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的逃亡與消亡 (第508期2016/12/01)

?"
中產階級除了遭受高稅收的痛苦,還要遭受另外兩高的痛苦——高房價和高貨幣發行。(Getty Images)

文 _ 王思想

無標題文件

有些消息肯定引起轟動,比如10月27日的「核心」說;有些消息則出人意料成為熱點,比如,「年收入12萬元以上的個人在中國被歸類為高收入群體」的消息,激起的社會反響之大,遠超過統治集團的想像。於是,有關部門趕緊出面「闢謠」,說沒那麼回事。

然而,好事者搜出國家稅務總局網站上兩年前關於「對於年收入12萬元以上人群加強徵稅」的通知。顯然,有關部門在撒謊。與2006年信誓旦旦「絕不上調印花稅」然後又突然半夜雞叫一樣。

為什麼公眾會對於一個「誰是高收入人群」的概念定義如此敏感?為什麼會挖出兩年前的一則通知當成重大新聞?因為,此二者原本就是一回事——把你定義為「高收入群體」,目的就是要收稅。那些不幸剛巧在每年收入十多萬的人,也正因此而焦慮、憤怒。

年收入超過10多萬元、卻又高不了多少的人,其實就是人們常說的中產階級。

中產階級對稅收的痛苦感受,遠超過其他人。中產之上,那些權貴們,首先,他們的收入多為灰色,可以避開稅收;其次,即便被收走不菲的稅收,權貴也能承受;中產之下,那些貧苦階層的人,他們很少遭遇個人所得稅,同時對於消費者感覺不到,因為中國的消費稅非常隱蔽。總之,窮人對稅收的痛苦感覺不深。

令人悲慘的是,中產階級除了遭受高稅收的痛苦,還要遭受另外兩高的痛苦——高房價和高貨幣發行。

對於這「兩高」,中產階級依然是最為痛苦。

高房價,對於權貴來說,再高也能承受,更何況,權貴們往往以市場價的1/3甚至1/5獲得大量特權房;對於赤貧階層來說,高房價不是什麼天大的事,反正,5千元/米和5萬元/米,都是買不起;運氣好的話,能趕上政府的廉租房,從而在高房價環境下感到慶幸;基本自己租房,忍受房東租價的上漲,其痛苦也遠低於房價從5千元漲到10萬元帶給購房者的痛苦。

高貨幣發行,這些年可以說令人瞠目結舌。中國的廣義貨幣,居然超過了美國。須知美元是國際貨幣,人家尚且不肆意發行。濫發貨幣,對於權貴來說,是好事兒,因為多發的貨幣,基本上都惠及權貴,並且他們有大量海外資產配置。對於窮人來說,對於濫發貨幣以及由此帶來的通貨膨脹,感覺並不明顯,因為他們本來也沒多少現金儲蓄,物價漲了還可以領到政府發的視頻券、老年消費券什麼的。而對於中產階級來說,高貨幣發行就是一場災難,幾十萬、幾百萬的儲蓄頓時縮水。高貨幣發行,毀掉了國家的信譽,毀掉了中產階級的信心。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