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神明和信仰 (第511期2016/12/22)

?"
(大紀元)

文 _ 李一然

無標題文件

對神的信仰是體面的

一位鄰居,出國前是大陸高校的副教授,研究生導師,十年前去北歐做博士後。剛到歐洲她就驚訝地發現,大街小巷到處是漂亮的教堂。她驚訝的原因是,她發現這些教堂並不是被圈出來賣票給遊人以供觀賞的歷史遺址,而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個真實的組成部分。在教堂進進出出的人群中,她還詫異地認出了所在大學的校長教授之類的權威和學術專家。在這之前,她一直覺得,信神,與宗教沾邊的人若非老弱病殘,就是愚昧無知,要麼極可能精神空虛,無所寄託,需要虛幻的慰藉,以擺脫現實的悲慘境遇。但眼前親眼所見的是,這些拖兒挈女的善男信女們,穿帶整齊,舉止文雅,不但毫無潦倒落魄之意,許多人還有非常好的收入和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

信神的人,原來可以是很體面的!在西方社會,信神並不是件丟臉的事,滿大街的教堂普遍對神明的敬仰,並未妨礙這些歐美國家成為世界首富和最具吸引力的國度。這令我這位受大陸無神論教育的鄰居觸動很大。

尊重對神明的信仰
是現代國家民生的一部分

其實對到西方生活的許多大陸人來說,多少有相似的經歷。從歐洲,到澳洲,再到北美,上述景象司空見慣,對神明的信仰在現代西方民主社會可以說占很重的分量,屬於百姓民生的一個組成部分。

對西方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民主國家絕大部分百姓都有屬於自己的宗教活動,去相對固定的宗教場所。信仰團體的勢力有時還很大,這些民主國家對宗教信仰團體的政策還非常慷慨,不僅提供許多福利、財稅的傾斜政策,如大額度的免稅,甚至還有許多鼓勵自由發展的規定,如允許它們自由籌款、興辦各類學校、組建社會團體、組織各種互助救濟專案、資助學術研究等等。幾乎所有西方民主國家,都為信仰團體提供廣闊的社會活動空間和獨立行動的自由。許多宗教的重大節日,是舉國慶祝的法定節日,如耶誕節、復活節等。可以說宗教活動,已成為西方社會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國新總統即將赴任了,在過去的總統就職典禮上,通常有一個宗教意味很強的做法:新總統在眾目之下,手按《聖經》向上帝發誓,保證要做個好總統,祈願上帝保佑美國。雖然對很多大陸人而言,這簡直是面對全世界,「公然搞迷信活動」。但顯然,美國的國家領導人在上帝面前還是謙卑的,這種政治儀式似乎向公眾表明:政治強人要掌權也要和上帝正式報告一下,然後才具有權力的合法性。國家執政黨的領袖是要請求上帝保佑的!

在民主國家,信神、敬神、讚美神明,尊重不同族裔對自己神明的敬仰,是西方社會公共生活的常態,至於人們是否發自內心信神,遵循神明的教誨有多少,每個人理解有差異、程度也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民眾不會因為自己有對神明的敬畏,而感到羞愧和自卑;信神的人可以是各社會階層、各行各業、各黨派的成員,執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神的信仰之間有衝突時,不需要「服從黨的理論指導」。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