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普總統之路成行,除了意味著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中國轉型的希望,還意味著世界的戰略轉向。圖為當選總統和副總統川普及彭斯在新澤西的川普高爾夫俱樂部。川普過渡團隊在此甄選新政府官員。(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川普總統之路成行,除了意味著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中國轉型的希望開始浮現,也意味著世界的戰略轉向。川普當選是中國的機遇,但不是中共的機遇,而是敲響了中共的喪鐘。川普的外交政策和經濟政策聯合夾擊,對大陸的政治、外交、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都會產生極大的衝擊。中共因經濟上的崩潰而垮臺,黯然退出歷史舞臺,不管是由於頂層的設計和實施,還是因為底層自發的顏色革命,都很可期待。而川普的經濟政策和貿易政策,將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的衝擊,並且,川普時代的美國和後中共時期的中國,在東西方的互動、競爭和合作之下,會在結束了共產主義的因素和伊斯蘭恐怖主義因素的新世界裡,推動人類社會的戰略轉向。

靜觀川普和習近平兩個人,雖然一個是自由社會的領袖,世界第一強國的總統;一個是共產黨末代的管家,世界最大國家的首領,兩人有著完全不同的人生經歷和社會背景,可以說是人類社會的兩極。但他們兩人其實有很大的共性,一個是他們都高度的務實,另一個是他們都堅定的保守。

川普反對政治虛偽、政治正確,蔑視美國政黨政治的既得利益集團和建制派,追求回歸美國傳統的、保守的社會形態,大力借用保守派先驅人物、前總統里根的策略和口號,在任用人才方面更是讓美國民眾和世界人民眼前一亮,嘆為觀止;習近平因為歷史原因和所經歷過的社會背景,看破了中共內部腐朽和沒落的本質,其反腐的口號和行為種種,戳破中共官員邪淫魔亂的畫皮,透露出其務實的本性和對保守主義的傾向。

中國有令人厭惡的毛左,美國有被美國人民拋棄的左派,人類世界有激進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殘餘。在目前風雲變幻的條件下,美國右轉趨向保守,中國從高層開始向右轉,世界也在排除、清除共產主義的勢力。川普政府時期,美國對中國的經濟新政策,會加速習李清洗江派、奪回金融和國企控制權的努力,會協助中國完成解體中共、重建自由國家。當今世界的兩個龍頭老大,都在向右轉,向正確的方向轉。美國夾帶其巨大的軟實力,以其在文化、藝術、科技、教育、政治、社會治理方面的先進理論、經驗和實踐,影響了世界文化,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加上中國社會的轉變,會帶來人類世界的戰略新方向,世界的轉向,已然形成。

保守主義(Conservatism)作為一種政治哲學和社會哲學,是當今人類亟需的治國理念。保守主義推崇和捍衛傳統的社會文化、社會文明和社會機制。保守主義者反對現代派的觀點,尋求回歸人類善良和純真的本性。保守主義這個術語最早出現,是源於1818年的查特奧布里安(Francois-Renede Chateaubriand),他在波旁恢復期間試圖扭轉法國大革命的政策。

保守主義有不同的形式,包括自由保守主義(Liberal conservatism)、保守的自由主義(Conservative liberalism)、財政保守主義(Fiscal conservatism)、國家和傳統保守主義(National and traditional conservatism)、文化和社會保守主義(Cultural and social conservatism)、宗教保守主義(Religious conservatism)、進步保守主義(Progressive conservatism)、甚至專制保守主義(Authoritarian conservatism)。從目前的觀察看,川普似乎是屬於自由保守主義、財政保守主義、文化和社會保守主義、國家和傳統保守主義,和宗教保守主義;習近平似乎是屬於財政保守主義、國家和傳統保守主義、文化和社會保守主義,及專制保守主義。兩個人在財政、國家和傳統,及文化和社會保守主義方面,有許多的共性。

美國的保守主義傳統,根植於美國大革命。歷史學家施耐德(Gregory Schneider)發現,美國保守主義者們有共同的特性:尊重傳統,支持共和,支持法制,支持基督教,並且在現代主義文化和極權政府試圖挑戰西方文明時,給予有力反擊。人們不難看出,川普大選的勝利,說明美國民眾保守主義的理念重新的、強有力的抬頭,人們試圖尊重傳統的價值觀念,支持法制和基督教教義,捍衛西方文明。財政保守主義(Fiscal conservatism)的經濟理念,是謹慎對待政府支出和政府的債務水平,美國大革命的支持者、18世紀的愛爾蘭政治家博克(Edmund Burke)就指出,政府根本就沒有權力去大舉借債,然後把債務轉嫁到納稅人身上。

美國保守主義人士認為,政府應該集中關注國家的道德問題和社會問題,他們反對政府去幫助窮人、監管經濟,或保護環境。因為幫助窮人的政策會鼓勵人們的依賴性,而減低他們自力更生的能力。川普的國家保守主義理念,顯然是他諸多移民政策的背後原因。從1950年代開始,美國的保守主義理念就都是與共和黨聯繫起來的。2009年開始的茶黨運動,也體現了美國的保守主義思潮。茶黨的主要觀點是堅守憲法,減低稅收,反對政府介入醫療健保。

蘇聯解體後的二十年,中東歐立即調轉方向,試圖回歸歐洲。世界版圖重心雖然日益向太平洋傾斜,但仍然以大西洋為核心。北大西洋沿岸的美國和西歐國家是世界秩序的制定者,雖然俄羅斯和中共一直試圖在破壞這種制訂世界秩序的安排,但從來沒有能夠如願。

相反,一旦美國出現什麼轉機和趨勢,最終一定會影響到中國和俄國。總之,對川普新政心裡戚戚然、忐忑不安的,是美國的左派、社會主義者,和建制派的頑固分子;對中國面臨川普新政會受到的影響忐忑不安的,是中國的左派、毛左、和江系既得利益集團。川普總統之路成行後的後續效應,將會促成中國的改變,調節與俄國的互動,進而以保守主義回潮的方式,影響全世界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