅宇先生以及所有與會者的演講、發言和討論,體現了全球華人對中華民族、特別是臺灣同胞和大陸同胞的幸福和未來發展充滿了深刻的關切和期待。同時、也從各個方面反映出了對於中共政權所存在問題的束手無策……。

我想講的問題是:自從共產主義從俄國傳入中國後,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災難!我們現在討論到的兩岸關係問題所出現的「臺灣獨立問題」,最近的「香港獨立問題」,以及上個世紀的各地出現的獨立分裂等等一系列問題的根源其實都是中共的問題。就所謂臺灣獨立問題而言,我們設想一下把臺灣和大陸的任何一個起作用的政黨和組織拿掉,只要中共還在,臺灣問題就依然存在;可是只要把中共從中拿掉,所謂臺灣獨立問題或可立即得到解決。不僅如此,我可以負責任的說:近現代以來,中共是中華民族一切苦難的根源!

鄭義先生談到中共政權為了經濟的發展,已經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環境破壞殆盡。中國人感受到了陰霾天氣對身體健康的影響,並且由此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擔心、害怕和恐懼。可是比陰霾嚴重百倍千倍,甚至萬倍的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在中華大地現在比比皆是……。僅僅就水資源而言,除了西藏地區以外,中國大陸已經很難找到可供人健康飲用的淡水;甚至於絕大部分區域的地下水也完全被污染。在澳大利亞、地下水資源是被禁止開發的,你到店裡去買瓶裝水,其價格比新鮮的牛奶還要貴(一瓶600毫升的水1到2澳幣;2000毫升的鮮奶是2澳幣),為的是保護好自然環境,這是一個任何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做到的。人們知道,地下水是極其保貴的人類資源,它的形成不是幾代人的時間,而是需要漫長的地質年代才能完成,有的甚至是經過大陸板塊的變更才能形成的,也就是說,那是百萬年以至千萬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的。可是中共政權為了騙取它的統治的合法性,僅僅二三十年就把它幾乎全部污染了,不惜毀掉上天賦予中華民族後代的自然生存環境。

法輪功學員是當今社會上最善良、溫和的人群,可以說是當今中國社會中最忠實的道德維護者。可是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卻被中共政權非法關押起來,他們都被體檢、抽血驗血,身體和器官狀況被祕密的整理成資料,為的是隨時將他們身上的器官可以在人還活著的時候摘取下來,賣給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有的甚至連麻藥都不打以提高移植成功率。為了賣個好價錢,它們主要針對海外患者推銷。過去的十年間,在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器官幾乎隨叫隨到,無須等候、快速配對,換腎跟買豬腰一樣容易,大量的證據在坐的都可以從網上搜索到。胡平先生講述了在鎮壓法輪功後,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數量出現了數十倍,成百倍的增加,可是器官從何而來?中國政府開始承認是用了死囚器官,而死囚和自願捐獻的器官都是有據可查的,哪裡有那麼多的死囚?中共官方又只好說這是他們不能公開的祕密,實際上中共已間接承認了對健康的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一直在活體的摘取……。大家試著思考一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邪惡才能做得到、做得了的?我們已經沒有詞彙可以形容這般的邪和惡。可是,即便是這樣極端的邪惡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引起媒體和社會的強烈關注。為什麼?!

中共不僅是斷了中華民族子孫後代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環境;不僅僅是殺害了八千萬同胞;更為邪惡的是毒化了幾代人的思想和靈魂,它們把自己稱為「高級動物」,而且是馴服了的「動物」,使活著的中國人成為行屍走肉。就像齊家貞女士講的:比它殺了幾千萬同胞更加惡劣的是,中共使幾億、十幾億中國人無法正常的活著,它們的靈魂已經死亡!其實中共不僅對中國人如此,因為其邪惡理論產生於西方,當東歐共產主義陣營解體後,中共就自然全盤繼承馬列的邪惡使命,它通過經濟、外交等一切方式和手段正不斷加速對西方世界的赤化……。

中共是最完全徹底的將馬列的邪惡理論,根據中國情況創造的、更加邪惡的、所謂「愛國主義」對所有中國人進行成功洗腦的最邪惡的勢力。這就是今天中國社會冷漠、自私、無情的根本原因所在。

人生存的天性和目的就是尋求「真相」。當人被共產文化毒化以後,他會慢慢流失人的本性,會崇拜鬥爭和暴力,以「愛國」作為道德支撐點幹盡壞事而不自知。同時它還會讓人逐漸失去認識真相的能力,從而拒絕真相。

其實中共的邪惡理論本身就會使其滅亡,但是它要將中華民族,以至人類捆綁在一起,一同毀滅掉。這就是中共邪惡靈魂和勢力的最終目的,因此中共就是人類的終極邪惡。

(本文為整理稿刪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