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入世15年了,還待字閨中、扶疏落寞。要走出困境,變成市場經 濟之外,還需要政治智慧。圖為世貿組織日內瓦總部一景。(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今年12月11日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15周年,那天,正好在紐約法拉盛參加一個川普新政和對華關係的研討會,會上有聽眾也提出了這個問題。對於中國是否應該在15周年之際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國」的地位,一個本來不應該成為爭議的技術問題,成了國際爭議的焦點。歐洲、美國和日本都明確表示仍然會將中國視為「非市場經濟」國。北京則立即於第二天正式將此事提交世貿組織、進行交涉。北京爭取「市場經濟地位」的努力由來已久,並且之前似乎在歐洲國家中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這個在中南海看來幾乎已經是煮熟了的鴨子、已經板上釘釘的事,居然在最後一刻黃了,中共的沮喪和憤怒可想而知。

其實,中共政府確實沒有什麼理由覺得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涉及到各國之間最根本的經濟利益、國內就業和關鍵產業存亡之類的事,中共政府突然發現,收買某些政客的做法,和在歐美之間合縱連橫、打一個拉一個的做法,也不再奏效了。尤其是,總統川普上臺,川普經濟學開始實施,在美國第一和「重新使美國偉大、使製造業回流、購買美國產品」的策略下,TPP即將胎死腹中,WTO的前景也會變得非常渺茫;中南海很快會發現,入世15年猶如春夢一場,還待字閨中的中國經濟要走出困境,在演變成市場經濟之外,還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

中國入世15年沒扶正,錯在誰家呢?當然是中國自己。首先,中共官僚恐怕連15年前與WTO簽署的條款的真正涵義,都沒有弄得非常清楚。當年,中國接受了在15年之內不被當作「市場經濟體國家」的條件,那也就是說,在這15年間,世貿的其他成員國可以借助「替代國(Surrogate)」的計算方式,與一個第三國的市場進行比較,來確定中國產品是否低於市場價格。當初,世貿組織只是說這個針對中國的規定15年後到期,並沒有說15年後中國會「自動」成為市場經濟國。中國成不成為市場經濟國,是否滿足市場經濟國的定義,這是一回事;世貿的其他國家用不用這個「替代國」的計算方式,是另一回事。即使「替代國」的計算方式到期,不用「替代國」的計算方式,各國還可以用其他方式來估算中國產品的真實價格。只要中國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中國就不會摘掉「非市場經濟國」的帽子。摘不掉這個帽子,中國企業在面對反傾銷的調查中,就會一直處於被動挨打的地位。但這個地位的本身,不是其他國家強加給中國的,是中共強加給中國、強加給中國人民的。

反傾銷中使用的「替代國」的做法,是什麼原因呢?這是因為中共政府控制了經濟,控制了中國的原材料、勞動力和商品的物價,還不正當的實施出口退稅、出口補貼。在確定中國產品是否傾銷時,如果用中國自己的生產價格,結論肯定是否定的,也對其他國家不公。找一個與中國類似的「替代國」,用「替代國」的價格來估算中國產品壓低的程度,是不得已的辦法。其實,當一個國家的企業,比方說美國的鋼鐵廠向WTO提出中國鋼鐵企業傾銷的指控時,美方必須提供一個「替代國」。這時,應訴的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其實可以提出反駁,找到另外一個對自己有利的「替代國」。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公司沒有這樣做,後來才有所改變。這部分是因為他們對國際法規、國際訴訟缺乏認識,政府沒能對企業提供協助,中共對自己打贏傾銷官司缺乏信心,導致中國企業應對無力,加上中國傾銷的證據確鑿,所以在世貿的反傾銷案例中,對中國的最多,中國敗訴的案例也最多。

中國百姓應該認識到,中國民眾的收入只有美國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但為什麼美國的產品這麼便宜?為什麼那麼多中國遊客到美國來搶購、掃貨?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國不是市場經濟國,中國也沒有達到WTO規定的標準。美國和歐洲、日本堅持中國必須達到標準,然後才能享受世貿市場經濟國的地位,這對中國百姓,對中國私人和民間企業,是有好處的。在世界政治詭異多變、世界經濟又面臨失控的時刻,中國必須改變:開始遵守國際貿易規則,在經濟上更多讓市場來決定。

「市場經濟地位」既然對中國這麼重要,中共為什麼就是不肯讓中國經濟和社會轉型、成為市場經濟呢?這是因為,_如果真的成為市場經濟體,中共必須放棄對經濟的控制,放棄國企的壟斷地位,在電信、銀行、交通、能源等關鍵領域開放民營,放棄對價格體系的控制和干預,讓市場來決定價格,放棄干預外匯市場,讓人民幣自由兌換、自由流動。中共能做到這一點嗎?中共目前能維持統治的最後稻草,就是對經濟的控制,放棄了這些控制,財富回到人民手中,中共的統治會立即土崩瓦解。

川普在競選中威脅要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在答謝集會中又指中國不是市場經濟,沒按規則辦事。川普上任後,美中貿易關係預計會有大幅調整。在全球化衰退的今天,TPP胎死腹中,WTO的前景也會非常渺茫。任職還有不到一個月的奧巴馬政府,近日又向中共發起第15次貿易訴訟,代表美國農民指控中國在稻米、小麥和玉米方面設置貿易壁壘。川普政府的類似訴訟,只會更廣泛、更頻繁、更令中國應接不暇。

中國經濟的出路,在於打破國企壟斷,放棄政府干預,讓中國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創業精神充分發揮出來。WTO的要求和川普新政,實際上是在幫中國百姓的忙,如果習李能夠運用高度政治智慧,借力打力,借助世貿和川普的東風,在反腐、破除江派既得利益集團壟斷勢力的同時,將國企全面民營化、私有化,還富於民,則既可穩定政治經濟局勢,收買民心,又可滿足國際社會的要求,從而讓中華民族可能以嶄新的姿態進入世界民族之林。◇