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_ 溫嬪容

有一位頭髮稀疏、眼尾下垂、鼻子與下巴尖尖的先生,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兒子,說他吸不到氣,叫兒子趕快回來帶他去掛急診。這種情形有時一天要掛兩次急診,而每次急診,醫生檢查都說沒病很正常,兒子很無奈的載他來看診。

這位先生平常很少生病,小毛病都不去看醫生,也不吃藥。但是最近一直吵著要看醫生,吵得老婆與兒子都不得安寧,覺得他的病是自己妄想出來的。兒子想帶他出去旅遊分散他的注意力,他都拒絕並說自己生病快要死了。

他徹夜不眠,面色慘白,眼神淡漠似有霧般的朦朧,面肌僵硬,常感覺胃脹到喉嚨,還有頭暈、心悸、吃不下、健忘、恍神等症狀,心窩處和整個脅肋處都嘈嘈緊緊的。開給他的藥,吃一包不合他的意,立刻奔來診所質問說,開的藥怎麼沒效?來看診如果沒有馬上輪到他,就站在診間門口用臺語一直催:「醫生啊,腳手還不快一點!」每看完診就直問:「我還有沒有救?」

有一次我問他兒子:「你爸爸是什麼時候發病的?家裡曾發生什麼事?」原來病患的父親79歲往生,不到2個月,49歲的弟弟跟著往生,而他今年57歲,再過2年就59歲,怕過不了「9」這個關。所以只要身體一有風吹草動,即使打個噴嚏也緊張得要命。

針灸重點在安神,從神門透針穿過陰郄、通里到靈道穴,一針透四穴;再從前頂橫透百會,強間透百會,兩側正營透百會穴,共成十字刺;胃部不適,針中脘、下脘和梁門穴。看他還承受得住,再針章門、京門穴以解少陽經轉樞失靈;增進食慾,針足三里、三陰交穴。

他來看幾次門診後,病情比較穩定,不再掛急診,而且還可以自己來就診。之後比較熟悉了,開始進行精神治療。我問:「你是不是很沒有安全感?很怕死?」直搗他的紅心痛處,他愣了一下,沒有回答,表情依然,不是面無表情,就是很惶恐的樣子。

我再問:「老哥!你死後想到哪裡去?」他回答:「我哪會知道?」他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說:「像你這樣子,面黃肌瘦,臉尖嘴尖的樣貌,佛祖才不喜歡呢!你把身體養好了,不要成為子女的負擔,幫忙做點家事。下一世請佛祖讓你到漂亮的星球去旅行!」第一次看到他笑著用臺語說:「說什麼瘋話!醫生啊,我看你比我還瘋!」這一笑,以後看診就有說有笑了。

人用煩惱面對事情時,一切似乎都是業障,世界也變得悲悵悽苦;一旦放下,煩惱就躲進陽光後面,消失得無影無蹤。年近花甲的他後來還會跟著進香團去掛香,59歲平安過關。(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