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明鋒2016年10月攝於美國加州。

清瘦的身材,戴著一副黑邊眼鏡,金明鋒總是一襲西服內搭時尚花潮衫。

2014那一年,他在一群高挑模特的簇擁下走上T型伸展臺,接受全國時裝設計大賽兩度獲獎的榮耀。

然而,中國金牌女裝設計師拋下令人稱羨的一切,遠走美國,為了創作理想,更為了生命信仰。

文 _ 施萍
圖 _ 金明鋒提供

鳳凰非傳說 職業天注定

金明鋒來自中國服裝名城大連,是個年年召開自己品牌時裝發布會的設計師,這在大陸很少見。

金明鋒在大連興工街機車大廈中有個工作室,名叫「鳳凰‧小鋒高級女裝定製」。提起「鳳凰」名稱來歷,其中有一段典故。金明鋒說:「我起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小時候真的見過鳳凰。」

金明鋒的家鄉是大連金州的一個小村莊。記得五歲的某一天,他正在棗樹下玩耍,忽然飛來一隻色彩斑斕的大鳥,只見牠高踞枝頭閃耀著五色文彩,翼垂丈餘,氣宇軒昂,羽毛還迎著微風悠然飄動。牠默默地俯視著樹下目瞪口呆的小男孩。「我不知牠是什麼鳥,只感到牠的眼睛充滿慈祥和期盼,霎時,我心情變得莫名地激動。」

直到上學後,金明鋒從書上圖鑑中再次看到了牠,那是傳說中的鳳凰。他一眼就認出,這就是他小時候見過的大鳥。從此,鳳凰就像美麗的圖騰一樣,銘刻在他生命的軌跡上。

金明鋒從小就喜愛畫畫,手藝很靈巧;在校學習成績很好,很幸運的,父親支持他念中專,學習服裝設計。「冥冥中,我感覺這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我喜歡鮮豔的色彩,對羽毛的元素也情有獨鍾;而且,服裝設計本身就是一個美的行業,我又獨愛女裝。我想:那一年親眼看見鳳凰,就注定了我未來的時裝設計之路。」

蟄伏家鄉二十年 時裝發布聲名起

金明鋒自遼寧職業技術學院服裝設計專業畢業後,先在金州的一個服裝廠當技術員。後來在幾家服裝公司做設計師。2003年漸漸嶄露頭角。

「服裝設計是個很寂寞的行業。人們只看到設計師引領著模特走上T臺的光鮮一刻,卻不知這背後隱藏著無數日夜的加班加點,徒勞而無獲(利)。」金明鋒說:「我們同屆的一百六十多個同學全都改行了,就剩我一個人在堅持著。」

除了對服裝設計的熱愛外,另一個讓他堅持不輟的原因則來自於他的信仰——衷誠奉行「真、善、忍」。金明鋒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十幾年的佛法修煉,讓他做起事來專注認真,慢工細活;凡事順其自然,淡泊名利。顧客和同行們常稱他為「謙謙君子」。

「修煉法輪功以後,我變得很安靜,心紮得更深,也願意鑽研。」金明鋒說:「我不曾想過放棄設計事業,這是我唯一的選擇,就像歌唱家用歌聲、舞蹈家用舞蹈來表達一樣,我用服裝表達完整的自己。我相信,一個傑出的設計師,他的品性、修為、學養和經歷,都將體現在他的作品裡。」

2003年香港電影《花樣年華》上映後,整個東南亞掀起了旗袍熱。金明鋒所屬的公司接下了一個吉隆坡服裝節的活兒。結果,由他設計的幾十款旗袍在馬來西亞引起轟動。馬國總理夫人和拿督都特意收藏了他的作品。

此時,中共政府鎮壓法輪功修煉群眾已經持續了四年。隨著金明鋒名聲四起,大連金州站前派出所將列他為重點對象,懸賞五千元抓捕他。警察經常半夜到他父母家中騷擾,還到姑姑的學校放話威脅。可金明鋒不為所動,堅如磐石。他一方面躲避抓捕,一方面完成設計,朝自己的目標努力邁進。

「吉隆坡服裝節的好成績,給了我很大的信心,為了自我精進成長,我決定自己開工作室。」2004年,他在大連的機車大廈租了一間店面。當起小資個體戶,自己設計服裝自己賣。

金明鋒對於服裝設計,特具美感、巧思與創意,他大量運用刺繡、印染等傳統技法進行「面料再造」,並藉由中國古代圖案,如龍鳳、如意,以及羽毛、珠片等裝飾,形塑華貴高雅、脫俗不群的「小鋒」風格。這種高端的品味,逐漸受到了追求時尚、講求穿戴的大連人的歡迎。


金明鋒設計的服裝。

2005年,金明鋒首次舉辦個人服裝發布會,此後,他年年召開品牌發布會,而且陣仗規模空前盛大。一場下來,動輒聘僱二十多個模特,設計六十多套服飾新品,邀請三百個顧客參加。他把發布會當作訂貨會。他的衣服價格不菲,但往往模特剛展示完,旋即被臺下的藝人、模特,以及貴婦、名媛打包帶走。

「發布會是每一個設計師的夢想,但是需要很多條件,包括場地、音響、燈光,還有聘請模特、邀請客人等等。而最關鍵的是,還要有大量的創新設計的作品。」金明鋒說:「其實在大連,甚至全國,像我這樣年年開發布會的設計師很少。」


金明鋒在2013年時裝發布會上。

一朝參賽初試水 亮相就成狀元郎

「從業二十年來,我從未離開過大連一步。全國的設計師不知道我,我也不認識他們。」身為時尚女裝設計師,金明鋒感到無比光榮,但只局限在大連一地。「本來我文憑低,只有中專水平。自從修煉以後,我感覺技藝在不斷提升。可到底進境程度如何,我不確知,也很想獲得驗證。」

2014年,一個偶然機緣,金明鋒報名參加了「大浪杯中國女裝設計大賽」。比賽優勝者,可以獲得「英國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免費深造的機會。該學院為世界頂尖服裝設計學府、號稱「世界王牌設計師的搖籃」。進入「聖馬丁」深造專業,是所有設計師的夢想。


金明鋒2014年時裝發布會。

金明峰順利通過初賽,成為遼寧省唯一的選手參加全國總決賽。他花了36天做了四套小禮服。創作過程中,他以中國傳統圖案「如意」為發想,在蕾絲材料上,發揮創意細加點綴裝飾,作品取名「如夢令」。那次他得了大賽的金獎。評委會主席、中國美術學院院長吳海燕稱許他「實至名歸」。


金明鋒在2014年「大浪杯時裝大賽」上的金獎證書及作品。

當成績揭曉,場上燈光亮起,奪得金獎的他領著模特們走上舞臺。面對臺下鎂光燈與如雷掌聲,他的內心出奇地平靜,如一潭清池,輕風過無痕。

「我不曾料到,一個中專生和出身各大名校的設計師同臺競賽,第一次就拿下了金獎。按理我應該很激動,可當面對眾多媒體和觀眾,我卻感到心靜如水。」金明鋒說:「我心裡明白,我只是認真做了該做的事,這一切都是神的恩賜。」

金明鋒站在耀眼的T臺上,雙手合十,心中誠摯地感謝他的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我知道,是多年的修煉,讓我變得寵辱不驚;是法輪大法的法理開啟我智慧,讓我才思泉湧。在設計專業上,那些別人看來極艱難的技法,我卻輕而易舉地完成了。」


金明鋒在2014年「世界禮儀服飾大賽」上的金獎證書及作品。

四個月後,金明鋒在「世界禮儀服飾大賽」中,又以作品「鐘聲十二點」再次摘得了金牌。獎金是10萬元人民幣,外加免費保送法國巴黎某時裝學院留學。他的金獎作品,隨即被一位「金鼎」獎設計師收藏。

喜獲「雙金」肯定後,金明鋒決定出國再深造。可是,他的護照申請卻被公安局一再退回,原因是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他的名字因此上了「黑名單」。從公安局出來後,他的心情如同寒冬的灰暗天空,充滿了沮喪和絕望。

身經磨難志彌堅 霧鎖神州心愈明

2014年的年底,金明鋒從市出入境管理處回到工作室,黯然地坐在成堆的布料衣物旁,陷入了沉思。他的右手不自覺地輕撫著自己的背部,按住那不時隱隱作痛的脊柱。那是在2001年,一次和法輪功同修們聚會交流時,警察破門突擊,瘋狂地打人抓人,他在匆忙逃難間不慎從三樓墜下摔斷了腰,醫生為他安裝鋼板而留下的「印記」。

自1999年7月以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持續發動鋪天蓋地的鎮壓,金明鋒已被抓過六次。

2002年4月,他因為做真相資料,再度被警察綁架。警察明知他背部受過傷,竟故意將他懸空吊起,迫使他兩腳離地,並上下急速抻拽,想刑逼他就範。面對酷刑迫害,金明鋒不曾動搖妥協。

在看守所中,他為表白自己的信仰無罪,選擇絕食抗議。結果再度被戴上腳鐐,每天遭強行灌食,還被灌入不明藥物,致使他無法排尿,公安隨後又蠻橫地進行插管導尿。17天後,他尿血不止,生命垂危,警方才通知家人將他揹回。

十多年來,有多少個晝夜,他為了躲避警察強擄迫害,只好選擇離家遠行,很長時間,他不曾見過父母。有一次,他偷偷潛回家鄉探望爸媽,進村時不小心被村人看到。父親怕他被人舉報,頻頻催促他盡速離去。

金明鋒永遠忘不了那一幕,當他睡眼惺忪來到村口,眼前卻是漫天大霧。流離失所孑然飄零的他,想到這麼多年來,佛法真理竟遭誹謗,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讓他有家歸不得、有親不能見,偌大的中國竟沒有他容身之地,不禁悲從中來。那一天就在故鄉村口,他佇立在濃霧中遲遲不動。

金明鋒23歲開始煉法輪功,當時年紀雖輕,已然認識到「法輪大法好」。修煉十幾年,他著實受益無窮。當看到電視上拙劣的造謠,他告訴自己:「真善忍的原則對國家社會只有百利而無一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像清泉一般,隨著所到之處淨化著環境。學員們沒有錯,為什麼要承受這場迫害?」

金明鋒幾經思量沉澱,他的頭腦越來越清醒,明白應該挺身反抗這場迫害。於是,他回到大連,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開起了工作室。2005年,十幾個警察再次到他的服裝車間綁架他(後來被釋放)。但是這次,他堅決不再躲藏。他心想:「我哪兒也不去了!就在原處開店,我不但要幹,而且要好好幹,往大了幹。」


大連當地報紙採訪金明鋒的報導。

金明鋒的老顧客們都知道他煉法輪功,人們通過他的行為,也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某個公安局長夫人聽了他的故事,感動得落淚;另有市長太太,因為沒有幫他辦成護照而深表歉意;一位名模從此不再到國外買衣服,專門在他的店裡訂貨。此外,還有商場經理、企業老總及顧客們都給他寫推薦信,讚美他的服裝及人品。

2015年7月下旬,金明鋒到郵局投寄了一封訴狀。他向「兩高」狀告鎮壓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一周後,他決定到公安局再次申請護照。

冥冥之中,善人似有天助,抑或眾人善心所致。這一次,「黑名單」上的金明鋒竟然順利拿到了護照。當他轉身離開出入境管理處時,他的淚水再也管控不住。開車拐上24號高速公路時,他的心早已像鳥兒般飛翔了起來。

16年的等待,金明鋒終於拿到了出國通行證。然而,他既沒有去「大浪杯」指定的英國聖馬丁設計學院,也沒有去「世界服飾禮儀大賽」提供的巴黎時裝學院,而是買票直飛紐約。因為,他有一個更大的夢想。

衣冠服飾何處高 追尋正統向神韻

「在20多年的設計生涯中,我常思考:設計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麼呢?後來我認識到,服裝應該回歸傳統和正統。」抵美一年後,他道出了放棄世界名校的原因,「在中國,我曾經翻看了很多書籍,訪問了不少古剎,但還是找不到依循的方向。因為文革以後,中國傳統文化遭到摧毀,已經沒有正統的道路可循了。」

「這些名校只能教我設計的技法,卻不能給我設計的靈魂。」金明鋒說:「後來,有幸觀看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光碟,我才發現,我所追求的傳統服飾的精華都在其中了。『神韻』的演員在用正統的文化規範著人類的道德。」於是,他放下了一切,追尋「神韻」的足跡來到了紐約。

神韻服飾用色明麗、形制考究,細緻豐富且獨具匠心;神韻服裝設計師重現了歷代章服之美,更體現了中華傳統藝術與禮儀文化。金明鋒衷心讚嘆、嚮往之餘,他檢視自己的獲獎作品,發現其中不純的因素。他說:「過去在校所學,強調的是設計技法,完全忽略了設計背後的道德規範,因此有很多變異的東西。」

「比如參賽『大浪杯』的禮服,我特別用了『透』的設計概念。」隨著修煉層次的提高,「我認識到那種設計對人是不好的,容易勾起人的慾望。現在若再叫我參賽設計,我會考量更多——作品是否純正?能否給人帶來好的影響?」

在紐約,金明鋒為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做設計,遊行、集會上都可看到他的身影。他和其他修煉者一起共事交流,變得更加樸實謙卑。他笑稱,出國前的自己,已經被捧得「太牛」、「太狂妄」了。經過了生死的考驗與世俗的侵蝕,金明鋒感到自己的生命正是「鳳凰浴火重生」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