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海報。

很多人說,《我不是潘金蓮》是部荒誕劇,也有說,這是范冰冰「一個女人與二十八個男人的對決」。看完後,發現這是民與官、人與權力機器、人性與黨性的對決。中國社會被大大小小面目可憎聽不懂人話的黨官充斥著,能不天天上演荒誕劇嗎?!

文 _ 曾錚

這些天看到消息,說由馮小剛執導、范冰冰主演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蓮》在大陸大熱,上映三天票房即破了兩億;26日又在亞洲影壇盛事金馬獎的最佳導演獎項上拔得頭籌。

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非常簡單,就是由范冰冰飾演的村婦李雪蓮,懷了二胎後,為躲避被計畫生育,提出與丈夫假離婚,以便保住這個孩子。誰知丈夫卻假戲真做,很快的移情別戀。認死理的李雪蓮嚥不下這口氣,找到一個在法院工作的遠房親戚要把這個理評評清楚。誰知法院根據「人證物證」,判決離婚是有效的。於是李雪蓮便開始層層上告,一直告到北京人大代表會上,十年中「不小心」告倒一大票官員,但她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又被扣上一頂「潘金蓮」的帽子。要伸的冤越來越多,促使她年年去告,官員們則年年防她去告。故事基本上就圍繞著「上訪」與「截訪」在展開。

很多人說,這是一部荒誕戲,因為告狀的理由很荒誕(她自己提出的假離婚),故事的結局也很荒誕:李雪蓮丈夫的突然死亡,使她的狀再也告不下去,她因此失去了生活的動力,居然就去自殺……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海報。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海報。

民官對決 荒誕社會紀實

然而,我卻想說,這不是一部荒誕戲,而是一部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現實劇。影片的表現手法,除了採用了獨出心裁的圓形畫面外,其他的,可說是非常逼真地在表現著現實:故事展開的節奏、鏡頭拍攝的手法、人物的服裝與表演,都相當接近真實,沒有任何譁眾取寵的手法,甚至連被稱為衝擊力最強的特寫鏡頭都很少用,大部分時候是紀實感很強的中景鏡頭,讓你覺得電影中的一切,與現實生活中的完全一致。

還有人說,這部電影是范冰冰「一個女人與二十八個男人的對決」。的確,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基本上就只有李雪蓮一人。她在層層上訪的過程中,遇到的全是各種級別的男性共產黨官員。

這些男性官員,雖說有二十多人,可看完影片之後,分不出他們誰是誰;這不是一個女人與二十八個男人的對決,而是民與官的對決、人與權力機器的對決、人性與黨性的對決。

李雪蓮不管怎麼卑微,可她是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正常人。她在層層上訪的過程中,甚至在決定不上訪的過程中,雖然竭盡全力想要向各級官員表明心聲,可那群黨官,似乎完全聽不懂人話、解不了人情,所以每一次的交流、每一次的溝通,都以失敗告終,因為雙方本來就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李雪蓮的世界裡,她不過就是要討一個說法,要讓丈夫承認當初的離婚是假的,要讓世界知道她不是潘金蓮;而在那群黨官的世界裡,李雪蓮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麻煩、一個問題,一個會影響到他們的仕途、影響到「社會和諧」和「文明城市」評定的「瘋婆子」……

從來沒有人試圖去理解她的內心,黨官們也不可能理解她的內心。於是種種的荒誕,就在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必須發生交集時發生了。

影片的人物塑造相當成功。除了范冰冰的表演可圈可點外,那二十八個「老幹部」則是像一個模子裡倒出來的,清一色的面目可憎、清一色的可嘆可悲。當那個最高級別的、連個名字都沒有的中央「首長」出來講話時,恍惚間,我以為自己看到了周永康:他的服裝、作派、氣質、髮型、整個人的感覺,甚至長相,都非常像落馬後一頭白髮出庭受審的周永康……

出國時間長了,在正常社會、自由世界中,忽然看到這麼多「黨性十足」、面目可憎的黨官時,真有點像看「西洋景」一樣不真實,覺得那些黨官們與我們所應該擁有的世界和社會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然而,中國社會現在就是被這樣的大大小小面目可憎、聽不懂人話的黨官充斥著,那麼在那樣的地方,能不天天上演荒誕劇嗎?!

現實中國的真實荒誕劇

其實,現實要比電影更加荒誕。99年底,中共鎮壓法輪功數月之後,我回四川老家探親,就聽到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

當時,為防堵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喊冤,黨員幹部們都被下了死任務,防堵上訪承包到人。結果,一個四川綿陽郊區的村長之類的幹部,為防本村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去上訪,逼著這名學員住到自己家,與村長同吃同睡同進出,以便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監視,睡覺時還要用一根繩子將兩人死死拴在一起,以防這名法輪功學員趁村長熟睡時跑掉……

另一個防堵上訪的招數是:要求旅客在登上開往北京的長途汽車或火車之前,從放在地上的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畫像上踩過去,拒絕踩的就被認定是法輪功學員,就要抓起來。

還有的警察,會在很多人等車時往人群裡扔石頭,然後觀察誰罵人誰不罵人。罵人的,尤其是罵髒話的,警察就會放心的放他上車,因為他肯定不是法輪功學員;不罵人的、不肯說髒話的,警察就不會放他過去……

2002年3月5日,長春發生了法輪功學員在八個有線頻道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的壯舉。四、五十分鐘之長的真相節目戳穿了中共的彌天大謊,撕破中共的重重黑幕。一時間,長春市風聲鶴唳,不止是人,連電線杆都被承包了,二十四小時有人看守,以免再發生類似的「電視上訪」事件。

筆者2000年初在北京還曾碰到一名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她剛剛從吉林四平精神病院出來。她說,是她父母主動送她去的,因為有人跟她父母說,如果她留在家裡,就會被抓走,不如送到精神病院去躲一躲,總比抓起來強。父母信以為真,就送她去了。

結果,到了精神病院後,一切就由不得她了。這名女孩子被逼吃了很多破壞神經的藥物,吃到最後,人都傻掉了,不但什麼都記不住,有時上完廁所,連衣褲都沒整理好就出來了……

後來父母看她被折磨成這樣,後悔得不行,才又千方百計弄她出來……

這些,都是發生在現實中國的真實荒誕劇,而且十幾年來一直在發生。

有良心的藝術家之作

當然,更加荒誕的是將那些「上訪者」關起來,當作活體器官庫,然後在有人需要移植器官時從這個活體器官庫中尋找血型合適的,再活體取器官賣大價錢。活取器官的過程和行為,自然就成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按需殺人」。據估計,每年這樣被強摘的器官就有六到十萬;十幾年累積下來,就是上百萬的數量級……

沒人敢相信的血腥荒誕劇就這樣天天上演著,只是,這樣的荒誕,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還沒人敢去表現。


第53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由《我不是潘金蓮》馮小剛獲得。(許基東/大紀元)

不管怎麼說,馮小剛能拍出《我不是潘金蓮》這樣的影片來,還是值得稱道的。這部片子跟之前姜文的《讓子彈飛》和《一步之遙》一樣,都是有良心的藝術家們,在荒誕的現實中、在有限的範圍內,用他們可以運用的方式和語言,做了他們覺得應該做的事。

說書的人說了他們的故事,聽書的人聽到了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