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月30日,習近平當局審議通過規範中共高層待遇等文件和規定。此一規定的執行,等於是習全面破除了「老人干政」。(AFP)

在六中全會獲封「習核心」之後,11月30日,習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有關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等文件和規定。

雖說早在三年前,中央政治局召開專門會議時就提出相關規範,直到如今才被「審議通過」,說明這三年遇到多大的阻力。而此一規定的執行,等於是習全面破除了「老人干政」。

文 _ 齊先予

2016年11月30日,習近平在六中全會獲封「習核心」之後,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有關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等文件和規定,明確提出四項要求:

一、退下來要及時騰退辦公用房。

二、不能超標準配備車輛,超規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輕車簡從。

三、按規定配備工作人員並加強教育管理,嚴格約束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

四、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等。

3年前就提出 習終於發出四大禁令

第二天,背景強大的大陸微信公號「學習大國」撰文解釋,中央開了一次很不簡單的會議,不簡單的地方在於,「審議通過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這是動真格啊!

文章提到,雖說早在2013年6月,中央政治局召開專門會議時就提出「要統籌制定領導幹部辦公用房、住房、配車、祕書配備、公務接待、警衛、福利、休假等工作生活待遇標準」。但在這次會議上相關文件已「審議通過」,到如今落實,事情又邁進了一大步。

文章表示,從18大之後「八項規定」出臺,到18屆三中全會提出領導幹部工作生活「六不准」,到18屆六中全會重點喊話高級幹部,再到規範領導人待遇相關文件的審議通過,這些改革舉措在逐步出臺落實。


從18大之後「習八條」出臺,到三中全會提出「六不准」,再到明定四項禁令,這些針對「老領導」的改革舉措,三年來在逐步破除阻力,才得以落實執行。(Getty Images)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長期以來,當局反貪「打虎」一直遭到既得利益集團和江派人馬的阻撓。2013年習陣營提出的相關文件,直到3年後才被「審議通過」,說明這3年遇到了各種阻力。在持續「打虎」的高壓震懾下,最終習當局推動了這個規定的執行。這個規定,換句話說,等於是習全面破除了「老人干政」。

強調「退下來」根本破除老人干政

12月2日,港媒東網白非的評論文章表示,在當今世界,中共的高幹待遇或許是最為複雜繁瑣也最為嚴密優厚的,都有著各種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規則。形成了一個特權階層,每年耗費巨額公款。

文章說,從政治局會議披露的內容看,主要篇幅都是強調約束「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下來以後」,這一點頗耐人尋味。雖然中共在明面上廢除了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但老幹部們對高層政治的影響卻始終存在,特別是涉及重大決策、人事安排等。這種政治影響也體現於生活待遇上。一些領導人退休後,卻仍霸占辦公室。

文章最後說,最高領導層能夠在此時出臺文件,直接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待遇,特別是已退休高幹的待遇做出種種約束性條款,還是顯示出「習核心」確立後高層政治格局的細微變化。特別是政治局會議中還明確提出「有關人員要自覺遵守」這種措辭嚴厲的表述。

以溫家寶對比江澤民

據北京青年報的微信公號「政知局」披露,這份文件的制定醞釀已久,其關鍵源頭可以說是18大之後不久出臺的「習八條」。文章提及,退休高官及時騰退辦公用房的範例之一是原總理溫家寶。

據官媒報導,2013年3月2日,離當年全國人代會開幕只有3天時間,「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像往常一樣在中南海的辦公室裡批閱文件。他身後書櫥裡的書已經撤下裝箱。他說,那些書將捐給他的母校南開中學。」

這顯示,溫家寶基本上做好了騰退辦公用房的準備。溫家寶將在該人代會卸去任總理一職。


2013年3月7日官媒發出的時任總理溫家寶的辦公室內部照。(網路圖片)

與溫家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江澤民2004年卸任中共軍委主席後,以「軍委首長」之名對胡溫政權屢屢干政,並一直在中央軍委辦公處「八一大樓」及中南海內保留其辦公室。直到中共2012年18大召開前夕,這兩個辦公室才被撤銷。

習近平上臺不久,江澤民又在2012年12月22日至12月28日6天的時間裡先後五次亮相,並多次題詞,公開挑釁習近平新班子剛制定的「習八條」。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曾表示,2013年3月中共兩會之際,中南海高調宣布溫辦公室撤離,暗示溫將徹底卸任,實際是給中南海其他高層公開做見證,並徹底解決江澤民等長達十年的「干政亂紀」問題。

溫家寶被指是江派人馬的「眼中釘」,他曾力主拿下江派大員薄熙來、要求調查江派前常委周永康。習近平上任後,在習江鬥的過程中,溫家寶也多次露面,力挺習近平的反腐「打虎」運動。

規定直指江澤民的貪婪奢侈與戀權

對照習近平提出的這四大禁令,幾乎都在直接針對江澤民。

文件提到一些領導人退休後卻仍霸占辦公室。其實,就是在暗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據港媒披露,截至2012年,中共退休黨政軍高官61萬人,薪酬、福利、待遇總開支7250餘億元,全部由納稅人買單。

其中,江澤民2012年耗用3840萬元公款,在所有退休高官中花費最多。相比之下,2014年中國普通民眾退休後的養老金,平均只有退休前工資收入的45%,生活質量縮水一半以上。

據香港《動向》雜誌此前披露,江澤民退休後經常「光顧」的行宮,除了北京釣魚臺國賓館、玉泉山中共中央軍委招待所5號樓外,還有上海西郊賓館、上海大公館、蘇州太湖賓館等。

中共上海市政府專門為江興建了代號為「上海一號工程」的養老豪宅,還在瑞金賓館以及浦東地區為江修建了豪華別墅。這些養老豪宅和別墅,成為江澤民在上海的「地下中南海」。

報導引述舉報材料披露,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擔任中共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期間,在閔行區圈取上萬畝地皮興建航太城,江澤民一行宮就在其中。其奢華程度、面積均超過毛澤東當年在上海的行宮——上海西郊賓館。

此外,江澤民卸任後十餘年間,他在中南海的「江辦」和設於軍委大樓的辦公室仍然長期保留,繼續在幕後干政,直到2014年5月,江澤民辦公室才被撤銷。

報導稱,當年江澤民辦公室工作人員和江澤民隨行人員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軍委主席時,江辦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有36人。報導似在暗示江剛退休時,其揮霍公款數目應該更大。


江澤民退而不休,幾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視」,興師動眾。圖為2006年「五一」期間為了江澤民登泰山,張高麗下令封山並特備八人大轎抬江,張自己在後面護駕。(資料圖片)

「嚴格約束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

該文件提到要「嚴格約束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令外界想到江澤民的親信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蘇榮、令計劃等落馬官員,都有「全家腐」甚至是家族式腐敗的特徵。

據報,蘇榮是典型的「家族式腐敗」,至少有13名家庭成員涉案。蘇榮的妻子于麗芳、兒子蘇鐵志、外甥此前已被調查。今年2月,蘇榮的女婿、湖南張家界市前副市長程丹峰被「雙開」。

在周永康的判決書中,顯示其四名親屬身負罪行:長子周濱、妻子賈曉燁、三弟周元青、侄子周鋒。此外,還有至少4名周氏家族成員牽扯到周案中:周永康的妻妹賈曉霞,大兒媳黃婉,親家詹敏利,二弟媳周玲英。

令計劃案中至少有10名親屬涉案,包括其妻谷麗萍、其子令谷、其兄令政策、其出逃美國的胞弟令完成、其去世大哥的兒子令狐劍、其妻弟谷源旭等。

徐才厚除妻子、女兒外,兩名祕書也利用他的影響給人辦事、收受賄賂等。

「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

該文件要求「黨和國家領導人要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這又得提到江澤民。江澤民退而不休,幾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視」,興師動眾,訪遍名山大川。

2006年「五一」期間,已退休的江澤民要登泰山,其親信、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不顧假期遊客,下令封鎖泰山兩天,並要求山東省委省政府的官員們列隊迎候。張還特備大轎,指令八人抬江上山,張自己在後面護駕。

今年10月初,已退休多年的江澤民的親信、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攜祖孫三代及隨行人員共16人,赴西藏公款旅遊的事件被曝光,引起公憤。陪同的人員有警衛局警衛、北京醫院醫生,當地更是出動公安、交警全程護送,一條龍最高規格服務。5天就花費了42萬,這些花銷自然全記在老百姓的頭上。

此外已落馬的前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中紀委專題片曝光其在河北主政時期,其個人的住房、人員配備就已超過標準:河北省軍區大院裡的一座二層小樓,上下共16個房間,面積800多平米,除了他住在裡面,還有其祕書、司機、兩個保姆、兩個廚師。

胡錦濤要求論定功過 暗指江澤民

就在政治局會議通過四大禁令直接針對江澤民時,胡錦濤也採取行動來配合這次圍剿。

據《爭鳴》雜誌報導,六中全會公開習近平成為習核心之前,胡錦濤主動給中央政治局寫了一封信,信中明確要求政治局對其自16大、17大擔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及軍委主席期間的職務承擔、工作表現等等給予政治鑑定和結論。據知,該信已在政治局內傳閱。

胡錦濤的信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胡錦濤表示全力支持習近平當局18大以來制定的各項方針政策,同時高度讚揚現主政者在組織、思想和反腐等領域取得了「卓越成效和成績」。

第二部分,胡錦濤回顧總結了自2002年16大起,自己擔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及軍委主席期間,主持、負責制定的系列方針政策進行了全面總結,並列出了個人要承擔的部分職務上過失,釐清政治責任。對自己的工作過失,胡錦濤明確提到,對黨內拉幫結夥、搞山頭活動等問題「掉以輕心」;同時,身為軍委主席,他承認自己把精力放在加速軍隊裝備更新上,忽視甚至喪失了對軍隊的領導權。

第三部分,胡錦濤提出要求,對其任職期間的政績、功過作出鑑定,同時主動提出,撤銷目前的「胡辦」編制,全力支持建立與當前制度相符合的、高級幹部退休享受政治、生活待遇的規章制度;全力支持落實國家領導人及高級幹部公開個人及配偶子女經濟狀況;全力支持制定高級幹部享有經濟福利待遇準則及年度開支公開化。

據港媒此前披露,2014年,中共建政65周年前夕,胡錦濤在中共內部生活會上,列出江澤民從2003年至2012年向中共政治局提出的「建議」、「意見」多達400多條;提名中共中央至地方省級領導人選170多名;因為江澤民的「看法」、「意見」,造成擱置的政策和決議等多達155項。言外之意,胡錦濤執政時,是受江澤民控制的。胡錦濤在會上提議習近平當局,對江澤民作全面評價。

報導稱,六中全會剛結束,習近平、李克強和王岐山代表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和胡錦濤進行了會晤交談。胡錦濤直言:在17大後期已經感到黨政軍內部問題十分嚴峻,政治危機隨時可能引發。

同時,「已經發覺黨內上層政治生活很不正常」,黨和民眾關係的緊張、對立惡化已經到了「隨時爆發的險境」。

據說習近平和胡錦濤的晤談長達三個多小時,最後習近平代表中央政治局作了表態,對胡錦濤在全域上的貢獻和重要作用予以肯定,並認為胡錦濤在信中表現出的職務承擔與反思,樹立了一個「榜樣」。

眾所周知,胡錦濤執政十年期間,由於江澤民退而不休,不僅利用郭伯雄和徐才厚在軍權上徹底架空胡錦濤,在政治局常委會也一手製造了「九龍治水」局面,導致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一系列亂軍亂政的倒行逆施,在此期間頻頻發生。

外界輿論指出,胡錦濤此次利用六中全會主動提出給自己論定功過,實質是要求對其執政期間備受江澤民「干政」之苦的重大政治責任進行釐清。一旦當局對此予以結論,意味著對江澤民的追責也會就此展開。

獨立時政觀察人士鄭經緯分析認為,胡錦濤在18大後裸退,以自斷退路的方式給予江澤民一次沉重打擊,此次要求論定功過,釐清責任是非,無異於對江澤民再次提起問責打擊。在江派勢力日漸凋零,習近平圍剿江氏父子的背景下,胡錦濤的主動出擊,進一步收緊了江澤民脖上絞索。


胡錦濤在18大後裸退,以自斷退路的方式重擊江澤民,此次要求論定功過,釐清責任是非,是對江澤民再次提起問責打擊。圖為胡錦濤、江澤民在18大閉幕式。(Getty Images)

江綿恆的聯通面臨混改

江澤民除了本人因干政奢侈而成為習陣營打擊的對象,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也面臨清查。

2016年11月30日,有媒體報導稱,聯通集團已確定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方案,下一步將進入審批流程。中國聯通的實際控制人就是江綿恆。三大網際網路巨頭百度、騰訊和阿里巴巴(BAT)都會參與聯通集團的混改,但各家持股比例不同。

受此消息影響,中國聯通11月30日開盤即漲,一度衝至每股6.77元的高位。但當天下午2點多,中國聯通緊急發布公告進行澄清,稱混合所有制改革實施方案及聯通集團列入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試點事項均未得到最終批准,具體改革實施方案仍在討論,還存在不確定性。

30日傍晚,大陸財新網也援引接近混改的權威人士的消息說,混改方案一直處於高層討論狀態,至今沒有新的動向。該人士還透露,中國聯通此次混改與中國電信以前的子公司獨立運營、引入民營資本不同,應該會上升到集團層面,是「大動作」。

有人猜測,這個媒體放風好像是在敦促中共高層盡快批准大型國企的混合型改革,也把江派的阻撓公布於世。

就在此前一天,11月29日,北京法院宣布原中國聯通信息化和電子商務事業部總經理宗新華,因受賄被處以五年六個月有期徒刑,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80萬元罰金。

據財新網報導,現年48歲的宗新華,是原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重用的得力幹將。常小兵被指是江綿恆的馬仔。2016年8月因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及採取強制措施,目前正等待審判。


宗新華是原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重用的得力幹將。常小兵被指是江綿恆的馬仔。江綿恆已處境不妙。(新紀元合成圖)

11月1日,中國聯通高層再次出現人事變動,張鈞安、熊昱不再擔任中國聯通副總經理、黨組成員職務。據說二人已被「內定雙開」,聯通還有多名管理人員被調職或審查。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在常小兵落馬時就曾表示,常小兵被查,除了與其自身貪腐有關外,還與江綿恆及江派人馬聯手攫取巨額利益密切相關,江綿恆已處境不妙。還有評論說,這很可能意味著當局對江綿恆的調查已取得重大突破。

知青歲月訪談 習是不服輸的人

就在習陣營全力圍剿江澤民時,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學習時報》刊發了〈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訪談錄,提到當年習近平要帶領村民修建「淤地壩」,但大多數村民反對,而習近平從反對最強烈的「強硬保守派」入手,最後得以順利建壩。

11月28日,中共黨校報刊《學習時報》刊發的訪談錄,採訪對象王憲平是延川縣文安驛鎮梁家河村人,他和村民們一起把習近平等北京知青接回梁家河。

文章談到習近平的性格是個不服輸的人。王憲平說,在打壩時,習近平的手掌上磨的全都是水泡,第二天再幹活,水泡就磨破了,開始流血。但是不管多累多苦,習近平能一直拚命幹,從來不「撒尖兒」(延川方言,即偷懶)。

「有一次,我和近平摔跤,因為他比我小三歲,力氣上不如我,又沒有什麼摔跤經驗,一下就被我摔倒在地上。近平雖然輸了,但他這個人很倔強,就是不服我,還要和我比試。以後我們又較量過多次,他也沒能贏我,但他那股不服輸的勁頭上來了,一有機會就要跟我『切磋切磋』。那段時間雖然特別辛苦,但是我們這些年輕娃娃過得很快樂。」

先攻「強硬派」極少數不影響大局

王憲平還提到一件事,習近平當了梁家河村支書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領村民在村裡的溝口打了一個淤地壩。淤地壩是雨季時匯聚整條山溝裡所有雨水的地方,面臨山洪的高強度衝擊。

但幾百年來,這個地方都沒修過淤地壩,大多數村民都持反對意見,認為如此選址是「勞民傷財」。王憲平說,習近平設計好了加固堤壩、開挖洩洪溝的方案,認為只要淤地壩搞好了,就能得到大片良田。

於是習近平和王憲平開始說服村民,習、王先從反對最強烈的「強硬保守派」入手開始解釋,後來村裡絕大部分人都同意了。「雖然還有極少部分人不同意,但已經不影響大局了。」最後終於把這個壩打起來了。


習近平當了梁家河村支書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除「強硬派」的阻力、帶領村民在村裡的溝口打了一個淤地壩。(資料圖片)

時事評論員倫國智認為,陸媒在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後,故意高調宣傳習近平知青時期處理「強硬保守派」的經歷,是在暗寓習近平打擊江派也是先從「強硬保守派」入手,擺平了「強硬保守派」,「極少部分人不同意,但已經不影響大局了」。

再有,從六中全會後,習近平對人事進行大調動,不到半個月就推出監察體制改來看,習近平對付「強硬保守派」已占上風。習近平陣營應該是想釋放政治信號給「不同意的極少部分人」看,他們不同意也影響不了大局。

此時官媒刊登訪談錄的相關內容和習定規矩遇阻力相呼應,同時也釋放出反腐將更強勢的信號,江澤民的公開落馬也就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