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中共打交道的歷任八屆美國總統,基本上都是照搬同一個劇本,然而,從新一屆美國總統川普開始,與中共打交道將面臨不同的情形。(Getty Images)

中國政局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大變動,在政治體制變革前夕,瀰漫一股未明的躁動,西方人眼中的中國政治氣候晦暗不明,外交政策也顯得強硬好戰,這對美國新任總統意味著什麼呢?

近日,《亞特蘭大月刊》刊登了記者法羅斯的文章,對此進行了分析。

譯 _ 李清怡

以下是《亞特蘭大月刊》記者法羅斯(James Fallows)文章的節錄翻譯︰在中共一黨專制的體制下,持續的經濟衰退自然會讓人對中共的整個體制提出疑問。在提出疑問的同時,我們要想到兩點:中國的發展方向是否有什麼基本改變;美國是否需要重新考慮對華政策。

在過去的40多年裡,美國對華政策出奇的穩定:持續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保持密切關係;支持中國的現代化與發展;當兩國出現經濟利益或政治價值衝突時,直接表態不同意;冷戰式的敵對不僅使事態變得困難,而且會帶來更大的傷害;美中兩國一如既往的維持著這種不完善的關係。

美國對華政策雖然如此,但是,當中共做出超過美國價值極限的惡行時,如1989年天安門屠殺事件,美國卻對中共無可奈何;美國也未能阻止隨後出現的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另一方面,在這種政策下,美國一次又一次地做出決定,出售武器給臺灣,會見達賴喇嘛,就中共審查制度和人權問題方面的「關注」都無濟於事。

與中共打交道的歷任八屆美國總統,從尼克松到奧巴馬,基本上都是照搬同一個劇本,然而,從新一屆美國總統川普開始,與中共打交道將面臨不同的情形。我(法羅斯)曾在2006年在上海居住過,5年後又在北京居住過,親眼目睹了中國的變化,印象最深的就是:持續出現的跡象表明,現在的中國與之前30多年的中國相比,政府打壓、封閉和抨擊民眾展現出不同的方式。


現在的中國與之前30多年的中國相比,政府打壓、封閉和抨擊民眾展現出不同的方式。圖為2008年8月13日,北京警察禁止攝影記者拍攝有人抗議的現場。(Getty Images)

下一任美國總統 挑戰也是機遇

下一任美國總統將應驗那句老話:挑戰也是機遇。挑戰是:幾年來,中共的發展變化令人沮喪,對內鎮壓,對外好戰,看上去無視美中兩國的關係;機遇則是:在這個最能引起注意的特別時機,也就是美國政府換屆時,可以試圖建立起嶄新的秩序。

與中共打交道是美國無法迴避的事,這件事變得越來越困難,為什麼中國是美國新任總統最關注和要解決的問題之一?因為一個重要的假設已經改變。

無論從言語還是行動上,從尼克松開始的歷任美國總統都強調支持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其理論是:比起一個貧窮的中國,變得富有的中國對其他所有相關的國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但現在,這種假設已經不再正確,以下的幾點表明了這種變化。

溝通。中國的互聯網始終是被審查和屏蔽的,如今甚至比以往更加嚴格。去年初,我(法羅斯)在中國待了幾個星期,期間使用旅館的Wi-Fi上網,換了三個VPN才得以登錄國際網站。去年12月,又在中國待了幾天,得費好大勁兒才能登錄所要的網站,不值得,所以乾脆暫且不看西方新聞的資訊了。

對民眾的鎮壓。縱觀共產時代,中共政權一直都在壓制共產黨以外的任何組織形式。如宗教信仰,也僅被限制在五種官方授權的信仰團體,但是,只允許有政府批准的寺廟、清真寺和教堂。工會(都是共產黨的)、非政府組織、凡是與民眾相關的組織形式都一樣,必須經過政府批准。在過去的5年裡,中共對這些組織和其他團體的控制進一步加強。很多公眾辯護律師和維護公眾利益的律師都被關進監牢。

治外法權。近期中共對民眾的鎮壓更加嚴重,因為中共官員企圖將這種壓制延伸至海外。中共政府開始把離開中國的活動人士或異議人士的家屬關進監獄或對他們進行騷擾,並向外國公司和組織施壓,將中共的審查制度延伸到了海外。2年前,美國公司LinkedIn被發現在國際互聯網上屏蔽對中共提出批評的帖子,即使那些帖子只有中國以外的人才能上傳和看到,這是LinkedIn與中共達成的協議,是在中國得以運營的條件。

排外主義。今年春,中共政府屏蔽了蘋果公司在中國的iTunes電影、iBooks服務及其相關軟件,很快,蘋果公司就報出13年來最大的一次全球收入下滑,部分原因是來自中國的收入驟減,公司市值也下跌了400億美元。中共政府對蘋果公司的打壓可能不是單純的商業因素,很可能是政治原因。

美國《綜藝》(Variety)雜誌分析指出,在蘋果及其他智能手機上瀏覽視頻越來越流行,蘋果網站也因此成了下載電影、紀錄片和獲取其他外界資料的大賣艙。但是,不管理論上怎麼講,實際的結果卻是由於蘋果在中國的同行競爭者(最典型的就是智能手機公司小米)而遭受損失,就如同之前中共對谷歌的政治打壓,當初也是由於谷歌在中國的同行競爭者百度。

這種影響已經擴及至技術行業之外,每年美國商會都對中國境內的非中資公司進行調查,詢問他們對中國經濟環境的看法,最新的一次調查顯示,近乎一半的公司報出持平或收入下跌並感受到商業條件的艱難,四分之三的公司則表示:「外資公司在中國不像以前那樣受歡迎。」

軍事方面。在國際上更加好鬥的中共,不像冷戰期的蘇聯,卻是當今俄羅斯的更大版本的翻版。也就是說,對美國來說,中共是其眾多經濟和策略項目進步中的障礙,而非資產。

準備走艱辛的路

那怎麼辦呢?美國新任總統將面臨一個難題,即通常所說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一概念備受哈佛大學政治學家阿里森(Graham Allison)的推崇。這個理論來自於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修昔底德著書中記載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凡是新起的大國(如雅典,或是當今的中國)與現存大國政權(如斯巴達,或是當今的美國),通常都會決以死戰,主要原因是任何一方都不可避免的為恐懼而戰。阿里森去年在《大西洋》網站發表的文章中寫道:「當一個新起的大國威脅到並正在取代現行的大國,就意味著一定會存在某些危機,如1914年薩拉熱窩事件中,奧匈帝國皇儲被刺,引起一連串的反應,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這個任何一方都不願選擇卻不可避免的結局。」

中美經濟越來越相互交錯、相互依賴。美國大學依靠中國的留學生支付全額學費;美中兩國都需要接觸對方的文化來豐富自己的文化。問題是,由於惡劣的氣候和可疑的食物,人們在中國生活時經常生病,但是,每天在那裡生動的生活卻令人感到充滿活力。如果美國不與中國發生相互聯繫,就無法充分發揮國家的潛力,但是,美中雙方的合作條件可能得要改一下。


由於惡劣的氣候和可疑的食物,人們在中國生活時經常生病。圖為2013年1月29日,北京空氣質量已達到危險級別。(Getty Images)

如果中國的大學像現在這樣,一直只能登錄國內的網站,那就只能是二流大學;中國的投資環境也是一樣的道理,如果政府繼續明顯地干預金融市場,那麼,中國的投資環境就有局限性。

鑒於此,我(法羅斯)建議,美國新任總統開始上任,可以在演講中提出如何與中共相處的新條件:

45年來,我的前任總統們都致力於發展美中雙方關係,期望幫助中國發展經濟,使得中國能在世界承擔起責任。我們一直相信,我們可以幫助中國人建立一個更好的未來,我們自己的國民也因此豐富了生活,這將是中國人、美國人和各國人民都可引以為豪的成就。

但是,這種關係一直以來都是以平衡和互助為假設前提的:我們願意接受中國人和中國的思想理念,中國也願意接受我們和我們的思想理念;我們願意將中國的公司融入我們的經濟,我們的公司在中國也應當得到平等的機會。然而,近些年發生的事迫使我們重新考慮,中國領導人是否還將美中關係視作平衡和互惠的關係。我們希望,他們也能重新考慮一下他們近期的行為,並重新回到相互合作的軌道上來。中國領導人經常引用至理名言,我也要引用一下美國人的名句:「我們可以輕鬆地來,也可以艱辛地做。美國喜歡輕鬆地合作,這樣對雙方兩國都有好處,但是,我們也準備好了走艱辛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